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9章 被宠惯了,傲娇是必然的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睡了四哥,就能名正言顺要求他对她负责了!

    沈妙言暗搓搓地为自己的机智叫好,然而她刚伸手去扒这男人的腰带,手背就被他重重拍了下。

    白嫩的肌肤立即泛起红色,她吃痛,忍不住抬起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怨怪地瞅他,君天澜心下一软,轻轻握住她的手,“不都约好了吗?那件事,要等到成婚后再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四哥万一娶得是薛宝璋,难道要我给你做妾吗?沈国公府四世三公,也是钟鸣鼎食之家,我如今虽背着罪臣之女的名声,可我父亲是被冤枉的,我是正正经经的名门之后,我为什么要做妾?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副要吃人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做妾了?我说我会娶她了吗?”君天澜不悦地弹了下她的脑门儿,“整日里胡思乱想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脑门儿,嘟起嘴不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亲了亲她红润润的小嘴,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瓜:“酷暑已经过去,等再过几日,天气就要凉了。夜里好好盖被子,不准闹腾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四哥给我盖被子……”沈妙言傲娇。

    女孩儿被宠惯了,傲娇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微翘,摸了摸她的小脸:“等成亲了,我天天给你盖被子。”

    他这段时日潜进皇宫多次,可楚云间不知把玉玺藏哪儿了,他翻遍皇宫也没找着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想再找那块玉了,等处理完楚国这边的杂事,过完年他就带小丫头回镐京,叫母后也见一见她。

    母后嘴硬心软,一定会喜欢小丫头的。

    京城里格外平静,十一月的时候,却出了件大事。

    温阁老驾鹤西去了。

    他历经楚国三位皇帝,才华出众,门生遍布天下,乃是朝中最德高望重的长者。

    沈妙言早上还在被窝里贪睡,素问急匆匆跑上来,人还未到声音就传了进来:“小姐,不好了!小姐!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着眼睛,困顿地偏过头,素问一把撩开帐幔,喘着气儿道:“不好了,温府传来消息,温阁老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沈妙言一呆,连忙坐起来,“你说的是温爷爷?”

    “朝中不就他一位阁老吗?”素问无奈,将帐幔勾起,去衣柜里挑了件素白外裳,走到床边给沈妙言披上,又让伺候的小丫鬟拿了水盆和洗漱器具过来,伺候着她洗漱完,将衣裳穿好,又匆匆给她穿鞋,“主子让小姐赶紧收拾好,等下就去温府奔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自己穿起另一只罗袜,颇有些伤怀:“温爷爷身子骨看起来那么健朗,竟然说走就走了……可见人命真是脆弱呢,温奶奶一定很伤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,穿好鞋袜走到梳妆台前,旁边的阿沁拿了木梳给她梳头发,沈妙言呆呆坐着,又想起温倾慕,不禁念叨出声:“温姐姐还怀有身孕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连忙掩住小嘴。

    阿沁垂眸,继续为她梳头发。

    沈妙言收拾好,望了眼镜子里素净的小姑娘,由素问陪着往花厅走,精致的眉尖始终蹙着。

    温爷爷去世,楚随玉不知会不会回京奔丧?

    他会不会发现温姐姐的身孕?

    她想着,着急忙慌地进花厅,不防被门槛绊了一下,素问没扶住,直接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圆桌后慢条斯理地喝茶,瞥了她一眼,声音清冷:“要磕头,也该等到了温府再磕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满面通红地爬起来,心急火燎地在他对面落座,抱起汤面:“你都不懂我在担心什么!”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茶盏,语气依旧平淡:“楚随玉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沈妙言一口面没吸进嘴里,瞪着大眼睛。

    君天澜满脸嫌弃:“快吃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三下五除二扒拉完那碗面,一手抄起一个大馒头:“四哥,我把馒头拿着路上吃,咱们快去温府吧。”

    这大馒头是拂衣特地为她做的,一个抵得过三个普通馒头。

    君天澜黑着脸,怎么看那馒头怎么不顺眼,然而小姑娘已经奔出了花厅。

    两人乘坐马车来到温府前,温府屋檐下的红灯笼已经换成了白色,府里的丫鬟也都穿着白褙子,鬓角簪一朵白色绢花,皆都满面哀愁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灵堂,一些门生故旧已经到了,正在灵堂恸哭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挂满白绸的灵堂,一口棺木摆在中央,里面躺着的人正是温爷爷。

    十一月的风透着凉意,满院草木萧疏,为这悲情平添几分伤景。

    阁老夫人哭得非常厉害,她交好的几位老姐妹陪着她,也忍不住跟着掉眼泪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不得亲近的人离去,再加上旁边的人都在哭,便也忍不住酸了鼻尖,转身抱住君天澜:“温爷爷待我极好,还送我笔墨纸砚,叮嘱我好好读书写字,不要给爹爹丢脸……四哥,我只只知道享受人家待我的好,却不曾帮过人家什么。直到温爷爷逝世,我这个孙儿辈都不曾在他床前尽过孝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摸着她的脑袋,声音清冷如雨,似是喟叹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人总以为身边人会一直陪伴自己,可某个不经意的转身,抑或路过时光的某个缝隙,那人忽然就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哭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花容战跨进门槛,他今日难得换下了那一身朱红锦袍,穿着孝服,眉眼之间妖娆都化为凝重,“你们也来了?”

    说着,扫了眼灵堂,却不见温倾慕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递给沈妙言一块锦帕,便折身出去找温倾慕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伤心难免,可有他在,或许她能减轻些悲伤。

    他在温倾慕还为嫁人时,所住的绣楼里找到她的。

    她站在窗前,一身素缟。

    许是怀着孕的缘故,从背后看过去,身姿丰腴了些。

    花容战缓步走到她身边,将她揽进怀里,低头注视她的干净的面颊,轻声道:“想哭的话,就哭出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哭。”温倾慕低垂着眉眼,目光落在自己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花容战伸手摸了摸她隆起的肚子:“楚随玉快回来了,我带你走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