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2章 他们的宝宝,叫花思慕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花容战摸了摸下巴,认真道:“我觉得应该是女孩儿。”

    谢陶捧起一件淡金色的小裙子,裙摆上绣满了小雏菊。

    她赞道:“这件裙子真好看!”

    花容战赞许地点点头,“的确好看!我和慕慕的孩子一定长得漂亮,慕慕气质高贵,宝宝穿金色的裙子,肯定也很高贵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下来,给自己倒了杯茶,“那你可想好,给宝宝取什么名字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读过几本书,哪里会取什么名字,这不正顺道过来问问钦原吗?”花容战桃花眼含着满满的笑,“钦原,你读书多,你说说,取个什么名字好?”

    顾钦原转过身走到石桌边坐下,慢条斯理地斟了杯茶,呷了两口,眸中都是认真的思量。

    亭子里的三个人全都望着他,半晌后,他淡淡道:“若是男孩儿,就叫正则,以显示公正有法则。”

    “花正则?”沈妙言品着这个名字,觉得太过文绉绉不适合花容战的儿子。

    花容战倒是很喜欢,又问道:“若是女孩儿呢?”

    “《九辩》有言,‘被荷禂之晏晏兮’,晏晏有漂亮轻柔的意思,若是女孩儿,不如叫花晏晏?”顾钦原望向花容战。

    “花晏晏,这个好听!”花容战眉开眼笑,拍了拍顾钦原的肩膀,“等孩子出生,我让你做她的义父!”

    顾钦原品了口茶,没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暖炉塞回给谢陶,双手托腮道:“阿陶,你说,取个什么名字好?”

    谢陶认真想了会儿,望了眼顾钦原,试探着道:“那位王妃名字里有个慕字,不如,叫花思慕?”

    亭中寂静片刻,花容战双眼放光:“这名字好!”

    谢陶很开心自己取得名字能被他挑中,小心翼翼望了眼顾钦原,却见他神色如常,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她松了口气,起身走到他身边,给他添茶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意拉拢这二人的关系,便笑道:“大名叫花思慕,小名倒是可以叫晏晏。等长大了,还可以请顾先生为他取字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桃花眼笑眯了缝,望向那两人,只觉顾钦原和谢陶看起来当真般配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这两人也是有婚约关系的,却不知钦原为何不喜欢这姑娘。

    众人又说了好一会儿子话,沈妙言在亭子里同他们一道用过午膳,才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谢陶送她出府,两人拐过廊角,花容战才敛去脸上的笑容,正色道:“钦原,你与谢陶有婚约在先,若是回了大周,你会娶她吗?”

    顾钦原面无表情地端着杯热茶,“谢家站在君舒影那边,谢昭又和君舒影订了亲。我娶谢陶,已经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抱养的女儿,再如何疼宠,也终究抵不过亲生女儿。更何况,谢陶上面还有个亲兄长。若将来她的兄长继承谢家,而你娶了他的亲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花容战试着分析利弊,想让顾钦原赞同迎娶谢陶。

    然而面前的男人却根本不吃这一套,只淡淡道:“我的婚姻,会成为表兄前往那个位置上的垫脚石。娶谁对表兄最有利,我就娶谁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淡漠,其中蕴藏的冷漠更甚这呼啸的刺骨北风。

    花容战静静注视他,他从没见过任何一个男人,能做到像顾钦原这般冷血。

    他对旁人狠,对自己更狠。

    莫名的,他有点佩服。

    可佩服归佩服,他是不愿意成为他这种人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花府门口同谢陶挥手作别,沿着落雪的街道走了会儿,一抬头,看见雪停了,然而头顶那把纸伞仍旧被素问举着。

    她望向素问,素问的视线落在对面街角。

    她跟着望过去,身着黑衣的夜寒正拿铜钱买烤番薯。

    她抿抿嘴,笑道:“这儿离国公府不远,我好久不曾回去看看了,你们在这儿等我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素问回过神,连忙点头,沈妙言便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她回过头,夜寒冷着脸将手中的烤番薯递给素问。

    烤番薯在冬日里吃最好,是可以暖手的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心里莫名暖暖。

    此时大雪初霁,屋顶上都是雪,小孩子们拿着雪球互相追赶,街上到处都是叫卖美食、新衣料、对联等物的。

    她走到街道尽头,就瞧见矗立着一座威严的府邸。

    府邸门前很干净,大约每日里都有人过来打扫。

    屋檐下的陈旧灯笼不知被谁换上了新的红绉纱灯笼,似是迎接即将到来的腊月。

    身着月白锦袍的英俊男人站在台阶前,静静注视着紧闭的大门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在这儿?

    沈妙言怔愣许久,那人下意识地偏过头,对上她的目光,淡淡一笑:“我过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缓慢走过去,心底很是别扭,盯着他的腰带,轻声道:“你有什么脸来?”

    楚云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荷包里取出黄铜钥匙,慢慢打开门锁,朱红的大门被推开,入眼是如画景致。

    亭台楼阁皆都修缮得崭新,一草一木,都是国公府过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惊了惊,不可置信地跨进门槛,旋即犹疑地盯向楚云间:“你做的?!”

    楚云间望着她眼中难以掩饰的惊喜,虽然很想说是他命人做的,但的确不是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中闪现出淡淡的失望,朝前走了几步,拐进旁边的游廊,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下意识地跟着她,不近也不远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步伐很缓慢,她静静望着四周,那些北风中摇曳的大红灯笼,那摆在八角亭中的石桌石椅,那盛开的梅花树……

    这些物什,过去都被人夺走。

    可现在,又奇迹般回到国公府,像是国公府从未破败过,像是只要她奔到前院,依然能看到笑眯眯要将她抱起来的爹爹。

    进了后院,她偏头望向右边儿,那里种着一棵巨大的榕树,此时榕树叶子依旧是长青状态,只落了些白雪。

    榕树下吊着一架秋千,那是爹爹亲手帮她弄的,她最喜欢坐在上面玩儿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国公府覆灭,秋千架也被人拆了。

    她缓步走过去,摸了摸铁索,拿帕子擦了擦木板,轻轻坐了上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