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0章 楚云间之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韩叙之将马交给他们,望了眼城楼上的男人,大步上上台阶。

    风将他的斗篷吹得猎猎作响,他走到李青面前,清俊的面容透着坚毅:“李将军,时辰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注视着城楼外遥远的漆黑山脉,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,你不会……临阵反悔了吧?”

    韩叙之双眸眯起,轻轻握住腰间佩剑。

    雪花落在李青的铠甲上,很快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沉默半晌,转身朝皇城方向重重拱手。

    韩叙之的唇角渐渐勾起,握着佩剑的手重又松开:“将军放心,今晚过后,您就能位列三公,你的女儿,也将成为后宫中最得宠的妃子。”

    雪花无声飘落。

    皇宫门口,楚随玉与夏侯铭皆都身着细铠,骑在黑马上,默然不语地注视着摘星楼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,上千名禁卫军排列整齐,盔甲森寒,闪烁出灯笼血红的光。

    似是在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而摘星楼下,楚云间示意李其等人停步,独自步入摘星楼。

    摘星楼顶层,沈妙言站在宽阔的廊檐下,俯视全城,家家户户的金色灯火汇成一片金色灯海,在落雪的光幕中朦朦胧胧。

    更远处,长长的河流闪着淡金色光芒穿流而过,漆黑的、绵延不见尽头的群山与深蓝色天际交接,辽阔深远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被这极致的景致点燃,她只觉自己身处云端,心境极为开阔。

    她朝天空伸出小手,绒绒雪花落在红润的掌心,很快融化成水珠。

    它们那么纤细,那么脆弱……

    阿沁笑容柔和:“小姐,这里很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也笑了笑:“是啊,真美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欣赏了一会儿,脚步声自木质楼梯上响起。

    雕花木门被缓缓推开,身着月白色龙袍的男人提着一盏灯,俊朗雅致的脸上透出淡淡笑意:“妙妙。”

    阿沁望了眼沈妙言,低着头退了出去,不忘给两人掩上门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雕花木门,微微侧头,轻轻将门栓落上。

    垂下眼帘,指尖却抑制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顶楼,寒冷的夜风将白纱帐幔吹得飞扬,沈妙言转过身,静静望向楚云间。

    楚云间也在看她,她的背后,数万盏灯火将京城点亮,那么灿烂的光海,却都抵不过她双眼的明亮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的身边,双手搭在镂刻着石榴花的扶手上,唇角笑容十分内敛:“等会儿宴会重新开始,我送你一件新年礼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小嘴,“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楚云间回头看她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他想为她和君天澜赐婚,以楚国大公主的身份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卖关子,不禁撇嘴:“不说算了!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十分不妥,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下方的殿室,一名小太监小心翼翼递给阿沁一盏糊着绿纸的灯笼。

    阿沁抱着绿灯笼,沉默良久,缓缓将它挂在窗台前。

    “阿沁姑娘,若郡王今夜成功,您当居第一功!战斗在即,请姑娘随奴才下摘星楼吧?”那小太监毕恭毕敬道。

    阿沁面无表情,转身往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皇宫门口,楚随玉远远看见绿色火光亮起,同一时间高高举起长枪,声音在寂静的夜色中传得极远:“当今皇上无道,为登基弑父杀兄,残害手足,罪不容诛!杀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上千名禁卫军共同呐喊出声:“弑父杀兄,残害手足,罪不容诛!”

    他们连喊了三遍,气势磅礴的声音回荡在整座皇宫,叫承庆殿内的丝竹管弦声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群臣惶恐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韩棠之起身,以最快的速度掠出大殿。

    摘星楼顶,楚云间依旧靠在扶手上,面色淡然,聆听那些呐喊,静静注视着四起的火把。

    沈妙言已经走到门前,推了推那雕花木门,却怎么都推不开。

    她连忙奔到扶手边,灯火通明的皇宫内,马蹄声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楚云——”

    她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喊完整,摘星楼下方陡然传开爆炸声。

    整座楼从中间歪斜,沈妙言惊呼一声,朝旁边摔去。

    楚云间拉住她的手腕,一把将她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他抱得那么紧,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,要把她揉进他的骨血里。

    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响起,君天澜从远处掠来,落在摘星楼下,看见燃烧坍塌的木楼,凤眸倏然睁大,不顾一切冲向楼中。

    韩棠之晚来一步,只看到黑色残影踩着尚未焚烧殆尽的檐角,直上云霄。

    灼热的呼吸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忐忑地睁开眼,就瞧见楚云间紧紧抱着她,他的背上压着一根燃烧的横梁。

    男人双手撑在她的身侧,俊朗雅致的面庞上依旧噙着笑,声音却斩钉截铁:“走!”

    沈妙言浑身发抖,缓缓从他身下退出来,他似是再也坚持不住,趴在地板上,整个人都被火光点燃。

    “楚云间!”

    沈妙言惊恐地唤了声,连忙爬起来去抬那粗重的横梁,不知是被浓烟呛出了眼泪,还是因为火焰中微笑的男人,泪水在白嫩的小脸上肆意淌落。

    纤细柔嫩的双手穿过火焰,她痛叫着要把横梁抬起来,可是抬不动,抬不动……

    那横梁重如钢铁,她第一次恨自己的力气还不够大。

    她嘶吼出声,直至用尽浑身力气,也仍然无法挪动横梁半分。

    她跪坐在地,哀哀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勉强抬起头,缓缓抬手,想要为这个女孩儿擦一擦眼泪。

    沈妙言哭着抱住他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瓜,该说对不起的人,是我。”楚云间的手指艰难地碰到她的面颊,轻轻为她擦拭掉泪花,声音虚弱至极,却也温柔至极,“别哭了,爱哭的妙妙最丑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烧伤的小手覆在他的手背上,她跪坐在他面前,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破风声响起,君天澜穿透火焰而来,看见两人相拥的情景,凤眸眯起,一把拽起沈妙言,声音低沉:“走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肯,拼命挣扎,琥珀色瞳眸紧盯着燃烧起来的楚云间,泪流满面:“救救他!你救救他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打横抱起,踩着残破的木板,毫不犹豫跃出摘星楼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!你救救他啊!救救他!救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哭喊着,使劲儿去抓挠君天澜的手臂,直到将他的衣袖抓烂,手臂渗出鲜血,抱着她的双手却仍旧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救救他,你救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泪眼红肿,男人跃下摘星楼,低沉冷漠的声音在风中弥散:

    “他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月白色龙袍燃烧着,楚云间长长的墨发在火光中飞舞。

    他凝望着小姑娘消失在视线里,紧紧攥住菩提手串,缓慢地坠落进下方火海。

    触目所及都是火红,他眼前仿佛浮现出那年暮春,小姑娘从石榴树上跌落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依旧凝望那个方向,声音喑哑:“曾是寂寥金烬暗,断无消息石榴红……”

    摘星楼在火光中,彻底坍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