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9章 他真的,憋得好难受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都道大魏皇族嗜杀成性、暴虐成瘾,可世人又有谁知,以美貌和翩翩风度闻名于世的大周皇族,残酷绝情不输魏人?!

    流淌在骨子里的都是暴虐,他们的胸膛里关着野兽,在失去神志的时候,那头野兽的怒火将焚烧掉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上千年了,他们极力压抑那头兽,可那日,他的身体里的愤怒打败了理智,野兽破笼而出,将他心爱的女孩儿伤得这样重!

    察觉到身边男人指尖的颤抖,沈妙言一怔,抬头看他,只瞧见他向来冷峻的侧脸遍布悲伤,凤眸低垂,那漆黑的瞳眸里藏着的东西太过复杂,她看不懂。

    “四哥。”

    她轻柔柔地唤了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起眉眼,面前的小姑娘抽出她的手,歪了歪脑袋:“你还会打我吗?”

    她清澈的双眼中隐隐盛着担忧,似乎有些怕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心中又是一痛,突然将她拥入怀中,轻抚她的头发:“不会了,再也不会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柔软,至少,在这个姑娘面前,呈现出最柔软的一面。

    不叫那头名为暴怒的野兽吞噬他,不叫她怕了他。

    沈妙言嗅着他身上若隐若现的龙涎香,面颊贴着他的胸膛,瞧见他脖子上缠着的纱布,不由扯了扯那个蝴蝶结:“你怎么会受这样重的伤?”

    君天澜轻轻握住她的手腕,薄唇抿出淡淡的笑容:“楚随玉派刺客行刺我,我一时不察,才受了伤。现已痊愈得差不多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他动作倒是挺快的。”小姑娘垂眸,直起上身,亲了亲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君天澜拥着她,又深深看了眼她琥珀色的瞳眸,似是不经意地开口:“妙妙,咱们从今往后,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要保持平心静气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使劲点头:“愤怒会把人吞噬掉,四哥不要再随便动怒,我也会努力让自己更加平和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喜爱她的乖巧懂事,低头吻住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她的味道,还是那样的甜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闭上眼睛,视野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他和素问都说是被行刺,可那日,她分明记得,是她和君天澜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尽管不记得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如今回过味来,这男人冷酷却还算痴情,面对她时也总尽可能的温柔,不会无缘无故将她伤成这样,必然是她出手在先。

    什么刺客,他身上那些伤痕,恐怕就是她留下的吧?

    睫毛轻轻颤抖,男人的吻渐渐加重,压着她,让她往床上倒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娇弱的身躯承受着他的重量,缓缓睁开眼,正对上君天澜幽深的双眸。

    纤细的左臂轻轻勾上他的脖颈,在君天澜看来,这就是愿意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吻顺着她的唇瓣落在她的下巴,继而是粉颈,然而轻轻含住她的耳垂,轻一下重一下地厮磨。

    耳垂很敏感,被如此挑逗,她下意识地发出嘤咛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忍不住地扬起,大掌将她宽松的裙摆捋起,她里面只穿了件小小的亵裤,他动作生疏地解开细细的腰带,冰凉的大掌轻轻探进那丛.隐秘。

    在身下的姑娘即将惊叫出声的刹那,薄唇恶作剧般堵上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,缓缓揉捏那处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儿臊红得厉害,暗道世上没有他欺负她,她却不能还手的道理,于是一个翻身,将他压在身下,重重啃了下他的唇瓣,正要去扒他的衣裳,身下的男人却因为伤口被压住,而发出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抬起头,圆眸犹如两汪春水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开口,声音却是她自己听见都要脸红的、带着媚意的娇嗔。

    君天澜被这声音酥得小腹火热,再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不顾一切地亲吻她,似是嫌那衣衫碍事,大掌直接运起内力,将衣衫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美好的胴.体暴露在空气中,沈妙言双颊绯红,连忙拉过被褥想遮掩,却被男人大力拉开。

    他欣赏着洁白而扭捏不安的娇躯,腹中欲.火更盛。

    他憋了好多年了!

    凤眸里闪现出凶猛的狼光,可他尚还未来得及吃这块嫩肉,沈妙言面色倏然一变,抱着被子坐起身:“血!”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,乌红的血液从纱布里面渗出来,脖颈和胸膛的伤口裂开来,整个人逐渐变得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披上外裳,赤着脚跑出去,高呼出声:“素问,快去请我姐夫!”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床上,低头望了眼腿间高高支起的帐篷,只余下满脸无奈。

    他真的,憋得好难受啊!

    而在顺安王府中苦等良久的楚华年,正疑心顾钦原是不是在耍他,下人忽然过来禀报,说护国将军夫人在后门,想求见于他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喜,连忙扮出昔日痴呆的模样,捧着碗饺子,呆呆坐在大椅上。

    沈枫被下人请进来,跨进门槛,就瞧见他眼中的懵懂茫然,嘴角隐隐还有涎水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也不行礼,径直在他对面落座,“今儿大年初二,臣妇带了些礼物过来,特地送给王爷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见他仍旧没反应,她便端起丫鬟斟好的茶,慢条斯理地拿杯盖轻抚茶面:“这儿没有旁人,王爷就不要再演戏了。臣妇此次前来,乃是奉了夫君的命令。您的两位皇兄皆都不仁不义,谋朝篡位,残杀手足。夫君宅心仁厚,不忍助纣为虐,知晓王爷仁善,所以想要帮王爷一把。”

    楚华年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沈枫并未喝茶,将茶盏放到旁边案几上,起身笑道:“王爷若有心,三日后晋宁郡王的登基大典上,夫君将会看王爷眼色行事。臣妇告辞。”

    楚华年目送她离开,眼中多了几分深意。

    夏侯铭性格耿直忠臣,可他这位夫人,野心倒是不小。

    他们欺他性格软弱,意欲扶持他上位,无非是打算挟天子以令诸侯,他们想让这楚国天下,改姓夏侯吗?!

    那也得看他答不答应!

    而沈枫步出顺安王府后门,如古井般幽深的双眸中满是平静。

    她知楚华年并非傻瓜,正如楚华年能够看穿她的野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