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1章 宫变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他深深瞥了眼桌案上的凤袍凤冠,第一次恼起她肚子里那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那小家伙早不出来晚不出来,偏偏这一天出来,一定是故意和自己作对。

    想着,心情愈发烦躁。

    其实慕慕无法参加他的登基大典倒也没有什么妨碍,只是这些天,他的人找遍了皇宫,却都没找到传国玉玺。

    若皇帝登基没有玉玺,便形同伪帝!

    他的指关节重重叩击着桌案,只恨那夜没留楚云间活口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屏风后女人的惨叫声仍旧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他心烦意乱,站起身就要闯进去,守在屏风口的云儿连忙拦住他,怯怯道:“皇上,小姐还在生产,您这样进去,恐怕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朕是她的夫君,有何不好?!”楚随玉推开她,屏风后的血腥味更加刺鼻,床上的女子面色蜡黄,满脸都是汗,几名大宫女在她身上盖了宽大的毯子,两名有经验的老嬷嬷正不停地让她用力。

    他从未看过女子生产,见到这样惨烈的情景,竟发起怔来。

    温倾慕的汗水打湿了乌发,紧贴着面颊,看起来格外可怜憔悴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生孩子,双手紧紧抓着薄毯,浑身都是汗,只乖乖听稳婆的话,身下不停地使力。

    恍惚之中,她察觉有人靠近,喘息着偏过头,就看见楚随玉发呆的脸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忽然无比想念花容战。

    若他在身边,他会怎么做?

    正出神间,身下忽然响起一声响亮的啼哭。

    她身子一僵,稳婆惊喜道:“出来了,出来了!”

    另一名稳婆连忙剪断脐带,拿干净柔软的布子小心翼翼将宝宝包起来,先捧到楚随玉面前:“恭喜皇上,得了位小皇子!”

    楚随玉静静望着襁褓里的孩子,他看起来皱皱巴巴,脑袋上的绒毛贴在头顶上,身上还沾了血。

    一点都不可爱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接过,见床上的温倾慕转向了他,便坐到榻边,把孩子抱给她看。

    温倾慕伸出手,轻轻摸了摸宝宝的脸儿,鼻子一酸,眼泪禁不住滑落。

    楚随玉凝望温倾慕一边哭一边笑的模样,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莫名觉得,这宝宝是他们的孩子,他们一家三口,正幸福地团圆在一起。

    金銮殿前,汉白玉广场上。

    百官们身着朝服,等待了许久,仍旧不见帝后过的身影,正窃窃私语间,一名小太监兴冲冲奔过来,高高兴兴喊道:“皇后娘娘生了!是个小皇子!”

    私语声骤然停歇,半晌后,那些老臣纷纷朝凤仪宫方向拱手行礼,感动得热泪盈眶:“竟在皇上登基之日出生,这孩子是吉兆啊!”

    “正是呢!乃是天降祥瑞的意思!”

    群臣们捡着好听的话说,站在其中的楚华年,面色却一片僵冷。

    不管那孩子到底是不是楚随玉的,可被这小太监如此大声嚷嚷出来,那孩子都会成为楚国皇子。

    眼中的痴傻陡然被杀意取代,无论是楚随玉还是那个孩子,都必须死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望向不远处的城楼。

    身着细铠站在上方的夏侯铭看见他的表情,抬眼望向远处的凤仪宫,又想起还在府中等待他凯旋的妻儿,沉默地举起了手中银白长枪。

    四周寂静空荡的城楼上,无数甲兵涌了出来,手持弓箭,包围了广场。

    满脸喜色的大臣们陡然惊骇,只见内城门大开,数百骑精锐朝这边涌来,眨眼间将他们包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楚华年一改众人面前的呆傻形象,翻身上了侍卫牵来的马,声音冷漠:“楚随玉野心勃勃,图谋皇位多年,除夕之夜逼宫谋害皇兄,实在罪不可恕!容战,你陪诸位大人暂时在此歇息,待本王擒拿逆贼,再一同商讨如何处置!”

    说罢,一骑当先,朝凤仪宫飞快奔去。

    顺安王府的随从紧随其后,李青带着人马,也跟上了他。

    花容战骑在马上,目送他离开,盯了眼这群大臣,又偏头望向城楼上的夏侯铭。

    夏侯铭面无表情,四周城楼上的甲兵仍旧手持弓箭,没有半分松懈。

    群臣们讨论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,花容战勒转马头,一眼看到远处逐渐合拢的宫门,桃花眼陡然睁大,挥起长枪:“撤!”

    跟着他的四十名花府暗卫闻言,毫不犹豫策马朝来时的宫门奔去。

    然而宫门已经合拢。

    夏侯铭声音淡淡:“放箭。”

    这广场三面都围着城楼,无数箭矢落下,慌得群臣们尖叫出声,忙不迭地朝金銮殿奔去。

    韩叙之也在其中,扶着父亲的手,惊慌地朝四周张望,只见花容战带着人边打边退,也向金銮殿退去。

    这场宫变发生得太过突然,居然连李青都投靠了顺安王!

    而看夏侯铭这架势,难道是打算将百官都射杀在这里?!

    好大的野心!

    他心中恐慌,四周的官员已经有一半被无辜射死,他扶着父亲避入殿中,心下急转,若是顺安王能够事成,他这丞相,怕也当到头了!

    无言的恐慌在大殿之中蔓延开,所有官僚一脸悲愤如丧考妣,尽管一直以来看不起花容战这个商人,可事到如今,也只能勉强依靠他。

    战马已没了用处,四十名暗卫将马放进金銮殿中,任由它们发出惊恐不安的嘶鸣。

    花容战命令锁上金銮殿门,明明被围攻至此,内心却出奇得平静。

    钦原聪慧过人,必然料到夏侯铭的反水。

    想来,应当会有援兵。

    温预凑过来,墙头草般讨好他道:“花公子啊,本官早就知道你非池中物,这场宫变,你若能护着本官平安离开,本官一定把慕慕嫁给你!”

    花容战白了他一眼,一言不发地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温预自讨没趣,只得讪讪走到旁边。

    夏侯铭默然不语地看着金銮殿门合上,亲自走下城楼,带着甲兵们抬来撞木去撞门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楚华年一路闯进凤仪宫,一柄大刀使得极好,所经之处,宫人无论好坏,皆都被屠杀殆尽。

    凤仪宫的守卫都是楚随玉的亲信,他正和温倾慕坐在床上,听见外面的厮杀声,还未起身出去看,一名浑身是血的侍卫持着把豁口断刀狂奔进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