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7章 人有七情六欲,爱情,却是最多余的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倚梅馆。

    安似雪站在屋檐下,一手扶着廊柱,静静望着漫天飞雪,娇美动人的面庞略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楚云间死了,楚随玉也死了,谁也没有料到,到最后竟是那位痴傻的顺安王成了楚国新帝。

    楚国,究竟何去何从?

    她偏头望向坐在不远处台阶上的韩棠之,他浑身都是伤,却拒绝让人治疗,撑着一口气在等待,神色阴郁可怕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在等什么。

    她正凝思间,纤腰被温热的大手揽住,白清觉将她拥在怀中,摸了摸她的手,语带责怪:“这样冷的天,怎么也不捧个手炉?”

    安似雪仰头,看见他唇角的笑容时,不禁怔了怔,“倾慕她……”

    白清觉笑容温厚,亲了口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皇宫中发生了那样大的事,这个正月,京城里的百姓哪里还能过得安稳。

    因此,昔日繁华的十里长街上,家家关门闭户,屋檐下连盏红灯笼都没有。

    此时风雪如刀,黑漆漆的长街中,却有个女子披着厚厚的斗篷,提着一盏灯笼,朝花府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顺着尖尖的下颌滑落,眼睛里都是悲伤。

    那个人死了,她还没有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,他就死在了她的前面。

    她终于奔到花府前,将门敲得哐哐作响。

    侍女领着她去见顾钦原,顾钦原坐在幽雅的厢房中,腿间盖着一张羊毛毯,正漫不经心地品茶。

    阿沁跨进门槛,死死抓住门框不让自己倒下,通红的双眼蓄着眼泪:“你说,我帮你做事,你就让我见他一面……可他现在死了,你的承诺呢?!”

    顾钦原面无表情:“他死了,于你而言,有什么不好?不会再有人追杀你,现在的你,才是自由的。”

    阿沁怒不可遏,婉约秀美的面庞格外狰狞可怖:“没有他,我要自由有何用?!世人都道顾先生才学冠绝天下,可你到底懂不懂,何为情.爱?!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,也不需要懂。人有七情六欲,爱情,却是最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声音淡漠,端起茶盏,正要送到唇边,阿沁冲上来,一把打翻那盏茶:“总有一天……总有一天,你会爱上一个女人。你会知道今日这番话,错得有多离谱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哭着离开。

    顾钦原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地面的残渣,瞳眸依旧冰冷:“谢陶。”

    谢陶连忙从外面跑进来:“钦原哥哥?”

    “把地面打扫干净。”顾钦原说完,便靠在椅背上,随手拿了本书翻开来。

    谢陶连忙乖巧地拿来扫帚,先将残渣扫成一团,再小心翼翼扫进簸箕里。

    她又拿了抹布擦拭地面,犹豫半晌,抬头望向顾钦原,试探着道:“钦原哥哥,咱们是不是要回镐京了呀?妙妙她,会跟我们一起吗?”

    顾钦原翻了一页书,侧脸冷漠,没搭理她。

    国师府,临水阁。

    阿沁失魂落魄地从外面回来,素问端着一碗红糖水正欲上楼,看见她满脸泪痕,吃惊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阿沁抬袖擦去眼泪,走到她身边,接过她手中的糖水,声音低哑:“我给小姐送上去。”

    素问望着她的背影,清晰的从她身上感受到了浓烈而刻骨的悲伤。

    四楼的闺房,灯火点得很亮。

    沈妙言躺在床上,跷着二郎腿,正漫不经心地翻看医书。

    阿沁低垂着眉眼进来,将红糖水递给她: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喝……”沈妙言拖长音调,“每次来月事,我肚子都不疼,为什么总叫我喝红糖水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熬了红枣桂圆和枸杞,能润心肺,小姐喝了,对身子好。”阿沁说着,坐到床榻边,亲手舀起一勺,送到沈妙言的唇边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依旧温婉,只是沈妙言却捕捉到一丝哭腔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灯下,阿沁的眼透出红肿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她惊了惊,连忙坐起来。

    阿沁摇摇头,想起沈妙言待她的好,笑得有些难过,将红糖水放到床头,又从袖袋里取出一方绣好的手帕:“奴婢其他的都不好,唯有种花和绣工勉强擅长。这方帕子,奴婢绣了打算给小姐春日里用的,小姐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春天还没到呢!”沈妙言笑着接过,那帕子布料非常好,绣了朵红莲,角落还有一个小小的“嘉”字。

    “真好看!”她忍不住称赞。

    “小姐喜欢就好。”阿沁也笑,抬眸凝望她稚嫩的眉眼,她想叮嘱很多,可话到嘴边,却哽咽难受,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轻声道:“小姐为人处世,须得细致,要看清人心,莫要着了歹人的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,正要问她怎么了,她抬手为她将发丝捋到耳后,轻声道:“小姐,你要当心顾钦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阿沁笑了笑,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明时分。

    花园的湖水很凉,沈妙言搂着君天澜的腰站在湖畔边,眼圈通红,哭得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君天澜心疼她,摘下斗篷披到她身上:“她进府之前,便是楚随玉的人了。如今楚随玉离世,她爱他,不顾性命投了湖去追随他,也是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说话,只一个劲儿地哭。

    楚随玉那样的男人,并不值得阿沁喜欢啊!

    再者,即便再如何深爱那个男人,可他死了呀,他死了,难道她就不能独自活在人世了吗?

    活着有什么不好?!

    她并不理解阿沁的选择,正如世上千千万万人,都不能理解其他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人之一生如白驹过隙,有人选择浪费,有人选择珍惜。

    于沈妙言而言,她会选择最适合她的活法。

    哪怕她痛失所爱,哪怕世人皆都背叛她,她也不愿意轻易了结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活下去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另一边,温府。

    一抹红色身影悄无声息地潜入后院,直入那幢精致的绣楼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一天一夜,花容战看起来就憔悴了许多,弧度完美的下巴上,甚至长出了淡青色胡茬。

    他缓缓登上木质楼梯,来到温倾慕闺房前,面对紧闭的房门,抬起手,犹豫良久,却迟迟不敢推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