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3章 顾钦原,呵……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昏暗的地下被火光照亮,沈妙言擦着额头的薄汗,纤弱的身躯背着高大的男人,一步一步去找出路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千万不能有事啊!”女孩儿声音被浓烟熏得喑哑,“咱们再过几天就该启程回镐京,你说带我去见你爹娘的……四哥!”

    她唯恐背上的男人真的死去,一声声呼唤他,小眉毛皱得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也不知走了多久,她呛得直咳嗽,而背上的男人也不知是不是钢铁打造,沉得要命,她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,最后一个趔趄趴倒在地。

    昏迷不醒的男人摔在她的背上,砸得她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她眯起双眼,浓烟似乎有点朝左侧方向飘散,那里一定是出口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满是急切,她干脆坐起身,扯下裙摆,将君天澜绑在背上,重新站起身寻着那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肺部吸进太多浓烟,背上的男人又太沉,还未走出数十步,便再度趴倒在地。

    干涩的双眼已无法流出眼泪,可她不能放弃,她用手肘撑着地面,拼了命地朝那个方向爬。

    地面都是粗糙的泥土,偶有小石子突出地面,直将她的手肘磨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而身后,君天澜的左脸埋进她的衣裳,晕开大片污血。

    修长结实的双腿在地面拖出两条长长的的血迹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沈妙言的视线渐渐模糊,她的十指深深抠进地面,她真的爬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渐渐垂下,再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无数黑衣人涌进来,他们利落地解开两人身上的布带,将君天澜带走。

    火焰还在燃烧。

    打周围经过的韩叙之背着包袱骑在马上,瞥了眼那燃烧的宅院,正要继续朝前走,范亮皱眉道:“这火烧得蹊跷,公子,咱们过去瞧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瞧的,赶路去追我爹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属下得到消息,今儿一早,有圣旨送去了国师府,似乎是宣沈姑娘到郊外,相看沈国公新墓地选址的。郊外无人,也就这儿大火蹊跷,不知两者是否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听他这么说,心下起疑,便策马穿过草丛,朝宅院而去。

    马儿还未停下,他老远就看到墙垣坍塌形成的一个洞口里,隐隐趴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:“妙言妹妹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,韩叙之正端一碗药进来:“妙言妹妹,你怎么会在那种地方?到底发生什么了?听闻当今天子受了重伤,君天澜则不见踪迹,你可知道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意识渐渐回笼,猛地抬眸:“你说,四哥不见踪迹?!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韩叙之舀起一勺药喂到她的唇边,“我侥幸碰到你,这才将你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四哥!”沈妙言推开他的手,跳下床赤脚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韩叙之一把将她拉回来:“那房子都塌了,里面半个人影都没有!你去哪儿找?!”

    沈妙言脑筋急转,连忙穿了鞋,匆匆往外奔:“我去国师府!”

    韩叙之无奈,只得追着她一道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国师府大门,里面空空荡荡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中蔓延开,她心跳加速,飞快跑到衡芜院,里面的东西都被搬光了,静得诡异。

    她独自站在书房中,冬阳从雕窗投洒到她的身上,她的面庞苍白得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他们都走了……

    而她,是被抛弃的那个。

    胸口疼得厉害,她面无表情地跑进临水阁,临水阁东西都摆在原位,可侍女却一个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的闺房中,那口红木箱静静搁在床头,仍旧落着锁。

    韩叙之与范亮站在临水阁楼下,仰头望了眼四楼,仍旧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范亮趁机献计:“二公子,老爷心里本就偏袒大公子,您即便回到大周,也捞不到什么好处。四殿下即将回镐京,您就听属下的话,将这沈姑娘作为美人,献给四殿下!若是得了殿下青眼,官途亨通,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韩叙之知道他说的有理,可他对妙言妹妹的执念历久弥深,让他亲手将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,他怎么舍得?

    “公子,美人还可以再有,可机会,却只有这么一次!若您位高权重,什么样的美人搜罗不到?”范亮循循善诱,“只要把沈姑娘送出去,您的起点就比大公子高上许多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!”

    韩叙之还在犹豫间,沈妙言抱着一口大红木箱,面无表情地下楼,小心翼翼搁到他脚边,“帮我看一下箱子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飞快朝华容池奔去。

    韩叙之以为她是收拾了东西心甘情愿跟自己走,顿时心花怒放,将范亮的建议都抛到脑后,自个儿寻思起该如何让母亲答应他们的婚事。

    沈妙言奔到华容池,脱掉全身衣物,如鱼儿般跃进水中,直往水底潜去。

    她过得浑浑噩噩,连那么重要的东西都给忘了!

    若楚云间知道她如此粗心大意,恐怕棺材板都要压不住,直接蹦出来掐死她!

    她很快捞起那只明黄色荷包,上到岸边,将衣物一件件穿上,瞥了眼梨花林外,琥珀色瞳眸掠过暗光,她将荷包藏进了贴身的地方,不叫任何人发现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理了理头发,面无表情地朝临水阁走去。

    有顾钦原在,四哥不会死。

    怪不得阿沁临死前,曾叫她提防顾钦原,那座宅院起火,本就不是冲着四哥去的,而是冲着她。

    顾钦原,呵……

    韩叙之见她回来,连忙迎上去:“妙言妹妹,你想好要跟我回大周了?你放心,等到了镐京,我一定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漠地打断他的话:“你还啰嗦什么?买一辆马车,我现在就要出发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连忙应好。

    楚华年从那座宅院逃出去,却被顾钦原埋伏在外的暗卫所伤,他忙于养伤,却不知道沈妙言再度从他眼皮子底下乘坐马车溜走。

    从楚国京城到大周镐京,乘坐马车,通过沿途驿站不停换拉车的好马,日夜兼行,也仍需二十多天。

    这二十多天里,沈妙言没说过半句话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到底是顾钦原吩咐丢掉她,还是四哥变了心意,不想带上她。

    但她向来是个刨根问底的人,就算死,也得死个明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