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3章 有些东西,碰不得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天澜,你这个大坏蛋!

    男人那颗残破的心,骤然狂跳了下。

    他坐起身,透过黑金纱帐,看见她侧脸饱满圆润,红润晶莹的小嘴不开心地翘起,睫毛乌黑卷翘,那么漂亮……

    幽深的凤眸,满是复杂。

    好看的眉毛不耐地皱起,他随手捞了床被子丢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锦被颇有些厚重,沈妙言被砸醒,糊里糊涂地转头看去,就瞧见男人面朝里侧,声音透着怒意:“睡觉打呼,吵死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捂住嘴,她睡觉打呼,居然能把人吵醒?!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用锦被把自己抱裹起来,重新在脚踏上坐好。

    房中恢复了寂静。

    君天澜翻过身,就看见这小姑娘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。

    只有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从被褥中露出来,许是困极了,正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。

    他单手撑着脑袋,就这么看着,凤眸里是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平和与温柔。

    君天澜默数她点头的次数,在点了第二十次时,她终于困极,裹着锦被滚到地上,一条小腿从被子里探出来,不安地弹了弹,又蜷回了被褥里。

    月光清柔,白嫩嫩的小脸上,绒毛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她睡觉向来不安分,君天澜看见她卷着被子,骨碌碌朝前滚去。

    那么可爱……

    他注视着,竟是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沈妙言这一觉,是来到镐京后睡得最安稳的一觉。

    梦中,一双温柔的眼眸始终在窥视她,而那眼神她熟悉至极。

    不安的心被那眼神所安抚,心中所有的伤痕尽皆被抚平。

    自是一梦安好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朦朦胧胧睁开眼,瞧见自己竟睡在雕花木门下,连忙坐起来。

    满室都是阳光,让人感觉很温暖。

    她偏头望向那张檀香木镂花拔步床,帐幔被风晃动摇曳,男人躺在里面,似乎还在沉睡。

    她从锦被里爬出来,将被子折好放到红木柜子里,走到床前,用金钩将帐幔勾起,正要唤他起来,看见他脸上带着的暗金面具,忍不住又闭上嘴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,要戴着面具?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满是不解,她下意识地朝那张面具伸出手。

    指尖刚触摸到冰凉,君天澜睁开眼,握住了她的手腕,被火灼烧过的喉咙,发音嘶哑难听:“有些东西,碰不得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挣开他的手,面无表情地扶他起来,又从外面端来木盆等物,伺候他洗漱。

    等洗漱更衣之后,她便推着他去花厅用膳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晌午,她推着他从曲廊中穿过,偏头望向庭院里的草木,总觉寿王府虽然端严奢华,但君天澜似乎很空闲。

    目光若有若无地从他双腿上扫过,即便对大周不熟,却也能猜到,大周的皇帝,不喜欢这个新近归来的儿子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镐京经营多年,其势力并非是四哥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四哥若想拿到那个位置,很难很难。

    她想着,垂下眼帘,不想花心思考虑这些不该她考虑的事。

    君天澜用膳时,她正要去厨房搜罗点吃的,可君天澜不许她离开。

    男人眼角余光看见她盯着桌上的膳食直摸肚子,眉尖微微蹙起,叫侍女端来一盘白面馒头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算太挑食。

    能吃到红烧肉是很不错的事儿,可没有红烧肉,白面馒头也是可以管饱的。

    她端着馒头走到角落,一边吃,一边小声同旁边侍立的小丫鬟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用膳的动作从骨子里透出独属于天家皇子的优雅矜贵。

    余光却始终注视着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已无法忍受,她离开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想要将她牢牢困在身边,想要她从身到心,彻底属于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韩叙之算什么东西,他能给她的,难道自己给不了吗?!

    胸腔中没来由地涌起一股戾气,他将银筷扔下,没有心情再吃东西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吃完,连忙将剩下的馒头藏进袖袋,帮他净手后,推着他出去。

    却不是回东流院的方向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要发怒,沈妙言声音轻缓:“我听说王府花园的景致好,你每日都待在东流院,怕是会闷坏。我刚刚问过侍女花园怎么走,咱们一起去瞧瞧吧。二月时节,想来园中的花儿都开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凉凉的视线扫过他的发顶,她能察觉到四哥心中积聚了太多怨恨,若她能帮他减少这份煎熬和痛苦,她会很开心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二月,寿王府花园中,山茶、迎春、瓜叶菊、贴梗海棠、马蹄莲等都开得极好,园中一派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她推着轮椅,沿湖岸散步,有意无意地提起:“那年端午,咱们也是这般在江岸边散步的。我去买粽子,被混混欺负,是四哥救的我。我买了一个咸肉粽子,一个蛋黄粽子,四哥喜欢吃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君天澜打断她的话,面具下的脸颇有些冷酷,“聒噪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小嘴,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地朝前走,君天澜的心疼得仿佛滴血。

    他以为,她早已无情地将过去抛到脑后,可她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……

    再度从她嘴里提起,并非是什么甜蜜的回忆,而是一层层揭开他的伤疤。

    他宁愿,她忘记他们的过往。

    气氛正诡异间,顾明匆匆寻了来:“爷,顾公子到了,正在花厅等您呢!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见前方不远处有个草木掩映的亭子,淡淡道:“领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穿过园中的草木小径,远远就看到亭中的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苍白的面庞早已失去血色,他垂下眼帘,缓步进了凉亭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低头斟茶,闻见他进来的脚步声,轻轻将茶壶放到桌心,主动避嫌,走到凉亭外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的背影,呷了口茶,话却是对着顾钦原说的:“如何?”

    顾钦原撩起衣袍坐下,自己倒了杯热茶:“四皇子背后,手握兵权的有母族萧家、联姻对象谢家。掌控大周财富的有张家,文有司马家,外部援助有以拓跋烈为首的草原。若要瓦解其势力,我认为可以从草原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