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6章 薛家大小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见这人一身道袍、摇着把羽毛扇,打扮十分奇特,却只盯着自己看,不禁暗暗蹙眉,往君天澜背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君天澜心中不悦,挡在她面前,凤眸冷淡地盯着司马辰。

    司马辰被当做登徒子,却也不恼,摇了摇羽毛扇,笑道:“下官此次前来,乃是过来瞧瞧寿王府风水如何。若王爷有任何不适,还请告知下官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端起茶盏,淡淡呷了一口:“王府甚好。”

    司马辰的目光再度落在那个粉衣小姑娘身上,踌躇片刻,试探着问道:“王爷身边这位小侍女甚是有趣,不知可否让下官问她几句话?”

    尽管心知这话说出来不妥,但他就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本王倒是不知,司天台的判官,竟管起别人府中的事了。判官大人的公事,都忙完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见不得旁的男人盯着沈妙言看,将手中杯盏重重搁到桌案,周身气息愈发阴冷可怖。

    司马辰见自己惹恼了这位爷,连忙起身作揖,认真告了罪,又望了几眼沈妙言,收回视线时,脸上的笑容已重新恢复恬淡悠远:“司天台还有事要忙,下官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罢,倒退到大厅外,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君天澜背后转出来,好奇地望着那人的背影:“司天台的判官?这官职倒是有趣儿。这人,看着也不像是个坏人,你正值拉拢人才的关键时期,不该对他这样凶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笑:“好人坏人,他写在脸上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咂咂小嘴,“那倒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画虎画皮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漠,凤眸冰冷。

    正如韩叙之那种货色,长得人模人样,可他连给她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便应道:“我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顾明捧着张请柬过来:“王爷,薛府小厮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接过,一目十行地看完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说是薛府的,在旁边探头探脑地看,那请柬竟是用牡丹花瓣,围着一簇绒黄花蕊,一瓣瓣拼接而成。

    看上去,就像是铺展成红纸的牡丹。

    艳丽,端雅。

    而花瓣上的簪花小楷更是圆润饱满、婉约秀雅,用的是金墨,一眼看去,富贵锦绣,令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就这么瞄了一眼,沈妙言心中便有些冒酸泡泡。

    字如其人,一手字尚且如此漂亮,那人又该是怎样的美人呢?

    她的字完全是随了君天澜,尽管于旁人而言金错刀十分难得,可到底多了几分男子的英气,少了些婉约。

    她轻悠悠叹了口气,颇有些懊恼为什么当初自己学的不是簪花小楷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将请柬递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请柬,低头看了两眼,原来是薛府后日要办牡丹花宴。

    她又抬眸望他,对方凤眸冷漠:“你随本王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声音透出不高兴,将请柬随意塞到袖袋,走到他身后,推过轮椅,朝大厅外走去。

    却像是无意般,袖袋里的请柬滑落在地,被她狠狠踩了两脚。

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停在寿王府门前的是一辆四匹纯黑骏马拉的车,非常华丽端严。

    两人乘坐马车穿过长长的开元街,朝章和街而去。

    薛府坐落在章和街第八户,远远看去府邸奢美精致,不愧是大周百年名门望族。

    夜凛扶着君天澜下车坐到轮椅上,沈妙言乖巧地推着轮椅,朝薛府走。

    她力气大,推着轮椅从台阶旁边的滑台上去,竟也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君天澜是薛府未来的姑爷,守在门口的侍女不敢问他要请柬,连忙领路,朝花园而去。

    薛府中长廊蜿蜒不见尽头,连接着众多亭台楼阁,沈妙言不时听见年轻小姐们的嬉笑声传来,循声看去,便瞧见大周的世家贵女皆都衣着丝绸锦缎,摇着团扇,三三两两地在薛府侍女的带领下,朝花园而去。

    她们的仪态皆都十分优雅,可见是从小时候起就跟着嬷嬷们练习的。

    谈吐之间,也是沈妙言从未听过的有趣见闻和书本中的博闻广记。

    连未出阁的小姐都懂得这样多,大周的男儿只会更加优秀。

    以文治国,怪不得大周曾统治天下长达数百年。

    她正出神间,忽然瞧见周围视野逐渐开阔,芳草凄美,无数翩翩牡丹在风中摇曳,十分绚烂夺目。

    花园宽广,不远处一块绿草地上,陈设了不少桌椅,年轻公子们围在一起作画,世家贵女则摇着团扇点评,蝴蝶翩跹而至,这画面美轮美奂至极。

    还有七八位贵女围着另一张花梨木桌子,桌子前,身着绯色繁复衣裙的少女肤白若雪,纤纤素手挽起半截水袖,持一杆细毛笔,低垂着乌黑眼睫,正认真对着宣纸作画。

    仅仅半张侧颜,就已叫人惊艳倾慕。

    她看得有些呆,一个略显尖利的女声突然响起:“嫡姐画的牡丹足以以假乱真,我就不信,那边各位公子,有谁能赢了嫡姐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四周便响起附和声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那边公子们也画完了,侍女们捧起画子,小心翼翼挂到不远处两棵树间拉扯开的丝线上,和风清润,众人点评半晌,最后那些公子自甘认输,连声称赞薛大小姐画得好。

    身着绯衣的少女便垂眸腼腆轻笑,宛如风中漾开的牡丹,一时间叫众人都看呆了,喧闹竟变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淡漠地收回视线,偏头望向沈妙言,嘴角不禁抽了抽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双眼一眨不眨,是看痴了?!

    他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脸儿红红,连忙推着轮椅朝前走。

    年轻公子小姐们见来人面戴暗金面具、坐在轮椅上,立即认出这是新近归来的寿王,于是连忙行大礼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地抬手,示意免礼。

    沈妙言悄悄打量那位薛家大小姐,但见她低垂着眼帘,唇角噙着淡而柔和的笑容,仿佛是面对未婚夫时的羞怯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又落在君天澜的双腿上,那些女子,若见识过四哥从前风神俊秀的模样,或许会爱上他。

    可如今,客观地说,四哥的外貌的确不堪。

    薛宝璋,她会仅凭婚约,就喜欢上这样一位不堪的未婚夫?

    怕是……

    不可能喜欢的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