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5章 若天下人骂你,我便为你屠尽天下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目光落在下方高高的地面,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剧烈挣扎起来:“君舒影,你要带我去哪儿!”

    对方一言不发,白鸟般矫捷的身姿轻盈划过天空,最后落在一处高高翘起的檐角上。

    他静静欣赏着不远处的景致,唇角含着几许轻笑,声音宛如碎玉敲冰:“在小庭院里看星星多没意思,我请你看一场最美的流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提着衣领,小心翼翼抬起头,就瞧见正对面,一座十八层宝塔在月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那是镐京城最高的建筑物。

    君舒影低头,朝她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夜色下,宛如千万朵白莲优雅绽放。

    “抱紧了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突然松开手,朝宝塔掠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尖叫出声,身子急速下滑,生死关头紧忙抱住他一条大腿,语带愤怒:“君舒影,你疯了?!”

    然而那人根本不搭理她,足尖点上第一层宝塔的檐角,飞速掠往第二层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未见过这般极致的轻功,像是来自九天的白凤凰重新扶摇而上,眨眼间便到了宝塔顶层。

    君舒影平稳落在琉璃瓦上,笑眯眯开口:“小妙妙,为何将我的腿抱得这般紧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从刚刚的魂飞魄散中回过神,连忙松开手,双腿瘫软在地,鼓着一张惨白的脸,埋怨道:“刚刚我若是不机灵,就要活生生摔死了!没见过你这般粗鲁的人!”

    “粗鲁?”君舒影挑眉。

    此时月上中天,银白月辉遍洒大地,清风四起,将他雪白而宽大的衣袖吹得浮动起来,袍摆的银线绣莲花纹犹如水波浮动,那一头乌发随风轻扬,周身隐隐萦绕着莲花气息。

    他站在月光中,高洁远阔,仿佛山巅那捧最晶莹的雪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未见过这般奇景,看呆了几秒,等回过神,对方那张妖孽的面容已近眼前:“小妙妙,你在垂涎我的美貌?”

    “谁垂涎你美貌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急忙忙反驳,往后面退了退,耳尖却悄悄泛了红。

    君舒影笑吟吟在她身旁坐下来,静静望着遍布星辰的天幕,“看到银河了吗?”

    “银河?”

    “喏,就是那一条星星组成的星河,是不是很漂亮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却想起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漂亮的银河似乎也变得残酷起来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偏过头,君舒影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,正凝望着星河,侧颜看起来很悲伤。

    “你明日便要大婚,为什么不开心?”

    君舒影扯动薄唇,“还记得我给你讲过《西游记》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看她,脸上的神情更加温柔:“再如何顽劣的猴儿,也终会有被驯服的一天。小妙妙,我是如此,你也亦然。这世界虽大,却早已没了自由的地方。皇宫是囚笼,镐京是囚笼,大周是囚笼……这天下,又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囚笼?”

    两人的视线在月光下相遇,好半晌后,沈妙言率先挪开目光:“心若自由,到哪里都会自由。你心如囚笼,到哪里,都是囚笼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像是怜惜般,叹息一声:“人生有八苦:生,老,病,死,爱别离,怨长久,求不得,放不下。你被他如娇花般养在府中,没见过这世间残酷,自然无忧无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大明白他哪里来的这么多感慨,在她看来,君舒影拥有的东西已经够多,美貌,权势,财富,门当户对的爱情……

    比起天下千千万万个穷苦百姓,他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伤春悲秋呢?

    然而这些话,与他说起是不妥的,她便默默不语,双手拢在裙子上,看起来乖巧可爱。

    她看星星,旁边的男人便倒在琉璃瓦上,单手托着脑袋,静静凝视她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颗流星悄然划破天穹。

    沈妙言瞪大眼睛,下意识地抬手:“快看,是流星!真的有流星哎!”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,从未见过流星,因此激动的笑弯了眉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男人尾音扬起。

    随着那一颗划过,无数流星接踵而来,飒沓着照亮整座深蓝夜幕。

    君舒影保持单手托着脑袋的姿势,星光映亮了身边小姑娘的面容,那双琥珀色瞳眸,倒映出一整片星海,漂亮得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他忽然坐起身。

    “宣王,你看流星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偏过头,正要同他说话,下巴却被这男人捏住,低头在她唇瓣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携着莲花的浅香,和冰雪的清冷。

    沈妙言睁大眼睛,君舒影笑得倾倒众生:“小妙妙,你比我想象的,还要甜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摸了摸唇瓣,面红得能滴血,后知后觉地恼羞成怒,抬手想要打他,却被他握住手腕,翻身将她压在琉璃瓦上,丹凤眼魅惑的像是狐狸:

    “小妙妙,你明知在他身边,会吃很多苦头,为何还愿意留下?跟我走,我明日便推了与谢昭的婚事,你说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动弹不得,愤愤道:“你若悔婚,可知谢昭会陷入怎样的境地?”

    “与我何干?”君舒影完全不理解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是天家皇子,他想得到她,她应该觉得荣幸才是。

    沈妙言奋力将他推开,理了理衣裳:“尽管我不喜欢她,可同为女人,我却知道,你若悔婚,她必然会被世人猜测,名声败坏,又如何嫁的出去?此外,你让我跟你走,可世人若是知晓你因我而悔婚,我又会背负怎样的骂名?”

    君舒影摩挲着下巴,丹凤眼含着月光与媚笑,十分勾魂摄魄:“谁骂你,我便杀了谁。若全城人骂你,我便为你杀光全城人。若天下人骂你,我便为你屠尽天下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认真,周身散发出淡淡血腥气息,全然不似素日里的清高孤冷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怕这样的君舒影,下意识地朝旁边挪了挪,轻声道:“这就是你和他的区别。也是你,比不上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君舒影的双眼危险地眯起,周身气息越发杀伐血腥。

    沈妙言抿抿小嘴,她,说错话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