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1章 这个吻缠绵悱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片牡丹园尚未修葺完全,旁边就是花匠挖好的土坑,几株牡丹被凌乱包裹着丢在旁边,大约是等明天过来移植进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瞟了眼那个土坑,随手操起一把铁锹,将坑往大了挖。

    夜寒摸不着头脑:“小姐,你这是干啥呢?种花?”

    “种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挖好坑,把烂醉如泥的顾钦原拖进坑里,在他身上盖了薄薄一层土,只露出个脑袋。

    顾钦原醉得厉害,嘴里唤着谢昭的小名,压根儿未曾察觉自己被人坑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翻了一锹土到他身上:“谢昭、谢昭,你有本事在这儿惦记别人的女人,就不能好好关心下自己的女人吗?从大周到楚国那么远,阿陶为你走了多少个来回?!在花府时,她帮你做了多少事?!顾钦原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!”

    她说完,盯着顾钦原醉醺醺的模样,再度来气,又铲了锹土盖到他身上,扔掉铁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夜寒连忙追上去:“顾公子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“让他就这样躺着,地里暖和着呢。”沈妙言回答得漫不经心,瞟了眼满脸担忧的夜寒,笑靥如花,“夜寒啊,在国师府的时候,我也算待你不薄,今晚的事,你若敢透出去半个字……”

    夜寒连忙做了个噤声的姿势:“属下保证不会!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东流院的寝屋,君天澜正坐在窗边软榻上,声音低沉:“倒个洗脚水,你倒到大街上去了?”

    “四哥就知道打趣我!”沈妙言背着手过来,拿出一枝牡丹,“我摘了花儿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牡丹花插进七宝瓶里,乖巧地端坐在君天澜身边,“四哥,你和宣王夺储之争,关键还是拉拢朝中重臣。我仔细寻思过,谢家有二女,虽然谢昭嫁给了宣王,可谢陶却被咱们笼络了过来,算是与宣王打了个平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听着她的分析,将书卷放下,偏头看她,恢复了的声音依旧清越动听:“妙妙对朝中局势感兴趣?”

    虽然女子不得干政,可她是他的女孩儿,他宠着她,愿意让她参与,因此倒也不反感与她讨论这些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温暖的灯光下,沈妙言轻轻倚靠在他的肩膀上,“四哥,谢家的女孩儿固然重要,可真正重要的,却是嫡长子谢容景。”

    “谢容景与萧阳约为婚姻,再过些时日,便要完婚。”君天澜握住她的一只小手,放在掌心轻轻揉捏。

    凤眸动了动,她的手白嫩绵软,比他的摸起来舒服。

    “可萧阳并不喜欢谢容景呀,萧阳喜欢的是她表哥,宣王君舒影。”沈妙言语音柔婉,却有凌厉的暗芒从瞳眸里一闪而过,“若能挑拨萧阳与谢容景的关系,萧阳悔婚,必然让谢家大伤颜面。如此一来,萧谢两家一刀两断,谢家为求生存,定然会投靠四哥。谢家背弃,等同君舒影被斩一翼。”

    少女声音是一贯的软糯清甜,君天澜摩挲着指间墨玉扳指,却从她的话语里听出了淡淡的狠厉。

    而她献的计,他自然早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他故意试探道:“妙妙说的在理。可到最后,若依然无法打破萧谢两家的联盟,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四哥糊涂了吗?”沈妙言嗔他一眼,“为政之道,犹如修剪花枝,需要的留下,不需要的,去掉。这不是四哥过去教我的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轻笑,端了盏茶,慢条斯理地轻抚茶面:“谢陶是你闺中密友,对她家动手,妙妙狠得下心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白皙修长、骨节分明,托着那盏定窑白瓷茶盏,茶香氤氲,分外诱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得晃了晃神,等回过神,便道:“四哥多虑了。萧阳性跋扈,绝不甘愿嫁给谢容景。至于谢容景……他脾气虽温和,可却有个当兵部尚书的爹,他能纵容萧阳给自家儿子戴绿帽?萧家愿意嫁女儿,谢家其实未必愿意娶。有萧阳在,谢家反水是必然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忽然将她抱到怀中,轻轻抬起她的下颌:“妙妙神机妙算,本王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脸蛋微红,什么神机妙算,她说的东西,这个男人分明早就想到了!

    她不过是趁他没有说出口,老神在在地同他说道说道,也好显得自己待他忠心。

    却被他这般揶揄!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捶了他一下:“四哥真讨厌!”

    君天澜大掌捏住她的粉拳,俯身轻轻含住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这个吻缠绵悱恻,同以往的霸道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配合着他的吻,笨拙地试图将自己的小舌送进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男人似乎察觉她的动作,引导着她,慢慢进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知自己嘴里是什么味儿,却尝出他口中是淡淡的松山云雾茶。

    清冽,苦涩。

    尝久了,又透出丝丝缕缕的甘甜……

    如同品一杯极品松山云雾。

    她吻得忘我,纤细的手臂勾上那人的脖颈,只觉他像是一株罂粟,诱她上瘾。

    又像是黑夜中最美的灯火,诱导着她这只飞蛾,不要命地扑上去……

    圆眼睛微微张开,琥珀色瞳眸早化成了两汪柔软的春水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那张覆盖着暗金雕花面具的脸,她觉得这面具碍眼,于是伸出手,下意识地想将面具摘下。

    刚触摸到那抹冰凉,手腕就被男人握住。

    点漆凤眸中,含着浓浓的警告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开心,于是重重咬了下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血液渗出来,淌进两人的口齿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松开嘴,“你是小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搂着他的脖颈,仰着认真的小脸:“我想看四哥的脸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同她对视,良久之后,才抿出一抹笑:“为何?”

    少女目光灼灼:“看到四哥的脸,才会觉得更安心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避开她火热的视线,拍了下她的小屁股:“时辰不早,该就寝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清晰地察觉到他的躲闪与不情愿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她将他抱得更紧些。

    尖俏的下巴搁在他宽阔的肩膀上,沈妙言轻轻咬他的耳朵:“不管四哥变成什么样,我都喜欢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