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9章 开国容易,守国难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君天澜盯着书页,再度将她推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翻了个白眼,盯向泛黄的书页,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百年前的篆体小字,她吃力地看了几行,好多个字不认识,只觉脑袋发胀。

    她晃了晃脑袋,又凑到君天澜面前,声音甜甜:“四哥,这字儿比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压根儿没听见她问什么,只敷衍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牙,干脆将那本书抢过来:“别看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轻叹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帐幔,开口道:“咱们玩游戏吧,就是那种,可以两个人在床上玩的!”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下棋或者翻绳那种小游戏,然而脱口而出的话,却变了味儿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目光怪异。

    她自觉失言,抿了抿小嘴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正经姑娘:“那什么,时辰已晚,不如咱们上床就寝?”

    呃,好像还是不对?

    君天澜纵着她,唤了侍女将房中的灯吹熄,便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睡了会儿,都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沈妙言辗转反侧,没一会儿便汗涔涔的。

    她掀开被子,借着朦胧月色,见身边的男人眉尖微蹙,便小声道:“四哥,你也没有睡着呀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小小声:“你在想什么呀?”

    君天澜喉头微动,他在盘算什么时候能吃她。

    见他不回答,沈妙言有些扫兴,干脆钻进他的被窝,与他共枕一只软枕,抬起晶亮亮的眸子:“四哥,你说你的脸还能治好吗?我倒希望治不好,那样其他女孩儿都瞧不上你,你就只能和我一个人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弯起浅浅的弧度:“那就不治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这话的意思是,治得好?

    她心中涌起一阵狂喜,连忙抱住他亲了亲:“既然治得好,为何不治?”

    “因为妙妙不喜欢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喜欢了!”沈妙言捶了他一下,甜滋滋地将脑袋靠在他胸口,“就算会被其他女子惦记上,我也希望四哥能够恢复完整的容貌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看她,她身着雪白缎衣,乌黑浓密的长发铺散在床上,在月光下显得优雅出尘。

    大掌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妙妙越来越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话,总能哄得他心里高兴。

    手掌顺着她的头发,滑落在她的脊背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望向窗外的明月,这一刻,他觉得此生都无法再承受失去她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想和她在一起,一直一直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便到了东郊踏青的那天,君天澜仍旧假装成双腿未愈、新近归来的落魄皇子,由沈妙言陪着上了马车,一路朝东郊而去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却遇见了薛家兄妹的车驾。

    薛灵挑开窗帘,薛宝璋戴着薄纱帷帽,笑道:“前日里收到寿王殿下的邀约,说去东郊踏青赏景,没成想半路就遇上了。”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薛府前阵子办过牡丹花宴,邀请过寿王,如今寿王弄个东郊踏青宴会,回请薛家,并顺带邀请镐京城其他世家,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因此几乎没谁料想到,这场宴会本身就是局,请薛家才是顺便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君天澜闭目养神似乎不愿搭理人家,于是凑到窗前:“证明咱们有缘分啊,薛小姐!”

    薛宝璋看过去,据她所知,这沈妙言明明都十六岁了,那张脸却十分显小,看起来嫩生生的仿佛包子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跟这包子有什么缘分,于是没再说话,只笑吟吟示意薛灵放下车帘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不恼,扒在窗口,满脸好奇地望着长街的景致。

    都说大周乃礼仪之邦,这市井虽然喧嚣,可物品皆都摆放整齐,人人穿着干净体面,饶是百姓,行走说话间也都是礼仪风度。

    薛远骑在一匹骏马上,余光扫过沈妙言抵在车窗上的那张小脸,她的小嘴微微翘起,露出两颗雪白贝齿,实在可爱。

    沈妙言尚未发现有人在窥视自己,忽然被人从后面拽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轻呼一声,那人掩上车窗:“外面灰尘大,乖乖待在车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捧了矮几上的茶喝:“大周与楚国果真不同,不愧是礼仪之邦。”

    “大周国,就算是寻常百姓,从小也都会进私塾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穷苦百姓,他们怎能负担得起学费?”沈妙言呷了口茶,满脸好奇。

    “私塾学费一般由国库拨款承担,并不需要百姓负担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说着,目光不觉落在她的小嘴上,这丫头刚刚喝了茶,更显得唇瓣娇嫩鲜美,像是张开的花瓣儿,叫人情不自禁想要亲一亲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遏制住内心的蠢蠢欲动,淡然地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“可是对国库而言,这会不会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呢?”沈妙言依旧想不通,“每个人都要识字读书,就算只学一年,开销也不小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忧国忧民的小模样,心中非常怜爱,便认真为她解释:“这部分钱财,乃是大周富商集体捐赠给国库,再由国库统一拨款规划到各个郡县。用这些钱财,换取一整个国家的文明,叫百姓们更聪慧、产生更强的创造力,妙妙说,划不划算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旋即又问:“可若真有这般好处,为何其他诸国没有效仿推行?”

    君天澜搁下茶盏,凤眸愈发深邃:“想在全国推行一项制度,岂是那般容易。即便用战争实现四国一统,四国文化不同,到时候仍会面临诸多问题。而这些问题,都必须由统治者解决。否则,便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分崩离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托着下巴,静静凝视他分析问题时的模样,只觉这样的四哥比平常都要帅。

    君天澜也不知她听懂了多少,薄唇抿出一丝笑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妙妙只需记得,开国容易,守国难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得懵懵懂懂并不十分理解,却还是将他的话牢牢记在心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马车晃了多久,终于徐徐停下。

    驾车的夜凛开口道:“主子,到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