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3章 世上最靠不住的,是男人的承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慵懒靠坐在大椅上的君舒影,缓缓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众人从震惊中先后回过神,下意识地跟着鼓掌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意识到,这位从外面游历归来的四皇子,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他的才华,绝不在五皇子之下!

    始终保持冷静端坐在外围的薛远,端着茶盏的手忍不住收紧,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……

    寿王的野心,在这首诗中,几乎暴露无遗!

    然而他尚未在镐京城站稳脚跟,就明目张胆地做出这种诗,若是传到皇上耳中……

    最终品评的结果,毫无意外是君天澜获胜。

    毕竟君舒影的词虽好,可在格局与情感抒发上,还是抵不上君天澜的磅礴大气。

    那些押了君天澜获胜的人难掩欣喜之色,分了不少宝物回来。

    薛宝璋把玩着谢昭的那支凤凰衔珠钗,笑容艳丽:“妹妹这钗,做工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谢昭保持着笑颜,拢在袖中的双手却忍不住地攥紧,“一时的输赢说明不了什么,一世的输赢,才是最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轻笑了声,并未接话,只是望着君天澜的目光中,多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深思。

    沈妙言忙着指挥两个小丫鬟将众人挂在丝绳的画作、诗歌等取下来,却听得背后有人唤她:“小妙妙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,君舒影临风而立,丹凤眼斜挑着风流的笑。

    她上前,语气平静:“宣王殿下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几日不见,甚是思念。怎么,小妙妙竟没有想我?”君舒影一手按在心口,绝艳的脸上立即流露出受伤的柔弱神色。

    想个鬼!

    沈妙言咬牙,这人一定是故意刁难她,大庭广众,他怎么能问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想不想他!

    君舒影盯着她咬牙切齿的小模样,笑吟吟上前一步,从袖袋里取出个珠子:“你不是押他获胜吗?这是你赢的,好好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一颗圆润饱满的雪白珠子躺在他的掌心,也不知是什么材质铸成,即便在阳光下,也散发出莹莹柔光,倒是与她的七彩玲珑珠有些相像。

    她伸手抓起雪白珠子,打量半晌,听得对方又道:“这珠子名唤半捧雪,我平日里常常拿着把玩,冬温夏凉,甚是合宜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便将珠子好好收在荷包里,朝他屈膝行了个礼:“多谢宣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却闻得不远处响起嘈杂声。

    她偏头看去,添香正欲将君舒影的字收起来,却被宣王府的小厮拦住,不给她拿走:“我们主子的字从不流落在外,你们不能拿!”

    一些上位者,未免被人利用,字画皆都鲜少流出府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闪过暗光,沈妙言仰起头,难得露出个笑容:“宣王殿下的字真好看。四哥虽然赢了,可作为姑娘家,我欣赏不来那样磅礴的诗词,还是更喜欢殿下您的。那幅字,能否送我?”

    君舒影扫了眼不远处的君天澜,笑地得意洋洋:“你若喜欢,十幅百幅也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叫小厮将那幅字好好收起来,交给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料到竟然这般简单就拿到了他的字,又屈膝道了声多谢,才捧着字去寻君天澜。

    弄到想要的东西,这宴会便没有再继续开下去的道理了。

    可在场的人兴致未尽,未免他们起疑,寿王府只得继续办宴会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旧事重提,说湖对岸开了枝莲花,甚是芳美清丽。

    君无极来了兴致,挽起袖子开口道:“四月的莲花倒是罕见,本王要亲手摘来,送给慕情馆的花魁娘子!”

    其他一些公子也想着摘来送给自己的心上人,一时间纷纷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谢容景念着再过些时日就要和萧阳完婚了,该待她好点,便问道:“萧妹妹,你可喜欢莲花?若喜欢,我去为你摘来。”

    萧阳磕着瓜子儿,目光始终痴痴追随君舒影,闻言皱了皱眉,难掩周身戾气:“不喜欢!”

    谢容景自讨没趣,见这女孩儿压根儿不愿搭理他,只得独自站到湖岸边,静静眺望远处的湖光山色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姑娘不爱花儿的,谢昭扫了眼君天澜的双腿,笑道:“薛姐姐,我看那枝莲花,你今儿是得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不过五十步笑百步,没什么可说的。”薛宝璋含笑摇了摇团扇。

    谢昭望向自家夫君,他正独自饮酒作乐,俨然没有为她摘花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心中不甘,望向正同君天澜低声说话的沈妙言,故意刺薛宝璋:“就算寿王双腿健好,摘了花恐怕也不会送给薛姐姐。我瞧着他身边那位红粉佳人,倒是深得他心。”

    “能遇到红粉知己,自是王爷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这回答得软绵绵的,叫谢昭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。

    谢昭盯着沈妙言,又想起宣王每夜临幸她时,都会呼唤这小贱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心中积聚的怨气愈发深重,她冷笑道:“说起来,我与这个沈妙言,也有些过节。薛姐姐,咱们从前可是最好的手帕交。就算因为一些事生了嫌隙,可情分还是在的。不如……咱们联手?”

    总得将沈妙言弄死,才能平息她内心的怨恨。

    薛宝璋端了茶盏,优雅地抚了抚茶面:“妹妹太不了解我了。如今我所求的,并非是男人的宠爱。这世上啊,最靠不住的,就是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垂眸呷了口茶,余光却禁不住从君舒影身上掠过。

    这世上,最靠不住的,是男人的宠爱,和承诺……

    “那么,姐姐如今所追求的,是什么呢?”谢昭心不在焉地说着,美目盯紧了沈妙言,拢在袖中的指甲,早已深深掐进掌心。

    薛宝璋将茶盏放到桌案上,目光扫过那支凤凰衔珠发钗,只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感觉到有人在看她,禁不住偏头,正对上谢昭来不及收回的恶毒目光。

    沈妙言对着那道怨毒地目光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谢昭心口一凛,正暗自愤恨,围在湖岸边的公子小姐们,猛地爆发出一阵喝彩。

    薛灵急不可耐地奔到薛宝璋旁边,端起自己的茶盏喝了大口,兴奋道:“嫡姐,是兄长抢到了那枝莲花!不知道兄长会把莲花送给谁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