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4章 送她莲花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薛宝璋闻言,颇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自家兄长性情偏冷,若搁在以往,今日这种盛会,他是绝不会参加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不仅参加了宴会,还去夺什么莲花……

    莫非,兄长看中了哪家的姑娘?

    正想着,却见身姿高大的男人手持碧绿莲花茎,在万众瞩目中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薛灵双手捧心,双眼定定盯着薛远,他会将莲花送给嫡姐吗?还是送给自己?

    然而薛远未曾看她们一眼,从她们身旁走过,径直走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他在一名寿王府小侍女跟前站定,将莲花搁在她手边的桌案上,随即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的眉眼始终疏离阴郁,仿佛是终年积雨的青山,送花的动作由他做出来,倒更像是在下战书。

    众人吃不准他的意思,沉默良久,不敢随意起哄,只当没看见刚刚那一幕。

    薛灵却扎心不已,兄长看不见她吗?为什么要将好不容易得来的莲花,送给沈妙言那个小贱人?

    不过是被寿王用过的破鞋,有什么好的?!

    薛宝璋也有片刻失神。

    当事人沈妙言同样愣了愣,盯着莲花瞅了半晌,求救般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对方薄唇抿出淡漠的笑,只垂眸饮酒。

    那笑容有些瘆人,叫小姑娘周身忍不住发寒。

    她硬着头皮拿起莲花,正要去还给薛远,刚一转身就撞到一个硬硬的胸膛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君舒影笑眯眯地朝她走近:“小妙妙,你的人缘可真好!”

    不像赞赏的赞赏。

    沈妙言往后退,“宣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后背撞上了桌案。

    君舒影单手扶着桌案,目光凉凉地扫过她手中那枝莲花,笑得像只狐狸:“妙妙手中的莲花开得真好,与我今日袍摆上所绣花纹,一模一样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起君舒影喜欢莲花纹和熏莲香,心中猜测这厮大约是看中她手里的莲花了,于是献宝般将莲花捧到他面前:“送、送给你!”

    君舒影毫不客气地接过,笑容比莲花更绝艳出尘:“咱们的小妙妙,真是可爱!”

    谁是你的小妙妙!

    沈妙言在心中咆哮,然而旁边的君天澜竟出奇地没有针对君舒影,只淡淡道:“拿了花,还不走?”

    君舒影不慌不忙,转身倚在桌案上,低头轻嗅手中花。

    在众人看来,便是佛祖拈花一笑,也比不过此时宣王殿下的风采卓绝。

    沈妙言最受不了他这风骚模样,连忙退到君天澜背后,“四哥,咱们走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朝众人打过招呼,便率先离开了湖畔。

    薛远盯着沈妙言远去的背影,垂在腿侧的手攥成了拳头,唇部的弧线更是绷得极紧。

    萧城诀还在回味君天澜刚刚做的短诗,瞥了眼君舒影,笑道:“殿下被抢了风头,不生气?”

    君舒影饮了口酒,凤眸中透出冷意:“父皇不会放过他,所以我不必生气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回到寿王府,刚转到一处无人的偏僻廊角,君天澜忽然将沈妙言抱起,让她坐到扶栏上,大掌扣住她的后脑,低头霸道地亲吻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热情,叫沈妙言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的吻技实在太好,没过一会儿她便被亲得浑身瘫软。

    她单手勾住他的脖颈,单手握着君舒影的字,声音含混不清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吻了好久才罢休,盯着她略显红肿的双唇,满意一笑:“妙妙净会在外面拈花惹草,一个君舒影不够,如今又来个薛远,真是叫四哥妒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摸了摸又麻又疼的唇瓣,嗔怪地瞪了他一眼:“四哥说话,就跟吃醋的小媳妇儿似的!我听闻大周有权势的女子是可以养面首的,你若再敢乱亲我、欺负我,将来我把那些男人,一道收了做面首!”

    君天澜失笑,刮了下她的鼻梁:“妙妙真有志气!”

    说着,将她抱下来,重又牵了她往东流院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甘地抬头瞪他,知晓这男人刚刚大约又是在犯占有欲作祟的毛病,摇了摇头,也懒得再跟他计较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书房,顾钦原从软榻上起身,拱了拱手:“表兄。”

    他披着件斗篷,面色看起来恢复了些红润。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君舒影的字交给他:“劳烦顾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她计划用君舒影的字迹,写一封相约私奔的书信,在萧阳和谢容景大婚时交到她手中,再买通两个丫鬟从旁撺掇。

    萧阳任性,到时候必然不顾一切要同君舒影私奔。

    谢家颜面丢尽,不仅与萧家这门亲事会作罢,保不齐还会与萧家绝交。

    届时想将谢家笼络到四哥身边,可谓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顾钦原展开那幅字,就着矮几临摹了一遍,便让沈妙言拿来新的宣纸,用这种字迹写起情书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旁边看,眼睛里都是佩服:“顾公子真是厉害,这字迹竟和宣王的没什么分别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听着恭维,仍旧淡漠地继续写字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目光落在他的侧脸上,撇开这人的态度,所谓名满天下之才,倒也的确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一封情书洋洋洒洒地写完,沈妙言再度惊叹起顾钦原的文采。

    “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生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渌波……明眸善睐,靥辅承权……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……”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想起萧阳那副戾气满满的样子,忍不住爆粗口:“我/操,我倒没看出来,那萧阳竟然有这么漂亮!”

    顾钦原正捧着茶喝,闻言差点一口水喷出来,狐疑地望向沈妙言,显然是没料到她竟然说了粗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色不虞,因为顾钦原在场不好发作,只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顾钦原走后,他才倚在软榻上,淡淡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自晓失言,慢吞吞蹭过去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教的?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平静,将她拉到怀中,指腹轻轻摩挲过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这种话,还用人教吗?沈妙言腹诽,面上却非常乖巧,垂着眼帘,轻声道:“文字博大精深,这两个字组在一起,可表赞叹之用,且所携情感异常浓烈,堪为词语表率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凤眸沉静,似笑非笑:“妙妙喜欢这词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