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5章 我若为帝,篡改区区史书又有何难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只觉他的目光犹如芒针般锐利,紧忙摇头:“不,不喜欢!”

    对方的手指顿在她的面颊上,半晌后,缓缓收回手:“若再有下次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立即卖乖:“四哥放心,绝不会有下次!”

    君天澜身上的煞气便轻了些,正要吩咐人准备晚膳,顾明急匆匆闯进来:“王爷,皇上派了人过来,传您进宫问话!”

    君天澜“嗯”了声,起身让沈妙言服侍他梳洗更衣。

    沈妙言帮他挑了套正式的朝服,却被他否决,让她拿一套家常的袍子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低头帮他系腰带,口气满是疑虑:“这都傍晚了,也不知宫里有什么事,这样的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地目视虚空,唇角的笑容多了些冷讽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低头,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待会儿直接用膳,不必等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起头,就看到那双凤眸里满满都是温柔和宠溺。

    她猜测他这趟进宫大约不是好事,于是乖巧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无法插手宫廷,唯一能做的,便是不叫他操心。

    天色暗下来的时候,面对满桌珍馐,向来胃口好的小姑娘却觉食之无味,扒拉了几口饭便推说吃不下,起身走到外面,站在游廊中发呆。

    她独自在廊下站了很久,直到草叶上都积了露珠,却仍不见那人回来。

    她只得返回东流院的书房,在软榻上坐下,拿了他的字出来临摹。

    窗外已是月上中天,拂衣怕她饿,熬了银耳莲子粥进来,她将临好的字放到旁边,端过小碗吃起来。

    银耳粥熬得香糯甘甜,入口即化,她平日里爱吃得很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吃来却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好容易将一碗吃下肚,外面庭院里终于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她连忙起身奔出去,只见灯笼的光在院中乱晃,夜凛和夜寒扶着那人,其余暗卫簇拥在四周,正小心翼翼地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她急忙跑上前:“这是怎么了?!”

    说着,就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夜寒让出位置,她扶住君天澜的手臂,往后一看,才发现他后背的衣裳破成了条状,满背都是血!

    这是鞭伤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吃惊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她知道天底下,能够对四哥下这样狠手的,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寒凉的月光中,男人侧脸苍白,薄唇却含着一缕轻笑:“妙妙心疼?”

    沈妙言使劲点头,鼻尖发酸,扶着他进了东流院的寝屋。

    寝屋灯光明亮,沈妙言看清他后背上足有几十条鞭笞的伤痕,血液将衣袍尽皆染成深红,他竟是这样从皇宫中回来的!

    夜寒满脸愤怒:“主子进宫之后,皇帝老儿便问他可知罪,主子说他无罪,皇帝就不让他起来。主子跪在御阶下,从傍晚跪到月上中天,那皇帝老儿又问主子可知罪,主子依旧说他无罪,皇帝就拿了御鞭过来,直接将主子打了一顿,还说主子下午在东郊做的诗,大逆不道,有称王称帝之心!什么大逆不道,难道宣王能做诗,我们主子就不能作诗吗?!”

    夜凛接话道:“称王称帝又如何,主子是皇后嫡出,本就该是太子。宣王母子鸠占鹊巢多年,如今主子好不容易归来,皇帝却偏心至此,竟当着朝中众臣的面,将主子打成这样,叫主子颜面尽失,实在可恶!”

    他说完,堂堂七尺男儿也红了眼圈,与夜寒尽都呜咽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也就罢了,可动手的人,偏偏是主子的生身父亲!

    主子自幼流离失所,从未享受过他一天的疼宠,如今归来才几天,就被好一顿鞭笞,只因主子落了宣王的面子……

    身上的伤并不疼,真正疼的,是心啊。

    沈妙言拿剪刀将君天澜那身带血的衣裳剪下来,又给他清洗后背,声音含着泪腔:“都怪我,我不该让四哥作那劳什子的诗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,冷峻的面庞在灯光下软了几分,“与你无关……不必自责。”

    拂衣送来药物,沈妙言给他上药,示意众人都退下。

    寝屋中只剩下两人,她反握住君天澜的手:“皇上当着朝中众臣的面,将四哥打成这样,可见是铁了心不让你在朝中立威。若如此,四哥拉拢权臣、分离宣王势力的打算,恐怕会进行得更加艰难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趴在床榻上,面容依旧苍白,凤眸却黑沉如不见边际的夜色:“若到必要时刻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介意逼宫。

    若君舒影登上皇位,不仅他必死无疑,顾家、王家、韩家都会遭到清洗,甚至小丫头也会被君舒影抢走。

    他必须成为皇帝。

    沈妙言明白他没说完的话是什么,将清凉止血的药露都敷在他的伤口上,垂了眼帘:“久闻大周以文孝治国,四哥不怕被后世之人唾骂?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漠:“我若为帝,篡改区区史书,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沈妙言拿纱布帮他包扎伤口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无论地狱还是永乐净土,只要他不离不弃,她必赴汤蹈火生死相依。

    君天澜闭上双眼,脑海中,那人的言语挥之不去:

    ——你弟弟的东西,你不能抢!

    呵,好一个不能抢……

    翌日一早,寿王被皇帝叱骂有谋反之心的消息,就已传遍镐京城各大世家。

    被君天澜才华折服的人再度掂量起来,嫡长子又如何,到底抵不过皇上多年对宣王的宠爱。

    他们该站在哪一边儿,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这些世家俱都抱着大同小异的看法,因此在早朝时,不禁对君舒影更加恭敬。

    而寿王府这边,即便众人都知道寿王受了伤,却无人敢上门探望,几乎门可罗雀。

    沈妙言倒也不急,她这些年经历了许多旁人未曾经历过的风浪,知道花开夺目算不得什么,那花儿如何维持百日红,才算是本事。

    她不骄不躁地陪君天澜在窗下对弈,刚下完一局,拂衣忽然进来禀报,说是端王求见。

    端王正是二皇子君无极。

    拂衣请他进来的时候,沈妙言定睛看去,只见他今日依旧头戴碧玉冠,穿着件绿袍子,手里还拎着两只活蹦乱跳的……老母鸡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