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0章 掌嘴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悄悄睁开眼,看见身下男人带笑的双眸,胆子稍稍大些,开始与他温热的舌纠缠。

    她吻得用心,君天澜看得出来,她并不是为了让她自己舒服,而是为了让他舒服……

    凤眸暗了暗,难道,她发现他受了伤?

    沈妙言最后亲了亲他的唇瓣,坐起身来,也不再隐瞒,认真道:“如果四哥的父母待四哥不好,那我就加倍待你好!”

    帐中光线昏暗。

    君天澜凝视她片刻,忽然将她大力搂进怀中。

    这天下有千千万万个人,可能够带给他温暖的,却只有眼前这一个。

    他除了加倍再加倍地对她好,别无他法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萧谢两家联姻,镐京城的贵族大都前去捧场。

    君天澜与男宾们在前厅坐着,君无极瞄了眼他的双腿,兴致极好:“四弟也真是,双腿痊愈了,也不跟咱们打声招呼,叫咱们去王府喝杯喜酒!我跟你说,你这喜酒跑不了,我可记在账上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端着茶盏,面容淡漠:“自不会少了皇兄的酒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他身后侍立着,眼角余光忽然瞧见谢陶不知打哪儿冒出来,正从门外探出半个脑袋,小心翼翼对她招手。

    她立即站不住了,轻轻伸手去戳君天澜的背。

    君天澜自然也看见了谢陶,微微颔首,她便悄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凑到一块儿,谢陶立即拉了她的手:“兄长的迎亲队伍马上就要到门口了,妙妙,你的谋划是不是失败了呀?萧阳她还是嫁给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沈妙言微笑,“咱们去喜堂吧,先在那儿找个好位置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刚朝喜堂走了几步,迎面便遇上缓步而来的谢昭与庄氏。

    沈妙言清晰地察觉到身边姑娘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她见那妇人打扮富丽,知晓这妇人大约就是兵部尚书夫人了,于是主动行了个礼:“给夫人请安!”

    谢昭盯着沈妙言的发顶,美眸中流露出怨毒,声音却是淡淡的:“你不过是寿王府的通房小妾,谁给你的脸面,也敢来谢府参加婚宴?这声请安也赶紧免了,平白污了我娘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垂眼帘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夫人小姐,庄氏觉得很没面子,越发厌恶谢陶行事不知轻重,竟然将这样的女人带到府里来!

    谢陶则满面通红,拉着沈妙言站起身,抬头盯着谢昭,一时间又结巴了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妹有话慢慢说。”谢昭立即露出关切的神情,“你与顾二公子婚期在即,可不能再与这狐媚子厮混。都是要做顾家二少夫人的人了,怎的还这般不懂事。若传到顾家,没得说咱们谢家管教女儿不力。”

    庄氏认为她说的甚是有理,皱眉道:“你姐姐这般关心你,还不跟她道谢?!”

    谢陶气得脸色惨白,浑身发抖:“我……我才……才不要……不要跟……”

    谢昭眼底掠过冷讽,故意打断她的话:“来人,把这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拖出去。今日兄长大婚,可不能让她弄脏咱们府邸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便有两名谢府的小厮上前,朝沈妙言抬手,不阴不阳道:“请吧?”

    四周的夫人小姐们纷纷对她指指点点,毕竟在场的都是正室夫人,自然看不过妖妖娆娆的小妾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脸遍布寒意,正要愤怒离开,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:“本王倒要看看,谁敢将本王的人拖出府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众人急忙寻着声音看去,只见身着黑底绣暗金团龙纹锦袍的男人,正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他左脸戴着暗金雕花面具,即便置身众多男宾之中,也仍显得风姿卓绝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他在三步外站定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四哥!”沈妙言犹如找到主人的小奶猫,委屈地奔过去,蹭蹭。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本王在,别怕。”

    宠溺的语调,令在场众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这位寿王自打回京就冷着张脸,好像他们都欠他万把两银票似的。

    这般哄人的温柔语气,实在罕见。

    谢昭面色沉了沉,瞥了眼沈妙言,笑容依旧端丽美艳:“寿王这般给通房小妾脸面,是看不起我们谢家,还是看不起宣王府?”

    君天澜在面对谢昭时,声音陡然化为冰寒料峭:“宣王妃红口白牙污蔑本王,掌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抖了抖袍摆,在夜凛搬来的大椅上落座。

    众人窒息片刻,不可思议地盯向他,他刚刚说什么?!

    谢昭也有些呆住,这人在说什么?掌嘴?掌谁的嘴?

    她还没反应过来,添香身形一动,已至她跟前,扬起手,众人只闻得“啪”、“啪”两声,再定睛一看,打人的婢女已退至寿王身后。

    而宣王妃……

    那张艳丽绝伦的小脸上,一边儿五个指印,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,就红肿得老高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不禁陷入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谢昭颤抖地抬起手摸了摸脸,顿时爆发出一声惨叫,纤纤玉手指向君天澜,还未来得及说话,另一只手忽然被人握住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便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丹凤眼:“来人,扶王妃回后院休息。”

    那双眼直视着谢昭,眸子里的冰冷令她畏惧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发出半个字,一边流泪,一边任由几名侍女拉扯着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这才转向沈妙言,负手而立,声音婉转悠扬:“来者是客,无论是谢府还是宣王府,都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。小妙妙,刚刚让你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垂眼帘,朝他屈膝行了个礼:“是我不好,惹王妃娘娘生气。”

    尖锐的矛盾,在他们三言两语间化为乌有,众人看了场热闹,没记住旁的,只记住了寿王发脾气时特别可怕。

    而那个叫沈妙言的小姑娘,乃是寿王放在心尖尖上的宝贝,轻易招惹不得。

    庭院中正安静时,一名小厮连滚带爬地奔进来,老远就高喊出声:“公子迎亲回来啦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便有鞭炮声从大门外传进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君天澜对视一眼,从彼此眼中看到了腹黑的笑意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有妹纸问群号,4-3-1-1-4-9-4-0-4,这是粉丝验证群哦,加群截图粉丝值,满五百(学徒头衔及以上)会被拉入vip群~~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