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1章 叫拂衣给你做酱肘子吃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舒影本来正要抬步去喜堂,余光扫到这两人的表情,心中咯噔一下,莫非,这场婚礼要出乱子?

    他唤来萧城诀,不动声色地在他耳畔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萧城诀微微颔首,立即朝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谢府大门外,谢容景与新娘各执着红绸一端,喜婆扶着新娘,缓缓登上台阶,跨了火盆,沿着红毯朝府中走来。

    萧城诀赶过来,却见婚礼一切正常,并没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他心中纳罕,却不敢有丝毫懈怠,跟在那对新人附近,以确保两人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这场婚礼异常重要,乃是真正拉拢谢家的关键,容不得半点闪失。

    喜堂中挤满了看热闹的宾客,见新人进来,连忙鼓起掌。

    萧城诀跟进来,走到君舒影身边,微不可察地朝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君舒影靠坐在大椅上,望向对面高深莫测的君天澜,瞳眸微微眯起,是他看错了吗?

    当朝太尉萧战与兵部尚书谢和坐在高堂上,两人显然十分满意这桩儿女婚事,彼此说话,都以亲家自居。

    堂中喜气洋洋,谢容景同样满面春光,小心翼翼偏过头,悄悄看了眼新娘子。

    他还是少年时,就知道自己与萧家小姐有婚约。

    虽然她看起来总是气鼓鼓的模样,但他总觉她很单纯,喜欢君舒影不过是少女心作祟。

    等她嫁给了他,他一定将世上最好的东西都搜罗来送到她面前,到时候她就会喜欢他了。

    他面色微红,听见司仪高喊“一拜天地”时,便转向门外,郑重地准备拜下。

    然而刚转过身,忽然听见“噗通”一声,紧接着便是女子的哭泣。

    他猛地望向身边,他的新娘不知何故跌坐在地,哭得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是摔着了吗?

    他蹙眉,正要上前将她扶起,那人却一把掀开盖头,凤冠下的容颜姣好而陌生。

    满堂寂静。

    那姑娘朝谢容景跪下,哭得声嘶力竭:“谢公子,我家小姐对不起您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而君舒影一听到这话,便知道这场婚事,算是砸了。

    他抬眸盯向对面的君天澜,对方依旧淡漠,仿佛什么事都不值得他动容。

    在场宾客众多,身着喜服的姑娘一边哭一边道:“小姐昨天半夜走了,她说她不想嫁给您,呜呜呜,小姐也是可怜呢……谢公子,求求您,您放我家小姐走吧!”

    在场宾客皆都哗然,新娘子逃婚了?!

    饶是再如何喜欢萧阳,谢容景的脸色在此刻也不大好。

    萧战捋了捋胡须,笑道:“定是阳儿在跟容景开玩笑,那孩子,从小到大都爱捉弄人。城烨,还不带人去将你妹妹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在给两家台阶下。

    旁边的谢和冷哼了声。

    萧城烨走到那名哭哭啼啼的婢女跟前,冷声道:“她去了哪儿?”

    婢女被他的煞气吓得抖了抖,余光悄悄望了眼君天澜,强自鼓起勇气,轻声道:“小姐好像说,是去西郊的庄子……大公子,小姐实在不愿嫁,您就别勉强她了!小姐也是可怜之人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便要去抱萧城烨的腿,萧城烨一脚将她踹开,快速离开喜堂。

    出了这档子事,最没脸的是谢家。

    谢和不耐地喝了大口茶,若说起初对萧阳这儿媳妇的跋扈有两分不满,如今经过这档子事,已然演变为对萧家的八分不满。

    在场宾客谁也不敢多言,只默默等着萧城烨将人带回来。

    若能带回来,这场婚礼还能继续,也不算太伤两家和气。

    若带不回来……

    恐怕萧谢两家,将成仇敌矣!

    谢容景站在喜堂中央,只觉身上这红色刺目至极。

    他是顶天立地的男儿,也曾带兵去边塞剿杀敌寇保家卫国,年纪轻轻便已是战功赫赫,因此平日里多有贵女对他示好。

    可他将承诺看得重于泰山,念着有婚约在身,始终一门心思等着娶娇妻过门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妻子烦恼,身边甚至连个通房都没收。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垂在腿侧的手紧紧攥成拳头,他真恨不得从未有过这个荒谬的婚约!

    君天澜有一下没一下地拿茶盖轻抚茶面,哪个男人不爱面子,除非萧阳能够立即回来,对谢容景好好道歉,否则,这场婚礼绝对进行不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萧阳肯不肯道歉是一回事儿,萧城烨能不能找到她,又是另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他扫了眼仍旧跪坐在地哭哭啼啼的姑娘,眼底掠过冷笑。

    怪只怪萧阳为人刻薄狠戾,拿金瓜将这婢女的亲妹妹活活打死,这婢女暗自怀恨在心,哪怕拼了性命都想报仇,这才让钦原寻了契机,将她收买过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。

    外面安安静静,萧城烨仍旧没有将人带回来。

    谢和望了眼角落的滴漏,已经过了午时。

    萧战见他看时间,心中又惊又气,正要请他再等一等,谢和已经站起身,当众宣布:“萧家女任性妄为,罔顾婚约,将我儿玩弄于鼓掌之中,实在可恶!这场婚事,便作罢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愤愤离席。

    谢容景手脚冰凉,最后望了眼空无一人的庭院,低下头,跟着父亲离开。

    宾客们面面相觑,半晌后,纷纷望向上座的萧战,萧战早已气得浑身发抖,“好一个不孝女,好一个不孝女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喊了两句,猛地起身:“回府!”

    萧家人起身,俱都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其余宾客见他们走了,也都跟着散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慵懒地靠坐在大椅上,摸了摸下巴,斜挑的丹凤眼含笑盯着君天澜:“四皇兄好本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呷了口茶,无视他的话,牵了沈妙言的手:“肚子饿不饿?回府叫拂衣给你做酱肘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吃红烧肉!”

    沈妙言蹦蹦跳跳,跟着他出去。

    君舒影紧盯着两人的背影,双眸发红。

    他独自坐在空寂的喜堂内,下一瞬,所有桌案上的茶盏尽都诡异地迸裂开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恨萧谢联姻不成,还是恨那两人牵在一起的手。

    又过了良久,他周身的阴森煞气才缓缓褪下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摇开折扇朝前走,唇角噙着浅笑,仿佛又变回了神仙般的翩翩贵公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