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2章 将你藏在屋子里,日夜宠爱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与君天澜回到寿王府,用过午膳,她正要睡一会儿,拂衣进来禀报,说是二公主到了。

    她以为君怀瑾是来找君天澜的,因此蹭掉绣花鞋,正要躺到床上,珠帘外便响起清脆的声音:“沈姐姐,你快起来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身着鹅黄对襟锦袍的少女匆匆进来,一手背在腰后,一手持着把折扇,乌发高束,笑意盈盈,俨然是公子人如玉的模样。

    沈妙言瞧见她脸上的笑,心中先猜到了七八分,却还是含笑问道:“怀瑾这么高兴,可是有什么喜事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君怀瑾坐到床榻上,“唰”一声摇开折扇,漂亮的丹凤眼眯成了缝,“我心仪容景哥哥多年,无奈他有婚约在身,母后说强抢别人姻缘是不对的,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娶萧阳。可如今萧阳逃婚了,沈姐姐说,本小爷的姻缘,是不是要到了?!”

    “那你找我,所为何事?”沈妙言挑眉,“我又不能做主,将你嫁给你容景哥哥。”

    君怀瑾急忙收拢折扇,巴巴儿地瞅着她:“沈姐姐,你是皇兄跟前的红人儿,只要你劝皇兄去母后跟前进言,母后一定会同意将我嫁给容景哥哥的!”

    修长的眼睫遮住了瞳眸里的眼波流转,沈妙言轻笑两声,兀自放下帐幔:“你说的轻巧,你皇兄什么脾气,你又不是不知道,岂是我想劝就能劝动的……”

    君怀瑾见她要睡了,连忙脱了鞋跟着上床,双手按住沈妙言的双肩,满脸急色:“沈姐姐,我可是专程来求你帮我的!我还带了好些礼物呢!胭脂水粉,绫罗绸缎,都是宫里最好的!好姐姐,你便是为我说上几句好话,皇兄又不会吃了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她晃得头晕眼花,推开她的手,正色道:“那些俗物我可不稀罕!你若要我帮你,须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莫说一件,只要沈姐姐能让我嫁给容景哥哥,就是十件百件,我都依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起身来,认真道:“我虽未曾与你母后谋面,却也知道,她不喜欢我。将来我若被宣召进宫,她为难我的时候,你可得帮我。”

    君怀瑾的事她本来就准备插手,如今她自个儿求上门来了,倒是能让她送一份顺水人情。

    而君怀瑾闻言,长长松了口气:“我当是什么事……沈姐姐放心!”

    两人做了交易,君怀瑾正要离开,却见此时的沈妙言身着宽松的雪白丝绸中衣,一头乌发披散在腰间,肌肤白嫩,小脸未施粉黛,两汪眼眸盈盈如水,小嘴儿红润精致,实在是漂亮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而那中衣衣襟微微敞开,隐隐可见里面两只柔软的白兔。

    她看着,禁不住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沈妙言注意到这小姑娘眼里的狼光,愣了愣,下意识地拢了拢衣裳:“你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本小爷纵横镐京城多年,遇过无数美人,却未曾有过沈姐姐这般绝色。”

    美色当前,君怀瑾早将谢容景抛到脑后,跨坐到沈妙言腰间,拿扇柄轻佻地挑起她的下巴,丹凤眼中都是难以抑制的欢喜,“沈姐姐真美,我若是男子,定要将你藏在屋子里,日夜.宠爱,不叫旁人惦记!”

    此时寝屋外,君天澜正从长廊尽头走来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拂衣屈膝行了个礼,轻声道:“王爷,二公主正和小姐在里面说话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……沈姐姐,你便让我亲一亲吧!你这般粉雕玉琢的姑娘,便是慕情馆的花魁娘子也比不上呀!等我嫁了人就亲不成了,快让小爷亲一亲!”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十步开外,只瞧见帐中人影晃动,他的好妹妹,正按着妙言双肩,试图去亲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怎么,如今他不止要防外面的男人占妙妙便宜,还得防着自己的嫡亲妹妹?

    他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暗金雕花面具下的俊脸,一点一点,黑沉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从帐中摔了出来,君怀瑾跌坐在地,揉着摔疼的小屁股,不甘地抬头望向帐中暴怒的姑娘,怨道:“沈姐姐,你真是狠心!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颊红得厉害:“若有下次,就不止把你丢下床这般简单!”

    君怀瑾还要再说,君天澜大步上前,一把拧了她的耳朵,将她往外面拖。

    君怀瑾看清来人是君天澜,骇得要死,连忙求饶:“皇兄,我不是故意的!实在是嫂嫂太勾人了!”

    一声“嫂嫂”,叫君天澜周身的阴冷气息稍稍收敛了些,然而拧她耳朵的手却没有松开半分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床上,只听得外面庭院里传来几声嗷嗷惨叫,过了会儿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她脸蛋红红,却是如何都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大步进来,在床榻边落座,伸手替她拢了拢衣襟:“下次她再敢动手动脚,只管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着眼帘,正要说好,却清晰地感觉到,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胸前,为她拢衣裳的手也顿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走了一匹狼,又来一匹狼的意思?

    她连忙往床头退了退,拥住薄被:“刚刚怀瑾让我在你面前,帮她美言几句。我听着她的意思,是真的看上谢容景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“嗯”了声,“此事不能操之过急。一则未免被人怀疑,二则谢容景这次颜面扫地,想来对女人会产生些抵触情绪。若怀瑾再干出负他的事,恐怕谢家与咱们,也将成仇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非常赞同他的分析。

    寝屋中寂静了会儿。

    抱着被衾缩在床头的小姑娘只觉那人的目光越来越炽热,忍不住朝床角缩去:“我……我要睡觉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脱掉靴履,将帐幔放下,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还没想出拒绝的理由,男人已经掀开被子躺了下去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见她一动不动,他干脆伸出手,直接将她抱进怀中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又软又香,实在叫他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好想哭,为什么君家的人都是这幅德行!

    男人嗅着她的体香,极力克制住内心的**:“别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