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5章 顾钦原大放异彩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话音落地,众人一齐朝他看来。

    顾钦原笑吟吟盯着谢昭:“‘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’在下这些年深居简出,乃是为了日夜学习先人留下的典籍,以图更好地为国家效力。即便如今只是一介白身,王妃又怎知,在下将来不会飞黄腾达、拜相封侯?”

    一席话,叫谢昭哑口无言,全场更是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顾钦原静静注视着谢昭,她比小时候漂亮多了,身着王妃服制坐在那里,端庄美艳,气度出众。

    他发现,即便她做了其他男人的妻子,他也仍旧遏制不住,对她的渴望。

    想要在她面前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想要……占有她。

    他生怕露出端倪,只得垂下眼帘,装作平静喝茶。

    楼中正寂静时,一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忽然笑道:“顾二公子好志气!二公子既自诩满腹才华,可否容在下讨教一二?”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地张望那人,却听得身旁有小姐轻声道:“那位顾二公子,也太能说大话了!什么拜相封侯,那是能随口说出来的?如今可好,叫翰林院撰修给盯上,不丢脸才怪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吴大人满腹诗书,做出的诗在京中广为传颂,岂是顾二公子能比的!也不知这顾二公子是打哪儿冒出来的,若给顾家人知道他丢了顾家的脸面,怕是要倒霉的。”

    她们说着,便嗤嗤笑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也有不少人跟着哄笑,毕竟他们见识过吴勉的才华,可顾二公子从未在镐京城露过面,若他真有才,早该名声在外了!可见今日,这位顾二公子纯粹是来大放厥词的。

    满堂轻蔑的目光中,顾钦原声音平静:“吴大人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拿帕子擦了擦手,抬眸瞥向斜对面踌躇满志的吴勉,唇角勾起一道冷笑。

    吴勉拿扇子轻轻敲击掌心,笑容透着不怀好意:“敢问顾大人,每次镐京城的人在提及萧家与顾家时,为何总会将萧家排在前面?萧顾、萧顾,倒从未有人称过顾萧。”

    他是宣王党派的官吏,这问题问得极为刁钻,既当众暗示顾家不如萧家,又考验了顾钦原的反应与口才。

    众人自问自己是答不出来的,于是纷纷含笑望向顾钦原,等着看他出丑。

    须知,顾钦原此时代表的不仅是顾家脸面,更代表了寿王的脸面。

    若他回答不出来,那么出丑的除了顾家,还有寿王。

    君舒影余光落在君天澜侧脸上,他这位四皇兄无比淡定,正慢条斯理地品茶。

    唇角的笑容更热烈了些,他转向沈妙言,这小姑娘今日穿着件月白薄纱轻衫,下身系着条牡丹红十二幅长裙,发髻梳成了随云髻,非常娇嫩动人。

    指尖轻轻叩击起桌案,他忽然很想将她抱到怀中,看看她的身子,是不是比从前更加香软。

    吴勉盯紧了顾钦原,眼中满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他相信,顾钦原是回答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顾钦原喝完茶,将茶盏搁到桌案上,抚掌而笑:“譬如驴马,咱们平日里,不也常常称为驴马,而从不说马驴吗?这样的排序,大约同萧顾,是一个道理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以马比喻顾家,以驴比喻萧家。

    吴勉猛地攥紧手中折扇,盯着顾钦原的眼神,几乎要将他盯出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这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男人,倒是出乎他的意料!

    在场众人也纷纷惊讶,这位顾二公子,看着弱不禁风,才思竟然这般敏捷!

    谢陶喜不自胜,望着顾钦原的目光满含痴慕,沈妙言使了大力,才将她的脑袋扳正:“嫁给他之后,再在府中这样看他!如今这么多人,没得被人笑话!”

    谢陶双颊绯红,难掩欢喜。

    而吴勉一计不成,很快再生一计,指着顾钦原的小腹,笑道:“我常闻宰相肚里能撑船,若顾二公子做了宰相,这肚子里,是否能撑下船呢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巧妙,若顾钦原说撑得下,便显得不谦逊,若说撑不下,却又显得小肚鸡肠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宣王一派的人尽皆打起精神,等着看顾钦原的笑话。

    四周有女子轻声道:“这位顾二公子,刚刚或许只是碰巧才解了吴大人的局。这一次,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呢。吴大人乃翰林院撰修,才高八斗,岂是他一介白身能比的!”

    吴勉摇开折扇,笑容得意:“顾二公子这肚里,到底撑不撑得下船呢?”

    顾钦原端坐在四月的薄光里,身上穿的白色锦袍散发出白莹莹的光,双眸之中更是异彩纷呈:“我这肚子里空洞无物,然而像吴大人这般人物,却能容下数百个。吴大人说,我这肚子,能不能撑得下船呢?”

    他说完,吴勉的脸色唰得白了。

    这话回的实在巧妙,不仅暗示吴勉是小人,更将问题抛回给他。

    他说撑不下,更显得他是小人……

    若说撑得下,岂不是显得他白痴?!

    在座众人望着顾钦原的目光一变再变,这般应变能力,简直是天才!

    吴勉咬牙切齿无话可说,只得站起身,朝顾钦原作了个揖:“顾公子才华举世无双,吴某佩服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笑容淡淡,余光落在谢昭脸上,见她美艳的脸上同样盛满惊异,心中稍感熨帖,没再对吴勉穷追猛打。

    “顾公子之才,当真令人惊艳。”

    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,众人循声看去,只见萧家兄妹不知何时到的,正站在珠帘外。

    侍女急忙卷起珠帘,萧城诀摇着把玉骨折扇,笑意盈盈,令人如沐春风:“镐京城人才济济,却无一能及顾公子,在下钦佩。只是不知,顾公子棋艺又如何呢?可否陪在下对一盘棋?咱们不论输赢,只图个乐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是不论输赢,可在座之人都知道,这是萧城诀在为宣王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谢昭也盼着自家夫君长脸,知晓萧城诀才华出众,因此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她所有的神情变化,都被顾钦原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: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    棋盘很快被摆了出来,就在大厅正中央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入座。

    君舒影慵懒地靠坐在大椅上,无聊地把玩着一柄玉如意,声音轻慢:“皇兄认为,谁会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