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6章 珍珑棋局:顾钦原VS萧城诀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天澜饮了口酒,面色淡漠,完全无视他的话。

    君舒影目光落到角落,那小姑娘正在剥香蕉皮,南方进贡的大香蕉,橙黄饱满,口味香甜。

    他看见那张小小的、红润的嘴儿舔了舔香蕉肉,随即小口小口,认真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男人看来,这动作真是,相当诱惑……

    他正看得失神,下方猜先已经结束,判官高呼出声:“萧二公子执黑先行!”

    “承让了。”

    萧城诀笑得令人如沐春风,从棋篓里取了几枚黑棋握在掌心,慢条斯理地落子。

    落在了棋盘左下角。

    顾钦原执白棋,与其成对角之势,落在右上方。

    早有侍女搬来四尺高的大围棋盘靠立在墙壁,那棋盘与棋子间有磁性,因此即便棋盘竖立也仍然可以对弈。

    她们按着中间那两人的对弈步骤,一颗一颗将黑白棋子摆在大棋盘上,以便众人能清晰地观赏到每一步棋路。

    萧城诀棋路偏攻,大刀阔斧地在三百一十九道棋线上开疆拓土,除却中间的大片空白,其余四方皆落有黑子,像是镇守一方的黑龙。

    顾钦原则偏向守局,然而对方并没有给他守局的机会,右下方的七枚白棋被围攻得零零落落,似乎已然成了弃子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议论不绝,吴勉轻声道:“我曾与萧二公子对弈过,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就被杀得片甲不留。二公子的棋艺,恐怕在大周国无人能出其右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殿阁大学士同样颔首,“萧二公子棋艺卓绝,我听闻,他十五岁时,在广寿寺曾同时与棋社六名大国手对弈,直将对方逼得无路可退。自那一局后,六名大国手同时宣布退出棋坛,从此销声匿迹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顾二公子虽然才思敏锐,却不该与萧公子比试围棋,可惜了!”

    众人皆都摇首,显然并不看好顾钦原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完香蕉,抬起头,只见黑棋已经在右上角缠上白子,似乎是想将顾钦原的白棋逼死在这一角。

    她虽不善长下棋,可经常观摩四哥与府中幕僚对弈,也曾见识过顾钦原的棋路,因此看棋时比旁人更通透些。

    眼前这局,棋盘中间大片空白,黑白两势只分布在四周一圈,细细观摩,倒是叫她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张上古棋谱……

    演武图。

    棋路看上去简单粗略,实则气象万千、包罗万象,乃是有名的珍珑棋局之一。

    她惊异地盯着场中两人,他们面容沉静,并不被四周的议论声所打扰。

    她知晓这两人各为其主,今日都是拼着赢棋而来,自然是使出了浑身解数,却不知这两人竟有如此本事,将一局演武图如此活灵活现地重现世间。

    旁边谢陶轻呼一声,她连忙抬眸望向大棋盘,只见右上方的白子已然杀出重围,不止如此,竟然还救活了下方的七枚弃子,与其连成一片,成大龙之势。

    众人皆都讶异出声,不可思议的目光在顾钦原身上扫了一遍又一遍,这个男人素日里从不曾露面于人前,人人只道顾二公子体弱多病、命不久矣,却不知他岂止是天才,分明是鬼才!

    萧城诀摩挲了会儿下巴,抬眸朝顾钦原微微一笑,继续落子。

    上座的谢昭不悦皱眉,她看不懂棋局,她只知道顾钦原不过是个病秧子,萧城诀怎么回事,竟然连一个病秧子都解决不了!

    她颇为烦躁地盯向谢陶,原以为这小贱人会嫁个无用之人,可如今看来,顾钦原分明惊才绝艳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!

    鸦羽般的眼睫遮掩了眼底的暗芒,顾钦原,顾钦原,顾钦原……

    棋盘上的战斗已然蔓延至左下角,顾钦原的白棋在那里被黑子围攻,一逃再逃,黑棋紧随其右,将其一断再断。

    两条棋路像是两头并行的野兽,以蓬勃凶猛的搏杀之势,厮杀向棋盘正中央。

    白棋屡屡被黑棋断开,可棋盘上所有看似无用的弃子竟然同时发挥作用,白棋首尾相连,如蛟龙入海,已然势不可挡!

    在场众人屏息凝神,盯紧了墙壁上的大棋盘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,唯恐打断这两人的思考。

    此时,在座之人早将输赢抛到脑后,尽都沉浸于这精妙绝伦的棋局之中。

    自然也有人认出,这局棋乃是重现上古时期的演武图棋谱,可棋谱终究只是棋谱,哪比得上如今黑白两方活灵活现厮杀这般精彩!

    黑棋所有的出路,都被封死。

    萧城诀捻着一枚棋,额角早已沁出细密的汗珠,顺着下巴滴落在棋盘上。

    他沉吟良久,忽然将那枚棋子丢进棋篓,起身朝顾钦原拱手:“顾兄棋艺无双,在下认输!”

    顾钦原站起身,面容淡漠地朝他拱了拱手:“承让。”

    没人看见,斗篷的遮掩下,他的后背早已沁出大片冷汗。

    二楼寂静半晌,掌声如雷。

    他们不止是为赢家喝彩,更是为今日这场无与伦比的对弈叫绝。

    君舒影抚弄着玉如意,笑容绝艳:“本王听闻,曾有一位姓顾的大才子,在楚国名望极高,被楚皇请出山后,官拜正三品承议郎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举座皆惊。

    吴勉震惊道:“殿下说的,可是那位顾钦原,素有惊才绝艳之称的顾先生?!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君舒影目光颇有深意地扫过顾钦原的面容,“本王似乎听闻,顾二公子的名讳,正是‘钦原’二字?不知与楚国那位,可有什么渊源?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微眯起,君舒影这是在利用顾钦原曾经在楚国做官的事,为难他吗?

    怪不得四哥不急着恢复容貌,原是为了少些麻烦。

    顾钦原站在中央,声音清淡:“顾钦原便是在下,在下便是顾钦原。古语云,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在下这些年并非长居府中,而是游历八方,学习诸国治国之道,以期返回大周后,能为江山社稷出力。宣王对此,是有何不满吗?”

    君舒影将玉如意递给旁边侍从,笑容透出意味深长:“顾先生多虑了,本王十分赞赏先生这种求知精神。赏。”

    侍从将那柄玉如意送到顾钦原跟前,他接过,朝君舒影作了个揖,这才回到座位。

    一场斗智落下帷幕,在座之人尽皆意犹未尽,暗道有生之年,恐怕再难见今日盛会。

    端坐在下方的萧城烨看见弟弟败了,紧捏住手中杯盏,眉宇间的刀疤衬得他形容威武冷硬:“久闻寿王双腿痊愈前,功夫绝顶,不知在下可否讨教一二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