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8章 大周皇族的爱,向来霸道残酷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悄悄回头,只见众人跪伏在地,唯有君舒影一人临风而立。

    他在对她微笑。

    那张绝艳出尘的面庞上,斜挑的丹凤眼美到极致,却也危险到极致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心无法抑制地颤了颤,连忙躲到君天澜怀中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吗?他发现是她在捣鬼?!

    君舒影目送他们离开,唇角的弧度越发艳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萧阳这档子破事,宴会终究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谢昭作为女主人,亲自送宾客们出门,谢陶缠着顾钦原正要离开,却被她叫住:“顾公子、妹妹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谢陶脸色唰一下白了。

    顾钦原转身,只见众多衣着锦绣的侍女,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她款步而来。

    她今日穿了件朱红洒金广袖湘罗裙,云鬓高耸,容姿绝世:“顾公子今日才华出众,昭儿佩服。”

    此时阳光透过几丛绿竹,从长廊一侧倾洒进来,她站在光中,盈盈而笑的模样晃花了顾钦原的眼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,多年前那个风雪凛冽的冬夜。

    眼前这张漂亮明艳的容颜、窈窕玲珑的身姿,与那夜苍白瘦弱的小姑娘逐渐重合……

    顾钦原眼底复杂,眼前的女人,既是他心仪之人,更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“顾公子?”

    谢昭唤了声。

    她清晰地将他脸上的异色尽皆收入眼底,心底冷笑了下,面上却依旧维持着端庄得宜的表情,满眼都是关切。

    顾钦原回过神,朝她拱了拱手:“宣王妃。”

    谢昭从身旁侍女手中接过一盒点心,亲自送到他手中:“这是宣王府的一点心意,每位客人都会得到一份。顾公子若是喜欢这味道,昭儿再叫小厨房做了,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她的态度亲切温婉,唇角噙着柔和的微笑,仿佛是最善良的仙子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妃美意……告辞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用余光扫了她一眼,顿了顿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谢陶跟在他身后,满脸愁绪地回头望向谢昭,就看见她恶毒的笑脸。

    瘦弱的小姑娘身子抖了抖,紧忙朝前小跑几步,去追顾钦原。

    旁边有侍女好奇问道:“娘娘,您为何要对那位顾公子如此青眼有加?他不是咱们王爷的仇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作为女人,就该懂得处处留情……将来,或许会有一线用处。”

    谢昭声音淡漠,抬起精致的下巴,脖颈修长白皙,仿佛最骄矜的天鹅。

    那侍女连忙称是,目光在触及到不远处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时,轻声道:“娘娘,王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面无表情地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谢昭抬手,示意周围婢女都退下。

    她迎上去,满脸关切:“王爷,您说借着今日这场宴会,重提萧谢联姻,可如今都被萧阳搞砸了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她怨恨萧阳不知廉耻惦记自己的夫君,所以恨不得在君舒影面前,多多抹黑萧阳。

    可她不提还好,一提,君舒影脑海中就不受控制地想起,沈妙言故意撞到他身上,却只是为了破坏他的筹谋。

    薄唇的笑容冷漠刻骨,他一把将谢昭按到扶栏上,不顾她的低呼,粗暴地撕开她的裙子,以发泄怒火的形式将她占有。

    女人两只纤细的手腕,被他一手牢牢握在半空,另一手从前方掐住她的脖颈,迫使她抬起上身,整个人扭曲成诡异的弧度。

    令人羞耻的撞击声不停传出,伴着女人痛苦而隐忍的闷叫。

    君舒影紧盯着廊外的荷塘,双眼早已通红。

    君天澜有什么好,凭什么值得她那般相助?她明知他与君天澜之间必有一败,为何就如此迫不及待地想将他推进深渊?!

    从小到大,只要是他想得到的东西,就没有得不到的。

    包括皇位,包括女人!

    身下的动作粗鲁而霸道,他无视谢昭的哭喊求饶,脑海中只剩一个疯狂的念头:将沈妙言夺过来,不惜一切手段……

    哪怕用铁链将她囚禁在身边,哪怕她会恨他,他都无法再容忍,她为了君天澜与他针锋相对!

    大周皇族的爱,向来霸道而残酷。

    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,在尝过爱而不得的滋味儿后,终有化身成魔的那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寿王府,东流院,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乖坐在软榻上,君天澜拿着冰袋帮她敷脸。

    她揪着衣角,声音极轻:“四哥,萧阳力气小,这巴掌一点都不疼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语。

    就算小丫头不去撞君舒影,他也能有办法让谢容景拒绝萧阳,这姑娘,怎的行事如此急躁?

    眉尖微不可察地蹙起,他收起冰袋,低沉的声音透出不悦:“不可再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笑容娇俏:“如今萧谢两家的关系算是陷入了冰点,这下可好玩儿了!四哥,你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的话逗笑,在软榻上落座,将她拥入怀中,细细凝视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非常娇嫩白润,挨了一巴掌的脸蛋,看起来仍旧红红的。

    他亲了亲那处:“我会安排好接下来的一切,妙妙只管看戏就好。”

    漆黑的睫毛遮住了凤眸里的黑暗,他不止会彻底毁掉萧谢两家的交情,还会彻底毁掉萧阳。

    谁叫她,动了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嗅着萦绕周身的淡淡山水香,敏锐地察觉到,一股凛冽而危险的气息,正从他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安地扭了扭身子,仰头望向他的脸,正对上男人来不及收回的残酷眸光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。

    然而凤眸中的残酷只是一掠而过,很快又恢复成宠溺温柔的模样: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便只当什么都没有看见,声音欢快:“红烧肉,酱肘子!”

    说着,跨坐到他的腰间,摘下他脸上的暗金雕花面具,捧了他的脸,仔细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白清觉每日都派小厮给王府送药膏,敷了这些时日,皮肉翻开的可怖伤口早已恢复平整,只是还残留有不少纵横交错的红痕。

    她跳下软榻,拧了湿帕将他脸上的药露擦干净:“四哥别动,我帮你换药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了药罐过来,挑了满满一木勺,踮起脚尖,小心翼翼涂抹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只能看见,女孩儿鼓鼓的胸口在自己眼前晃荡。

    虽不是波涛汹涌,却也蔚为可观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拿药勺涂着涂着,忽然听见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今天钦原与吴勉的对话,是根据《世说新语》里的两段改编来的,它是记录魏晋名士的逸闻轶事和玄言清谈的一本书。

    文里顾萧对弈时的“演武图”,还有“千层宝阁“、日本古代的“十厄势“,都属于珍珑棋局。写对弈那一章,菜花了一整个下午,哭唧唧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