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9章 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秦楼楚馆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公公约莫四十多岁,生得白白净净、慈眉善目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对他,态度多了几分恭敬,朝他拱了拱手:“有劳福公公转告父皇,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他朝台阶下方走了几步,忽然又转过身,认真道:“父皇这些年身子不好,我未能在他身边尽孝,深感愧疚。听闻父皇常常整夜咳嗽,我回去熬些枇杷冰糖雪梨水,晚上给父皇送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福公公的视线中,撩起袍摆,认真地朝乾元宫跪下磕了个头,声如洪钟:“儿臣愿父皇福寿安康,江山永固!”

    福公公吓了一跳,连忙走下台阶,亲自将他扶起来:“王爷的心意,皇上领了!快快请起!”

    说着,悄悄地细看君天澜,但见他低垂着微红的双目,似是哽咽了声,才转过身,落寞离去。

    他甩了甩拂尘,对君天澜的背影看了良久,摇头叹息一声,转身折回了乾元宫。

    一旁刘喜满脸狐疑,盯着君天澜看了会儿,最后点点头,觉得这位爷是真的在为失了圣心而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出了皇宫,刘喜坐进轿辇,君天澜跨上疾风,目视前方,缓缓抬起眼帘。

    那深沉漆黑的凤眸中,哪里有什么悲伤,分明是和平常一般的冷漠内敛。

    寿王府,东流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用过早膳,便坐在屋檐下,一边吃点心一边看几个小丫鬟踢毽子玩儿。

    正觉着无趣时,添香捧着张请柬过来,笑嘻嘻道:“小姐,端王殿下明儿过寿,请主子和您去他府上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端王?”沈妙言挑眉,想起那位绿葱皇子,不禁暗自撇嘴。

    “不只请了殿下和您,镐京城世家里的年轻公子小姐,都请了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请柬,翻看了会儿,便让她好好收起来。

    四月的阳光温暖舒适,她将脑袋靠在廊柱上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得迷迷糊糊,却察觉到有人将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就发现君天澜坐在大椅上,自己被他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她连忙望了望四周,见周围无人,才松了口气,嗔怪道:“光天化日,四哥太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君天澜捏了捏她的脸蛋,“我不在的时候,府中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尽管刚进王府时,就已经被顾明告知府中发生了哪些事,可他还是想听他的小姑娘轻言软语地再跟他说一遍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感觉,就像是新婚的小娘子在向夫君禀报家中事宜,他听着心里舒坦。

    沈妙言便没顾被他搂抱的姿势,软声道:“明儿端王殿下做寿,请咱们过去吃酒。四哥要去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,亲了亲她的手背,“自是要去。”

    他刚回镐京城时,这位同父异母的二哥,是第一个来拜访他的人。

    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。

    这份情,他领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笑嘻嘻地蹭了蹭他的胸膛,“那我又可以跟阿陶玩了!”

    翌日,端王府门前早已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君无极虽然行事荒唐,常常被朝中老臣参奏,可在年轻一辈中却人缘极好,无论是谁都能说上几句话,因此今日前来捧场的人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因为天气好,所以宴会是在露天花园办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跨进园子,触目所及最多的是莺莺燕燕。

    环肥燕瘦,春红柳绿,脂粉飘香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秦楼楚馆……

    见寿王爷过来,在场的人纷纷行礼:“给寿王请安!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随意挑了个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君无极今日穿了件崭新的墨绿绘四爪金龙纹锦袍,春风满面地坐在了君天澜身边:“四弟第一次来我府中,我给你介绍嫂子们认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拍了拍巴掌。

    立即有四名美貌女子袅袅娜娜地走过来,娇声行礼:“见过寿王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兄府上的四位侧妃,漂亮吧?”君无极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君天澜没看她们,出于礼貌,点点头。

    四名侧妃退下后,又有十二名身姿窈窕的美人迈着莲步过来请安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兄的十二名侍妾,来自大周各个郡,每人都会一手绝活儿。”君无极俨然是展览珍惜藏品的架势,“柳美人擅长画画儿,香美人擅长作诗,林美人擅长吹箫……咳咳,说起这个吹箫,那可不是普通的吹箫。四弟啊,你可不知道,这女人在春帐中,那张小嘴儿——”

    他正说到兴头上,君天澜周身气息霎时阴冷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位弟弟似乎不高兴了,他连忙闭嘴。

    沈妙言红着脸,一双眼睛只死死盯着自己的绣花鞋尖儿。

    君无极余光扫到这小姑娘,顿时恍然大悟,一拍大腿,道:“去,你去那边儿自己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唇瓣,见君天澜不反对,便立即跑了。

    君无极这才凑到君天澜旁边,压低声音道:“我上次送你的画本子,你可有好好看?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冷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君无极自讨没趣儿,挥挥手示意十二名侍妾下去,又紧接着过来二十四名美人,仪态万方地请安行礼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望了眼唾沫横飞的君无极,突然好忧心四哥被他带坏。

    正出神间,谢陶出现在她面前,声音清脆:“妙妙!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连忙拉了她的手,笑道:“你才到的?”

    谢陶点点头,小手朝湖边一指,娃娃脸上盛着些羞怯:“钦原哥哥在那里看风景,妙妙,你陪我过去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知晓她与顾钦原今年肯定要完婚,于是捏了把她的脸蛋,打趣她:“还没嫁过去,就这般急不可耐!丢死人了!”

    谢陶脸儿更红。

    两人正朝湖边走,却瞧见一位打扮艳丽的姑娘打湖畔走过,正要与顾钦原错身时,却忽然“哎呀”一声,扑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她死死抓着顾钦原的手臂,抬起盈盈泪眼,柔声道:“顾二公子,我的脚扭了,你能不能扶我去后院……”

    谢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萧阳?”沈妙言挑眉,这是演得哪出戏?

    顾钦原冷漠地低下头,瞥见萧阳整个人挂在他身上,声音发嗲:“啊,我的脚好疼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