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0章 该嫁哪一个呢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四周已经有人注意到湖畔边的动静了,纷纷对着萧阳与顾钦原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不远处,楼阁之上,白衣胜雪的贵公子端着杯葡萄酒,好整以暇地倚在扶栏边,凉悠悠的目光掠过粉裙少女,才落在湖畔那对男女身上,声音透出淡漠的慵懒:“成诀,如今,你也会使女人家的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萧成诀坐在桌边品茶,脸上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:“手段何分男女,有用就行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唇角噙起浅笑,呷了口美酒,目光迷离,也不知到底在看哪里。

    眼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萧阳还在与顾钦原拉扯不清。

    准确地说,是她独自在拉扯顾钦原,说的话已经从送她去后院,变成要他对她负责:“……你碰了我的身子,就要对我负责!这么多人都看到了,你还要抵赖不成?!顾钦原,姑奶奶我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,你必须娶我,否则就是和我萧阳过不去,和萧家过不去,和我贵妃姑姑过不去!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来劲儿,目光扫向周围的人:“你们都看到了,我跟这位顾家二少爷,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他必须娶我!哪怕要上金銮殿对峙,我萧阳也是占理的!还有你,谢小哑巴,我告诉你,顾钦原必须先娶我,你要进门,只能做小,你听见没有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论镐京城最不要脸女人排名,这位萧家大小姐,真真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名……

    谢陶则气得小脸通红,捏紧了拳头,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曼妙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顾二公子,你尚还未娶我妹妹,便做出如此有辱门楣之事,实在是令本妃失望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落地,围观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,谢昭身着锦衣华服,头戴珠翠,在侍女们的簇拥下款步而来:“你既与萧家小姐攀扯不清,今晚我便回谢府,回禀爹娘,让你与妹妹的婚事作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动,原以为这事儿不过是萧阳胡闹,如今谢昭竟然也出了面……

    言语之间,似是想解除顾钦原与谢陶的婚事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芒针在背。

    回过头,只见一座朱红小楼被草木掩映,白衣胜雪的美貌男人慵懒地倚在扶栏边,看起来高高在上,贵不可言……

    不过刹那,她便明白了今日这场局。

    想来,是阿陶与顾钦原的联姻,谢家与寿王府的联盟,碍了某人的眼。

    她竖起手掌挡住唇瓣,对谢陶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谢陶连忙点头,随即朝萧阳冲过去。

    她速度极快,萧阳还没反应过来,尖叫一声,竟被她大力推进湖中!

    然而她也不是吃素的,掉下去前死死拽住谢陶的衣袖,将谢陶也给拽下了水!

    萧阳这次是卯足了力气,奔着顾钦原过来的,她二哥发了话,若是拿不下顾钦原,这辈子都甭想嫁人。

    所以面对谢陶的阻挠,她真真是拿命去拼,在水中一边挣扎一边抓挠对方:“小贱人!顾钦原碰了我就是我的男人,你他.妈算哪根葱!让你做小就不错了还敢叽叽歪歪,姑奶奶弄死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满头黑线,萧阳当真是脸都不要了,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,哪里是世家小姐,分明是市井泼妇……

    然而当务之急是破局,她慌慌朝人群中望去,君天澜接收到她的目光,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朝暗处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夜凛、夜寒及其他三名寿王府暗卫,毫不犹豫地跳下水。

    一名女暗卫将谢陶捞上来,沈妙言立即脱了外套给她披上。

    萧阳的待遇就不行了,四个大男人粗手粗脚地将她从水里拖上来,举止之间,或多或少都碰到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浑身都湿透了,等侍女们捧来干净衣裳时,身子已经被人差不多看光了。

    她哆嗦了下嘴唇,还想继续攀咬顾钦原,沈妙言忽然歪过头,满脸无奈:“这下可好了,萧小姐被这么多男人碰过身子,该嫁哪一个呢?”

    萧阳呆呆望向夜凛等人,半晌后,突然哇一声哭了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自然知道萧阳是什么德行,因此谁也不同情她,看过戏便散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谢陶扶起来,正想让顾钦原送她去后院换身干净衣裳,就瞧见顾钦原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冷声道:“顾先生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顾钦原顿住步子,声音冷淡:“她自己蠢得掉进湖里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说罢,连一眼都不曾看谢陶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凉了大半,扶着谢陶的手忍不住地收紧。

    谢陶打了个喷嚏,却是毫不在意:“妙妙,我们去换衣裳吧!”

    谢昭心中大快,笑吟吟地走过来,背对着人时,那张艳美的面庞才变成洋洋得意:“妹妹嫁人之后的日子,怕是好不到哪里去呢,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两人没搭理她,径直朝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朱楼上,君舒影饮尽杯中酒水,面容笼在阴影里,令人看不清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他抬步,下了楼。

    端王府的侍女领着谢陶去厢房换衣裳,沈妙言便站在庭院里,默默等她出来,心中认真思忖着,阿陶嫁给顾钦原,到底对不对。

    没等她思忖个结果出来,阵风掠过,她便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端王府,某座废弃的院子外。

    沈妙言后背重重撞上院墙,疼得龇牙咧嘴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人恶狠狠掐住脖颈,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宛如碎玉敲冰般动听,却又夹杂了几分咬牙切齿:“小妙妙,别再跟我作对!”

    即便萧成诀的计谋最终还是会被破坏,他也不希望,破局之人是沈妙言。

    谁都行,就她不行!

    他的力道大得可怕,沈妙言的脚尖逐渐脱离地面,被他高高举在半空中,手脚无力地扑腾,张开嘴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若是听懂我的话,就点头。”

    然而小姑娘的脖颈被大掌掐住,就算想点头,也点不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她的粉脸越涨越红,君舒影瞳眸一眯,猛地将她砸向废弃的庭院。

    庭院地面,是由坚硬的白石板铺就。

    小姑娘重重撞击到石板上,激起大片灰尘。

    她痛得整个人都扭曲了,听见背后传来缓慢而清冷的脚步声,哆哆嗦嗦地缩成一团,声音嘶哑,发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妙妙:四哥不老实,今晚不给亲!

    四哥:嗯,我不亲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妙妙(揉腰):我有一句mmp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