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1章 我来了,不会再有人欺负你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舒影缓步走到她背后,丹凤眼冷冷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她很害怕,甚至怕的手脚并用,哭着朝前面爬去。

    骨子里的嗜血与残暴尽皆被激发出来,他忽然很想看看,他的小妙妙,能为君天澜做到哪个份上。

    他不紧不慢地跟着她,周身是极致的冰冷,垂落在后背的长发无风自舞,像是成魔前的征兆。

    沈妙言爬了一会儿,便痛得再也动不了,她觉得她浑身的骨架都要散了,五脏六腑都在生疼,大约是要死了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抬起锦靴,踩上她的脊背,声音听起来似乎还含了几分笑意:“小妙妙,只要你发誓,再也不帮他,我就放过你。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脚下的力量逐渐加重。

    小姑娘疼得龇牙咧嘴,双手紧紧抠进石板的缝隙,眼泪大颗大颗掉落在地,却倔强地不肯发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看起来绝艳出尘、一身风流,却分明是披着神仙皮的魔鬼!

    君舒影瞳眸再度眯了眯,重重地碾压起她的脊骨。

    沈妙言后背的骨头都快要被他碾碎,抠进地板的指甲早已折断见血,终于按捺不住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,一声接着一声,伴随着男人的低笑。

    “小妙妙,我只要你一个承诺。说!”

    男人脚下力量再度加重,丹凤眼中盛着无边无际的清寒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头发早被冷汗打湿,小脸深深埋在地面,浑身轻颤着,惨叫声却忽然停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居高临下,正打量她时,脚下的小姑娘忽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像是寒风掠过黑暗冰原,将丝丝缕缕的积雪吹拂向天空,轻盈……

    诡异。

    君舒影瞳眸骤缩,下一瞬,强大的力量从沈妙言身上爆发出来,他被迫退后两步,只见女孩儿一跃而起,笑得狰狞,身形化作道道残影,野兽般直扑向他!

    君舒影架住她血淋淋的利爪,目光在触及到她赤红色的瞳眸时,怔了怔,出神的刹那,她的手恶狠狠地从他胸口抓过。

    五条深可见骨的伤口,立即出现在他胸前。

    血液喷薄而出,染红了白衣。

    君舒影震惊地低头,女孩儿的利爪落在他的心口上,毫不犹豫地挖向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时,凌厉的长剑穿破空气,直朝沈妙言刺去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君舒影没有丝毫犹豫,纵身将发狂的小姑娘紧紧搂抱在怀中,那柄利剑深深扎进他的后背,血液从他的唇角淌落,直滴在沈妙言的发顶。

    她不停地嘶吼挣扎,像是失去意识的野兽。

    萧城烨箭步冲过来,满脸震惊:“殿下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沈妙言猛地挣开桎梏,发疯般还要去杀君舒影。

    萧城烨双手拔下腰间两柄匕首,俊脸黑沉,径直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君舒影站在原地,捂着胸口,面色苍白地望着与萧城烨战斗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那日宣王府里,这小姑娘徒手抱起半人高的黄铜鼎砸门。

    是后天习得这般刁钻诡异的功夫,还是天生的怪力?

    偌大而荒芜的庭院中,纤细的小姑娘仅凭着血液中燃烧的战斗本能,与萧城烨厮杀。

    失去理智的人,与其说是人,不如说是野兽。

    而野兽,不是身经百战的猎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过十几个回合,萧城烨的匕首便深深扎进她的手掌心,将她牢牢钉在一处凸起的井盖上。

    小姑娘似是感觉不到疼痛,只是咧着嘴笑。

    血液染红了她的一口白牙,从唇角汨汨流下来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饶是见惯了生死与鲜血的萧城烨,都忍不住地皱眉,而这一晃神的功夫,小姑娘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,将他恶狠狠踹了出去,

    力道之大,让他连着退了数十步,才堪堪站稳身形。

    他杀心顿起,不顾君舒影的呵止,大步奔向井盖。

    还没靠近,一股强劲的力道陡然扫过来,黑色残影出手极狠,一拳打在萧城烨的面颊上,将他打得倒飞着撞到院墙上,发出“轰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君天澜立即回转身,视线扫过浑身是血的小姑娘,最后落在她的右手掌上,只见一柄匕首穿透手掌,将她血淋淋地钉在井盖上。

    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他拧眉,正要接近沈妙言,对方却将他视为仇寇,左手猛地拔出那柄匕首,手腕转动,毫不犹豫刺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,匕首“哐当”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将她抱在怀中,不顾她的挣扎,只是死死抱紧她,用大掌轻轻抚摸她的脑袋,温柔地轻哄: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妙妙,不要害怕,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眸仍旧赤红,嘴里不知在叫喊什么,手脚并用地要挣开他。

    可她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,干脆低头咬住君天澜的手臂,狠狠地咬,像是要将这条手臂都咬下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任由她撕咬,仍旧不肯松手,大掌还在轻抚她的发心,呢喃低语:“妙妙,我来了,不会再有人欺负你……我会保护你,妙妙,我会保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厌其烦地重复这些话。

    君舒影吐出大口污血,双目眨也不眨地盯紧了两人,心中的疑虑一重盖过一重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并不是问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察觉到咬着手臂的力道渐渐松弛,君天澜才停住轻抚的动作,将沈妙言的小脸捧起来,小姑娘双眼紧闭,已经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他将她打横抱起,眸光冷漠地盯向君舒影:“今日之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会传出去。”君舒影冷声。

    一开口,嘴中乌黑的血液便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从不知,小妙妙竟会有这样的一面……

    父皇正愁找不到君天澜的把柄,若是传到他耳中,小妙妙处境危矣。

    君天澜抱着沈妙言离开之后,他终于支撑不住,单膝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萧城烨满身狼狈,急奔过来将他扶起:“殿下!是否传令,将那女人拿下?”

    君舒影偏头,狠狠剜了他一眼,声音冰冷:“这里发生的事,若敢传出去半个字,休怪本王不顾念表兄弟情分!”

    萧城烨立即垂眸应是。

    君舒影被他搀扶着,一边往外走,一边吩咐:“命人把这儿收拾了,别叫人发现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的伤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