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4章 你又不是金元宝,怎能让所有人都喜欢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长随拎着竹篮跑出去,绕过几道长廊,正好碰见出来散步的谢昭。

    府中从未有过这样可爱的狗儿,谢昭只一眼便喜欢上了,旁边玉晴笑道:“这定是王爷怕娘娘在府中闷得慌,特地为娘娘寻来的!”

    谢昭想起君舒影那副神仙般绝艳出尘的姿态,很快将他是如何折磨她的事情抛到脑后,只想着王爷兴许是开窍了,知道心疼自己了,于是亲手抱起小奶狗,欢喜地回了后院。

    长随目瞪口呆,挠挠头,没再管这茬子事。

    书房中,萧成诀亲自给君舒影倒了杯茶:“寿王的手都伸到朝堂上了,殿下怎的还有空惦记女人?”

    君舒影面色冷淡。

    萧成诀望了他一眼,笑道:“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殿下如此,寿王亦然。寿王与薛家小姐约有婚姻,殿下说,若那薛宝璋知道寿王如此宠幸沈妙言,这桩联姻,是否还能继续?”

    “你要拉拢薛家?”

    “薛家在朝中经营多年,薛相爷门生遍布天下,薛远才华横溢,年纪轻轻便官拜大理寺少卿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。”萧成诀笑容越发温和,“若殿下在薛家与寿王府中间插上一脚,凭借殿下的魅力,拿下薛宝璋,岂在话下?更何况,多年前,殿下与薛宝璋——”

    “成诀。”

    萧成诀的话被打断,只是笑了笑,未再多言。

    眼见着临近端午,君天澜坐在檐下,一边品茶,一边望着沈妙言与三只小狼崽在庭院里追逐。

    他们混熟了,小狼崽子天天追着沈妙言跑,给小姑娘带来了许多快乐,已经渐渐从那场疯狂战斗的阴影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跑了小半个时辰,沈妙言气喘吁吁地蹦到君天澜跟前,端起他喝了一半的茶,咕噜噜喝光,笑容娇俏动人:“四哥,刚刚毛毛咬了小灰,我说不许咬,他就乖乖不咬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给三头小狼取了名字,小灰便是那头灰毛狼,毛毛头顶长了撮灰毛,身上其余地方都是白毛。雪团子是头小母狼,浑身雪白雪白,看起来最漂亮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拉到跟前,拿帕子帮她擦去脸上的汗珠,声音低沉淡漠:“狼最有灵性,妙妙经常训练它们,它们就能听懂你发出的指令。等它们长大,会很忠诚地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开心不已,目光又很快落到那张暗金雕花面具上,好奇问道:“四哥脸上的伤有没有痊愈呀?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帕子放到旁边,薄唇抿出淡淡的弧度。

    沈妙言眼中惊喜更盛,连忙揭掉那张面具,只见左脸肌肤细腻偏白,竟是半点儿伤疤都没留下!

    他今日穿了件绣暗金竹叶纹的墨色锦袍,面容冷峻而精致,凤眸斜挑着,透出凛贵与俊美,似是因为经历的事情多了,此时周身的气势,比从前更加威仪赫赫。

    真龙天子的霸道,在此时已崭露头角。

    沈妙言情不自禁地捧住他的脸,赞道:“姐夫的医术太厉害了!四哥,这下子,看还有谁敢嘲笑你毁容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抱到怀中,凝视她良久,忽然含住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容貌这东西,于他而言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可若是这副容貌能取悦他心爱的女孩儿,那么他愿意在上面多花些功夫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之下,沈妙言被他亲的很不好意思,连忙抬袖想遮住脸,他辗转在她的唇瓣上:“侍女都打发走了,放心。”

    她这才羞答答地放下大袖,脸儿红红地回应起他的索.吻。

    三头小狼崽蹬蹬蹬跑过来,排排坐摇尾巴,一齐歪脑袋盯着两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,余光瞥见那三只小狼,顿时羞赧不已,使劲儿将君天澜推开:“四哥!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厉的目光落在三只狼崽子身上,那目光压迫性十足,小狼们打了个哆嗦,灰溜溜跑了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继续吃沈妙言的小嘴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眨巴眨巴眼睛,所有的拒绝都被男人堵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端午即将到来,沈妙言得了几套新衣裳,都是镐京城里最时兴的款式。

    她一一试过,拂衣帮她挑了套宝石蓝纱裙,笑道:“明日宫宴,小姐穿这套去,又不会太过隆重,又不会显得太素,正合适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镜子前,左右看了看,宝石蓝将肌肤衬得雪白,加了层罩纱让人平添几分神秘,她瞧着十分喜欢,因此道:“那便穿这套好了,配首饰盒里那根蓝宝石发钗,想来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拂衣笑着应是,将衣裳都收好,这才退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站在寝屋里,盯着青铜镜中的少女,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她没料到,四哥会突然提出带她去参加宫宴。

    是打算领她去见顾皇后吗?

    顾皇后会不会不喜欢她?

    如果顾皇后不喜欢她,四哥还会坚持娶她吗?毕竟她是四哥的生母……

    除了顾皇后,明天还会见着大周的皇帝吧?他对四哥那么狠,又会怎么对待自己呢?

    她攥住裙摆,蹙起眉尖,难掩忧心忡忡之色。

    直到夜里熄灯就寝,她仍旧在想明日进宫的事。

    君天澜抱着她,察觉到她在走神,低头看她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很多很多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了抿小嘴,据实以告:“如果顾皇后不喜欢我,四哥还会娶我吗?她看中的媳妇儿是薛宝璋,我到她面前,恐怕就是碍她眼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从被窝中捧起她的脸儿,月光下,小姑娘双眸黯淡,可见她对明日进宫一点信心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亲了亲她的额头,又轻轻抚摸她的后背:“你又不是金元宝,哪里能让所有人都喜欢?再说,她不喜欢又如何,横竖不是她娶你。”

    他鲜少说这种俏皮话,沈妙言被逗乐,不安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些,朝他怀中钻了钻,“那我要好好睡觉了,明儿打扮得美美的,好把薛宝璋比下去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轻笑,抱着她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有些话没对小姑娘说。

    其实她根本不必担忧母后,因为镐京城里传出了些关于薛宝璋的风言风语,母后要盘问薛宝璋都来不及,哪里有功夫管她。

    他带她进宫,不过是怕她在府里闷坏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妙妙:你在做什么?

    四哥:敷面膜。

    妙妙:(ΩДΩ)?!

    四哥:本王当为悦己者容。

    妙妙:……

    谢谢大家投的票票,暖雪宝贝和其他宝贝们的打赏哦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