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0章 一眼,沉沦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惊了惊,转过身,薛远身着大理寺少卿的官袍,正负手站在廊柱旁。

    他面容年轻英俊,可眉宇总像是笼在**中,叫人仿佛坠入山中迷雾,看不清那瞳眸中究竟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目光落在自己手上,连忙将双手藏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冷淡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沈妙言往后退,“上次端午宫宴,多谢薛大人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薛远并不说话,只一步步朝她逼近。

    沈妙言后背撞上墙壁,面前笼罩下巨大的阴影,她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薛远居高临下:“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偷宫里的东西……”小姑娘眉毛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抿小嘴,小心翼翼将手伸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薛远看去,只见白嫩的手掌心里躺着几棵碧绿草叶,并非是御花园里那些贵重的植株,以她的身份,摘了也就摘了,没人会计较。

    然而在瞧见她鼻翼沁出的细汗时,他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,板着脸道:“御花园里的植株不得乱碰,你随我去大理寺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眼睛瞪得圆圆:“我不过是摘了几棵甘草,为什么要去大理寺?”

    说着,一个劲儿地朝角落躲,俨然一副被吓到的模样。

    薛远面无表情地注视她,只觉这小姑娘像是只受了惊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小兔子,格外招人疼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她露出的一截玉藕般的皓腕上,向来刻板冷硬的大理寺少卿喉头滚动,下意识地伸手去握:“必须去大理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沈妙言被他拉住手腕,小身子拼命往后躲,“反正这里又没人,薛少卿大人有大量,就不能当做没看见吗?跟个姑娘计较几棵草的问题,传出去徒惹人笑话!”

    薛远被她的伶牙俐齿逗笑,心中罕见地柔软下来,于是松开手,淡淡道:“你摘甘草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缩在墙角,十分稀罕地把甘草藏进怀里:“皇后娘娘染了风寒,我寻几味药,回去熬汤给她喝。我一片孝心,想来就算皇上知道了也不会说我。你这个大理寺少卿,不去管正经案子,浪费时间在这种小事上,真是白白领了俸禄。”

    薛远嘴角抽了抽,没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离开这儿,然而他高大的身影挡在她面前,压迫感十足,叫她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片刻,薛远没话找话:“在宫里可还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纳罕她跟他又不熟,为何这家伙一副老熟人的口吻……

    沉默半晌,她客气道:“皇后娘娘待我极好。”

    薛远盯着她,小姑娘今日穿了件淡粉云纱绸褙子,系着条樱花红印绣球花长裙,小脸粉嫩,看上去非常乖巧可爱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线,淡淡道:“你这样的姑娘,不该给人做妾。”

    她该被男人捧在手掌心里娇宠着,该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疼爱的。

    若她是他的女人,他一定不会叫她做妾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让薛远怔了怔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有些发愣,等回过神,才察觉他这话是轻薄,于是低着头道:“我该回坤宁宫了,还请薛大人让路。”

    薛远不让,仍旧挡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有些气,绕过他就要走。

    薛远却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拉回来抵在墙上,眉眼间的云雾皆都散去,眼底炽热:“虽然旁人都以为你是他的侍妾,可我却知道,你在府中,根本没名没分。正因没名没分,所以只要你想离开,轻而易举就能离开。薛某不才,愿意给姑娘正妻名分,照顾姑娘一生。”

    有的爱情,需要夜以继日的培养。

    有的爱情,却只要一眼就够了。

    于薛远,他对沈妙言的爱便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一眼,沉沦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料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在皇宫中对她表白,顿时呼吸急促,小脸涨得通红:“薛远,你放开我!我是寿王的女人,你这样是对寿王不敬,对皇后娘娘不敬!”

    薛远不肯放手,素日里的理智早不知抛去了哪儿:“沈姑娘以为嫁给寿王,便能过上富贵安乐的生活吗?大周皇族是世上最残酷的人,若沈姑娘任意而行,将来必然后悔!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沈妙言只当这男人胡言乱语,见怎么都挣不开他的手,顿时气得浑身发抖,“你再不放手,我叫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若敢叫人,我便说寿王的宠妾不知廉耻,勾引本官。”薛远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沈妙言诧异地抬头,发现他并不是在开玩笑,内心对这人更加厌恶,正要动手打他,一道放荡不羁的男音忽然自不远处传来:“……一碗喉吻润,二碗破孤闷。三碗搜枯肠,惟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。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。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去,一位身着青纱长袍的男人,正跪坐在池塘对面的亭子里,一边慢条斯理地烧茶,一边摇着把蒲扇。

    乍一眼看上去,这男人像是山野村夫,可他的骨子里,却散发出俗人难以拥有的出尘气度,像是身在尘世的仙人。

    薛远松开手,隔着池塘,淡淡道:“张大少真有闲情逸致,烧茶都烧到御花园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闪,盯着那个青袍男人,原来他就是张大少。

    这么看上去,真没有首富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祁云笑意吟吟:“薛少卿才有雅兴,光天化日的,这般调戏寿王的宠妾。听闻令妹是寿王的未婚妻,你这小舅子,做得也忒不地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薛远余光扫了眼沈妙言,冷笑道:“宠妾也是妾,妾就是个玩意儿,寿王若是不高兴了,随手送人也是有的,何来调戏一说?”

    沈妙言粉脸涨得通红,紧紧揪着衣角,深深将薛远给恼恨上了。

    “水好了。”张祁云放下蒲扇,一双清水般的眸眼扫过沈妙言,淡笑道,“二位若有空闲,不如来尝尝在下泡的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瞥了他一眼,却正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连忙垂下眼睫,这个男人,是在帮她解围?

    为什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