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2章 我好想你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顾皇后垂着头抚摸猫儿,稍稍抬起眼帘,就瞧见她端着托盘的手乌黑乌黑。

    她不悦地蹙眉,抬头望向她,只见小姑娘白嫩的面庞此刻沾满了锅灰,连衣服上都是,偏偏还龇着一口白牙,笑得像朵花儿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叫向来威严冷漠的顾皇后也忍俊不禁,可还未笑出声,小姑娘兴冲冲开口道:“婆婆,妙妙给您送好东西来啦!”

    “呸,谁是你婆婆!”顾皇后立即敛去笑意,冷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母后?”小姑娘歪了歪脑袋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顾皇后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沈妙言便笑弯了眉眼,立即顺杆子往上爬,将托盘放到案几上,亲手端着白瓷小盅靠近她,声音甜得发腻:“母后,快来尝尝臣媳亲手熬的甘草雪梨冰糖水,清肺润喉最是不错呢!”

    说着,舀了一勺雪梨水,送到顾皇后唇边。

    程锦侍立在侧,正蹙眉要不要和平常一样试毒,谁知顾皇后竟然张口,将那勺子雪梨水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瞧见沈妙言又舀了一勺,满脸欢喜:“母后,你是不是觉得这雪梨水,比太医院的药好喝?经常喝的话,还能美容养颜呢!母后若是喜欢,臣媳以后天天给您做!”

    顾皇后眼中都是不屑:“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却张口喝掉了那勺子雪梨水。

    这雪梨水的确味道极好,不过喝了两勺子,她就觉得喉管生津,不再同刚起床般干涸嘶哑。

    一盅雪梨水很快见了底,沈妙言开开心心行了个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程锦笑道:“奴婢听闻,沈姑娘在小厨房里待了整整一个时辰,才熬出这一小盅雪梨水。寻常世家小姐,哪里放得下身段去厨房做这种事。沈姑娘这般孝顺,娘娘真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这些天她也算是瞧出来了,小姑娘心机是有的,但并不坏,心眼儿踏实单纯,待天澜更是一心一意,不似薛宝璋那般……

    朝三暮四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半晌后,她偏头望向菱花青铜镜,精致的眉尖微微蹙起:“若她有个好的出身……”

    给天澜做正妃,给她做正正经经的儿媳妇,多好。

    程锦沉默片刻,轻声道:“世间安得两全法。”

    顾皇后注视着镜中人眼角的细纹,忍不住伸手去镜中拂拭,不知想起了什么,眸中神色一变再变,声音染上了一丝沧桑:“世间安得两全法……”

    而沈妙言将小盅送进小厨房后,回到偏殿,就看见两名小宫女帮她在屏风后准备了热水沐浴。

    她唇角微翘,想来,是皇后吩咐的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真如怀瑾说的那般,刀子嘴豆腐心,看着冷硬威严,可你若是对她好,她便也会待你好。

    她哼着小曲儿绕到屏风后,身上的衣物早就汗湿了,穿着怪难受的,她快速褪去全部衣物,试了下水温,小心翼翼泡进浴桶里。

    水面被小宫女贴心地洒了玫瑰花瓣儿,还淋了些玫瑰汁子在水中,又漂亮又好闻,泡着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她双臂搭在浴桶边缘,舒展开筋骨,小脸上都是惬意。

    殿外的天色,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殿窗户无声无息地被推开,一道黑影跃进来,直奔屏风后。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睁开眼,却见面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,男人的吻,轻盈地落在她的唇上,声音低沉清越:“数日未见,可有想我?”

    “四哥?”沈妙言睁大眼睛,想起什么,急忙拿毛巾遮在自己胸前,“你怎么冒冒失失就进来了?!人家在沐浴呢!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看过。”君天澜直起身,绕到她背后,随手拿了香膏往她后背上涂抹。

    沈妙言身子一僵,就察觉男人带着薄茧的大掌,和着香膏,轻轻为她搓擦后背。

    “白天在御花园,被薛远欺负了?”男人声音淡漠,却并不像是在责怪。

    “他突然发疯……”沈妙言撇嘴,不承认薛远是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她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好,又懒又馋,怎会招人喜欢呢?

    若说是因为这张皮囊,那么那些男人的爱,未免太过短暂。

    因为皮囊终会老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细心地帮她按摩后背,“以后少出坤宁宫。若实在躲不过,只管回来禀告母后,她会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我又不是傻瓜,四哥真啰嗦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顿了顿,去揪她的耳朵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鼓起腮帮子,委屈哒哒:“四哥才是真的欺负人家!”

    君天澜收回手,又帮她按摩了会儿,不顾她的抗拒,直接将她从水里提起来,拿干净的大毛巾裹住全身,才抱着她朝床榻走去。

    他将她放到榻上,细心地为她擦拭干净,连**地方也没放过,羞得沈妙言浑身肌肤都泛出粉红色,缩成一团不敢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等他擦完,她便立即滚进被褥里,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圆眼睛,嫌弃地冲他挥挥手:“你快走,给人发现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才不肯走,没有她的夜,他根本睡不安稳。

    今儿实在是憋不住了,才潜进坤宁宫,暗搓搓地想同她一道睡。

    哪怕什么都不做,将她简简单单抱在怀中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而床上的小姑娘一见他眸子里的深沉,便立即明白这厮今晚是不打算走了,琥珀色瞳眸中嫌弃更盛:“若被人知道你追到这儿,人家要戳我脊梁骨,说我想方设法勾引你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抿着浅笑,脱掉外裳,掀开被褥躺了进去: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他不爽,可她打不过他,只得摸索着从枕头底下找到肚兜和亵裤,钻进被窝里套上。

    她刚穿好,就被外侧那条大尾巴狼一把捞到怀里,使劲儿地嗅了嗅她颈间的玫瑰甜香,声音嘶哑了几分:“我好想你……妙妙,可有想我?”

    沈妙言其实没怎么想他,毕竟她每天都很忙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男人动情而灼热的视线,她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挺想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一眼看出她的敷衍,惩罚般重重亲了口她的小嘴儿:“到底有没有想?”

    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