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5章 狠狠抽了她一巴掌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傍晚时分,君舒影携着谢昭,进宫给萧贵妃请安。

    萧贵妃身着宽松的绯红纱裙,慵懒地倚在窗下的贵妃榻上,一头乌黑如水的秀发铺散在枕上,面容艳丽精致,一点都不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

    两人请过安,她懒懒道:“你嫁给舒儿这么久了,肚子怎的一点动静都没有?”

    问的是谢昭。

    谢昭端坐在君舒影身旁,低垂下头,“臣媳嫁给王爷才一个多月,哪有那么快怀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余光瞥向身边那角雪白衣裳,其实她倒是想赶快有孩子,可每次事后,王爷都会命人灌她避子汤。

    王爷他,根本就不想她怀上他的子嗣。

    拢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攥起,她的眼圈有些发红,她的相貌在镐京城数一数二,她哪里配不上他了?!

    竟然连做母亲的权力,都不肯给她……

    坐在圈椅上绣鸳鸯枕头的君子佩轻笑了声:“母妃都打算好了,三个月内你若怀不上孩子,便赐给皇兄两名美人。你可要努力才行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唇角勾起一道轻蔑的冷笑,继续绣鸳鸯。

    谢昭的指甲深深掐进掌心,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萧贵妃,对方并未否认君子佩的话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瓣,余光又扫了眼身边始终淡漠如莲的男人,声音里透出几分小意讨好:“王爷心中早有佳人,若母妃能为王爷将那佳人搜罗来,想来很快就能为王爷开枝散叶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便察觉到身边男人视线陡然转冷。

    她按捺住畏惧,只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反正她横竖得不到这个男人的宠爱,还不如鱼死网破,将他那不可见人的心思也一并扒开。

    牵扯上沈妙言,寿王那边绝不会放人,就让萧贵妃这贱人和顾皇后狗咬狗好了!

    她盘算得完美,听得对面君子佩惊讶地开口:“舒弟,你有喜欢的人了?!这样大的事,怎么不和我们说?!”

    萧贵妃把玩着一柄莲花玉如意,目光在君舒影平静的脸上转了转,想起端午时他在宫宴上的表现,唇角的笑容冷了几分:“可是寿王府的那位宠妾?”

    君子佩一惊:“叫沈妙言的那个?长得的确不错,但她已经是寿王的侍妾了。舒弟,你可不能犯糊涂啊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最厌恶听人提起沈妙言时,还捎带上“侍妾”两字,他缓缓抬起眼帘,瞳眸深不见底:“皇姐有时间关注我的私事,不如多花些心思准备出嫁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,我不也是关心你吗?!”君子佩皱眉。

    萧贵妃抬手:“你们两个退下。”

    君子佩和谢昭站起身,行过礼,一同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寝殿中只剩两人,萧贵妃坐起身,美貌的面容呈现出不悦之色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君舒影靠坐在圈椅上,绝艳出尘的脸隐在暗影中,百无聊赖地扯了扯腰间佩玉:“母妃不是都听到了吗?儿臣喜欢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早在楚国时,就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的视线扫过他腰间的玉佩,眸光一凛:“你的白玉麒麟呢?”

    “送她了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双臂搁到圈椅扶手上,舒展开修长的身体,长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,整个一纨绔贵公子形象。

    萧贵妃气得不轻,半晌说不出话来,最后从枕下摸出一把嵌红宝石匕首,扔到他怀中:“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挑眉。

    “本宫绝不容许,你对寿王府的人产生好感!”她坐在榻上,长长的头发从床榻边缘一直拖曳到地面,面容泛出苍白,“皇位不稳,你怎敢随意动情?!”

    君舒影懒洋洋站起身,将匕首揣进怀里,没多看她一眼,漫不经心地闲步离开。

    萧贵妃被他的不敬态度气得浑身发抖,连唤了他好几次,他都没理。

    君子佩和谢昭坐在外间,瞧见他出来,谢昭连忙起身迎上去,掩饰了眼底的冷讽,刻意堆出满脸讨好的笑容:“王爷,母妃可有答应帮您将妙言妹妹讨回府里?”

    君舒影在她面前站定,居高临下地睨着她,半晌后,抬手狠狠抽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谢昭被打趴在地,捂着瞬间红肿的脸,吐出一口血水,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他:“王爷?”

    君舒影面无表情地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君子佩捧着杯热茶,将谢昭狼狈的模样尽收眼底,忍不住幸灾乐祸:“本公主的弟弟岂是普通男人,由得你耍弄于鼓掌中!谢昭,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,便是这个道理了。”

    谢昭捂着脸,眼睫下的瞳眸像是淬了毒。

    君子佩放下茶盏起身,轻蔑地扫了她一眼:“我若是你,便会想法子怎么才能赶快生下一子半女傍身。至少,即便谢府归拢寿王,身边有子女傍身,也不至于在后院活得太惨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冷笑着离开。

    谢昭垂下长长的睫毛,遮掩住了瞳眸里的狠戾。

    今夜月圆。

    五月中旬的凉夜,盖着薄被睡觉最是舒服。

    沈妙言昨夜没休息好,因此今晚睡得格外踏实。

    睡到子夜时分,小姑娘不老实地蹬开薄被,撩起肚兜,摸了摸圆滚滚白嫩嫩的肚皮。

    邪风轻飘飘吹开大殿的窗户,白衣胜雪的贵公子鬼魅般出现在殿中,毫无声息地接近床上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睡梦中察觉到一道不善的冷芒落在自己身上,凉意悄然爬上脊骨,下意识地睁开眼,就看到面前那张绝艳出尘的脸。

    他额角长长的碎发垂落到她的脸颊上,弄得她有些痒。

    “君舒——”

    小姑娘只发出两个字,就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因为一把锋利的匕首,正抵在她的咽喉上。

    君舒影伸手,撩开她额前的碎发,握住她的面颊左右翻了翻,借着澄亮月色,清晰地瞧见她脖颈上淡粉色的草莓印记。

    唇角的笑容危险了几分,他语带慵懒,说出的话却毫不相关:“小妙妙,我送你的卷毛狗,为何不要?”

    小姑娘声音清越:“四哥送了我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匕首在她脖颈间的草莓印上左右比划:“那我改日送你狮崽子,你要不要?狮崽子比狼崽子威武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声音出奇的平静:“因为送礼物的人是他,所以才会显得礼物更好。即便你送颗凤凰蛋给我,也还是没有他的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