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6章 宠爱非常,却无光风月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舒影懒得跟她讨论这种不开心的话题,收起匕首,利落地翻身上床,双手枕在脑后,偏头望向窗外的明月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清冷如玉的侧脸,有些摸不清他的来意,于是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可她实在很困,在里侧呆了会儿,不觉间便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片云朵遮住了明月,满殿月色都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看不见月亮,轻叹一声,转头望向里侧,那小姑娘猫儿般蜷成一团,已经睡熟了。

    他在月色中凝视她良久,终是忍不住凑到她面前,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轻柔的一吻,宠爱非常,却无光风月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朦胧睡眼,望向身侧,锦褥上半道褶皱都没有,像是无人来过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摸,褥子冰凉,君舒影也不知是何时走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坤宁宫的生活格外平静,除了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从未来过,其余嫔妃每日里都会来请安,有时候沈妙言会与她们撞到一起,看着她们因为一件小事争风吃醋,觉得又好笑又悲哀。

    皇宫的岁月漫长而枯燥,女人们无事可做,如再不争争吵吵,那当真没有什么盼头了。

    到了五月下旬,草原可汗拓跋烈进京,宫中再度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进京当晚便举行了盛大的宫宴,沈妙言陪着顾皇后出席,跪坐在侧,目光悄悄扫过草原人的席位,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坐在第一位的便是可汗拓跋烈,他生得威武高大、五官深邃,较从前当皇子时更多了几分王者霸气。

    坐在他旁边的是古羌族部落的首领阿狮兰,那个曾经傻乎乎的毛小子,如今肌肤白皙、面容英俊,有着一头香栗色卷发,戴着蓝宝石戒指和金项链,别有一番中原男子所没有的风华。

    阿狮兰身边的女人便是拓跋珠了,她看起来依旧光彩夺目,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,显然婚后生活过得极好。

    似是注意到沈妙言的视线,拓跋珠偏头望来,看见是她,愣了愣,才绽出一个更热情的微笑,远远朝她举起酒盏。

    很快,拓跋烈起身离席,用中原话,向大周皇帝请安问好,又送上了数百匹草原最好的骏马,哄得君烈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此次来了不少草原上的贵族,君烈为显大国风范,便让几位皇子陪他们一道饮酒。

    君无极自是求之不得,一个劲儿地朝阿狮兰灌酒,期间不停对拓跋珠挤眉弄眼,将她逗得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君天澜喝了不少酒,估摸着今晚可能要歇在皇宫里,便回头低声吩咐坤宁宫的小宫女,在青鸾殿里备些醒酒汤。

    顾皇后听见她吩咐宫女的那些话,唇角不觉多了些笑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在宫里待了这么些时日,行事倒是越发细心妥帖了。

    不枉费她苦心孤诣地栽培她。

    拓跋烈喝了好几壶酒,目光朦朦胧胧地望向斜对面,看见那个身着紫裙的美貌姑娘正坐在灯影下。

    他盯着谢昭的面庞,有些发痴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那年草原大帐里,这个美人是如何以一支掌上舞,艳惊四座的。

    当时,她就在他的手掌心里跳舞,那么轻盈,像是展翅欲飞的蝴蝶。

    那晚,篝火的映衬中,阵风吹来,她的衣裙都在飞舞抖动,若非他及时抓住她的脚踝,她一定会被风吹走。

    定是草原上的神明觊觎她的美色,妄图用夜风将她带走……

    他盯着谢昭,眼中都是炽热。

    君子佩正打量拓跋烈,看见他目光迷离,不觉轻声对旁边的谢昭低语:“你觉得,拓跋烈,如何?”

    谢昭正朝拓跋烈嫣然一笑,闻言,望向君子佩,见她面露娇怯,不过瞬间心中便掠过百转千回,很快讨好她道:“可汗生得高大勇猛,自然不是寻常男子能比拟的。皇姐嫁入草原,就是草原最高贵的阏氏。”

    “草原人真不含蓄,你瞧她盯着本公主的眼神,好像要将本公主吃掉似的!”君子佩打趣。

    谢昭望向拓跋烈,拓跋烈立即举起手中金杯。

    她唇角含笑,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谢昭起身,以更衣之名离席。

    她屏退左右,独自徘徊在一条僻静幽深的曲廊中,正顾影自怜时,一道修长高大的影子从背后罩住了她。

    谢昭只当没看见那阴影,抬头仰望明月,轻叹一声,声音轻柔:“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……这诗,大约说的便是妾身此时的心境吧?”

    拓跋烈瞳眸中炽热更盛,突然将她抵在廊柱上:“谢小姐,数年不见,你竟真的成了宣王殿下的妃子。当年你在草原上那一舞,本汗至今难忘。”

    他喝了不少酒,酒气喷吐在谢昭脸上,尽管她心中厌恶,却仍旧保持着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,似啜泣般以袖掩住口鼻:“若早知今日今时会在宣王府中过得不幸,昭儿真该不顾一切地嫁给可汗。”

    拓跋烈没料到美人竟这般主动,顿时心中狂喜:“我对谢小姐一见钟情,只要小姐愿意,我愿意不顾一切,带小姐离京!”

    “可汗糊涂!”谢昭将他推开,低垂眼睫,声音极轻,“您是草原可汗,即将迎娶皇姐,成为大周的女婿,怎能干出那般荒唐的事!皇姐她……她性格虽有些泼辣,常常为难我,可到底是我夫君的姐姐。我绝不能让你负她!”

    说着,竟低声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拓跋烈爱怜不已,急忙给她擦眼泪:“你说那个什么君子佩,常常欺负为难你?!”

    谢昭并不说话,只是一个劲儿地哭。

    看在拓跋烈眼中,更显得她满腔委屈无处诉说。

    还未娶君子佩过门,他心中先对那个女人厌恶了几分,冷声道:“你放心,若她真嫁到草原,本汗定不会让她好过!这天下,谁敢与谢小姐作对,那便是与本汗作对!”

    谢昭拿绣帕擦着眼泪,余光扫见他脸上的认真,知晓草原人单纯重诺,心中窃喜,面上却仍旧梨花带雨、楚楚可怜,认真朝他行了个礼:“多谢可汗怜爱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烈下腹处都是邪火,见她如此,实在忍不住,见四周无人,干脆将她抵在廊柱上,粗糙的大掌探进她的裙下,声音都透出浓浓的情.欲:“谢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谢昭、拓跋珠、夏侯挽挽斗舞时,谢昭被拓跋珠握住脚踝,在386章。阿狮兰出场在396章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