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8章 足够令男人疯狂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怀瑾不知何时窜进了花丛,她仍旧穿一袭鹅黄对襟男装,乌发高束,身姿挺拔如竹,别有一番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她摇开折扇,笑吟吟握住那美人纤细的手腕,忽然大力将她拉到跟前,与她跳起草原上流行的对舞。

    四周的草原姑娘都停下舞蹈,满脸惊艳地望着那一对共舞的璧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沉浸在跳舞的欢乐中,忘记了周围有多少人盯着她,一双琥珀色水眸只仰望着面前的君怀瑾,绯红的裙角随着舞步在风中飞扬。

    丝竹声中,两人舞姿宛如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拓跋珠嫌不够尽兴,干脆拿来一套鼓,在御花园中敲起鼓点,引领着丝竹管弦,乐曲陡然变得雄浑壮阔。

    沈妙言配合着君怀瑾大开大合的舞步,忽然被君怀瑾握住手,将她旋转着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绕过一株牡丹,脚尖点地顿住身形,回眸,款款一笑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,霎时屏息凝神,震惊于她回眸一笑的美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瞳眸,敛进了光影里所有的国色天香。

    跳跃的阳光,尚不及她翘起的唇角绚烂。

    所谓天下绝色,不过如此!

    沈妙言对那些人炽热的目光毫无所觉,含笑再度旋向君怀瑾,君怀瑾单手扶住她的纤腰,她朝后仰倒,从绯红色大袖中露出的小脸莹白如玉,妩媚精致。

    君怀瑾呆了呆,下意识地俯身,想要亲她。

    四周聚集的人越发多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立在廊下,所有的视线都被那个明媚少女占据,再也无法挪开半分。

    她像是阳光下舞动的小鹿,那么明快、轻盈……

    薛宝璋余光扫向自己的兄长,但见他保持着端坐的姿势,可手中的茶盏早已倾斜,连茶水沾湿了他的衣袖,也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就在君怀瑾的唇快要靠近沈妙言的额头时,黑色残影掠过,戴着暗金色雕花面具的男人,将沈妙言抱入怀中。

    美人折腰仰倒。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,当着所有人的面,俯身含住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霸道地,宣布占有。

    四周寂静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薛远不觉捏碎了手中茶盏,然而此时此刻无人察觉他的异样,所有人都被场中那一对吸引,忘记了眨眼,忘记了所谓的教条礼仪。

    坐在角落的萧城诀,目光扫过失态的薛远,唇角勾起一道浅笑。

    拓跋珠放下鼓槌,热情地鼓掌:“太感人了!”

    草原人最崇尚阳光下的自由与爱情,再加上场中那一对气度风华实在耀眼,因此纷纷跟着鼓起掌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亲得脸蛋红透不敢见人,小脸靠在君天澜的胸膛前,悄悄捶了下他的胸口:“四哥真讨厌!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。”君天澜语带霸道,揽着她朝曲廊走去。

    经过薛远的座位时,沈妙言听见他低低说了四个字:“伤风败俗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白了白,狠狠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在长廊里的圈椅上落座,不知是谁重提那年草原比舞一事,以君无极为首的一干公子哥儿,便嚷嚷着怂恿再比一场。

    拓跋珠喜欢跳舞给别人带来欢乐,因此自然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众人望向谢昭,她保持着宣王妃该有的端庄,含羞带怯地望向君舒影,笑道:“若王爷同意,本妃倒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慵懒地靠坐在沈妙言旁边的圈椅上,把玩着腰间佩玉,懒懒道:“你若想跳,只管跳。”

    完全是敷衍的态度。

    谢昭面色一白。

    拓跋烈舍不得让美人难堪,捻须笑道:“当年王妃一支掌上舞艳惊四座,草原上至今仍在传颂王妃当年凭虚御风之姿。若今日能再见一次,想来吾等此生无憾。”

    众人只道草原人单纯崇尚美好的事物,因此谁也没注意到他眼中闪烁的爱慕,更无人发现他与谢昭的苟且。

    谢昭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瞥,笑容端艳:“本妃就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当年草原之夜输掉的那支舞,是她心头难以逾越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若今日能一雪前耻,她谢昭也算是扬眉吐气了。

    拓跋珠与谢昭各自下去准备,场中众人皆都热忱以待。

    偏殿中,谢昭见两名草原汉子抬来一面大鼓,笑道:“公主还是表演鼓上舞?”

    “是呢!”拓跋珠扬起眉梢,“我最擅长的就是鼓上舞了!昭儿姐姐,我这些年非常勤奋地练习舞蹈,舞技比从前要精进许多,你可要当心,别再输了哦!”

    一番话,本是身为草原公主的俏皮话,听在谢昭耳中却变了味儿。

    她面不改色,笑容仍旧端艳:“若是输给公主,本妃定然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拓跋珠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,去屏风后更换舞衣了。

    偏殿中只剩谢昭一人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那面脸盆大的牛皮鼓上,瞳眸微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很快换好舞裙。

    拓跋珠长发编成数十根细辫子垂在腰间,穿深金色紧身露脐镶金鳞上衣,下身着宽松的淡金色纱裙,五官艳丽深邃,身姿窈窕,异域之美展露无遗,惹来无数男人火辣辣的视线。

    一名草原大汉按照她的吩咐,将那面鼓安置在檐角上。

    如此刁钻的角度,要求舞者必须具备高平衡度,才不会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头望着那面鼓,总觉得心中不安,忍不住道:“四哥,珠儿不会从上面掉下来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扳指,声音淡漠:“她自己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想也是。

    拓跋珠朝众人俏皮地眨了下眼睛,轻盈地跃上檐角。

    那面鼓颤了颤。

    拓跋珠觉得哪里不对劲儿,低头望了眼牛皮鼓,暗道大约是在不熟悉的地方跳舞才会觉得怪异,因此没往心里去,十指在头顶挽出漂亮的兰花,牵住一角裙摆,姿态之窈窕妩媚,立即引来下方喝彩。

    六名草原的贵女站到屋檐下,敲击起手中乐器,奔放的草原之乐很快演奏起来。

    这舞节奏非常明快,拓跋珠恣意地在高空中旋转,赤.裸洁白的双足在鼓面上踏出魄人的旋律,她像高高在上指点江山的女将军,笑容骄傲而自信,舞姿之霸气,仿佛要将在场所有男性都征服。

    谢昭唇角噙着浅笑,双眸一眨不眨地凝望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