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0章 本汗也舍不得昭儿美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薛宝璋品着茶:“她跳得的确令人惊艳。妹妹……可有胜算?”

    谢昭收回视线,唇角的笑容颇有深意:“一支舞,要跳完整了,才能评判好坏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端着茶盏的手顿了顿。

    下一瞬,尖叫声陡然响起,拓跋珠被那面鼓绊了一下,像一只折翼的金蝶,径直从半空中坠下来!

    阿狮兰毫不犹豫地冲过去,可拓跋珠坠落的速度太快,在他面前落地,发出“砰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阿珠!”他急忙抱住她,焦急地回头大喊,“巫医,巫医!”

    随行的草原巫医立即奔过来,其余人等也尽都围拢过来,一时间场面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薛宝璋端坐着,盯着那处混乱,似笑非笑:“果然没有跳完呢,妹妹好算计。”

    谢昭面露惊讶:“姐姐在说什么?我完全听不懂!公主也太不小心了,也不知伤势如何,着实令人担忧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没再多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拓跋珠从高空摔伤,这宴会自然无法再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便去探望拓跋珠,忧心忡忡地在青鸾殿里等消息。

    君天澜坐在桌案旁,看她踱来踱去的模样,淡淡道:“午膳不吃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心思吃午膳!”她没好气,“那屋檐说高不高,说低却也不低,都不知道珠儿现在如何了!”

    正担忧间,一名小宫女急匆匆跑进来:“沈姑娘,奴婢打听到消息了!听说皇上特地派了御医过去瞧,好像说除了左腿骨折,其余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稍稍松口气,打赏了她几个银锞子,这才在君天澜身边坐下,试探道:“四哥,把你的药送珠儿些吧?”

    “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每次我受伤,用了四哥的药,很快就会痊愈。四哥的药那么神奇,想来给珠儿抹在左腿上,过几日就会好。”她早就饿了,如今食欲大振,一边说一边扒拉起米饭。

    君天澜转了转扳指,没办法告诉她,她之所以好得那么快,是因为她的体质,而不是药……

    半晌后,他声音冷淡:“那药没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有点失望,因为低头吃饭的缘故,并未注意到他眼底的暗芒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得了顾皇后的允准,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,去临安宫探望拓跋珠。

    拓跋珠躺在床上,左腿缠着纱布和矫正骨头生长的板子,见她进来,眉眼立即弯了起来:“妙妙,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把礼物放到桌子上,走到床边坐下,有些疑惑:“那日好端端的,怎么会从鼓上摔下来?”

    “唉,都怪我粗心,没有检查那面鼓就开始跳舞。那面鼓鼓皮有些松,再加上我脚下力气大,跳着跳着,鼓皮就塌了下去。我当时正在兴头上,一时没注意,才会摔下来。这下可好了,外面的人一定都在笑话我没用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双手捧脸,无奈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她的左腿,安慰她道:“没人会笑话你的,你安心养病,等养好腿,将来还可以跳更美的舞。”

    拓跋珠眼眸笑得眯起,使劲儿点头:“我最喜欢跳舞了,一定会将腿养好的!”

    说着,握住沈妙言的手,满脸单纯:“妙妙,我这些年,亲眼目睹了草原边境的一些战事。我知道天底下还有很多百姓,痛苦地生活在水深火热中。我啊,如今最大的梦想,就是把草原的舞蹈带去四国,让天下黎民,少些疼痛,多些快乐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着她大眼睛里的憧憬与期望,不禁动容,反握住她的手,坚定道:“珠儿的愿望真的很善良,等养好了腿伤,你一定可以做到的!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许久的悄悄话,沈妙言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她走后不久,一名草原侍女捧着锦盒进来:“公主,宣王妃送了伤药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期间不少达官显贵都送了伤药聊表安慰,拓跋珠未作他想,很开心地道:“拿过来给我敷上!昭儿姐姐的药,想来一定很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眼见着草原人归期将近,君天澜陪着沈妙言,再度去临安宫探望拓跋珠。

    谁知刚进屋子,就听到一阵啼哭。

    她望过去,只见床榻上,拓跋珠趴在阿狮兰怀中,哭得十分伤心:“……我的腿怎么了,怎么了!”

    阿狮兰紧紧搂着她,柔声安慰:“阿珠别怕,可能药物渗透还要些时间,等回了草原,我给你寻最好的巫医来瞧,一定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忙道:“珠儿的腿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妙妙……”拓跋珠哭得十分可怜,指着依旧包扎着纱布的左腿,“我这些天觉着比刚受伤时更疼了些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!御医说是在长骨头,但我真的好疼啊!我的腿会不会再也好不了了?我是不是再也不能跳舞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床榻边坐下,细心地帮她拆开纱布,左右瞧了瞧,却也瞧不出个所以然,于是重又帮她包扎起来:“长骨头时,的确会有些疼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拓跋珠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她除了觉得更疼,还觉得左腿的情况似乎变得糟糕了些,总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不过,也许是她的错觉吧?

    与此同时,皇宫御花园某个偏僻的角落,男子的低喘声和女子的呻.吟声,从花架后不停传出。

    若是靠得近些,便能清楚地看到谢昭衣冠齐整地趴在紫藤萝花架上,只是面容多了些不同寻常的潮红。

    拓跋烈站在她身后,上身看起来同样齐整。

    再靠得近些,就能瞧见垂落在地的紫裙,以及谢昭一片狼藉的下身。

    “啊!”谢昭低呼一声,扶紧花架,声音透出媚意,“可汗明日便要离开,妾真是舍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烈猛地朝前一顶,惹得娇人儿浑身战栗,再度发出尖叫。

    他粗糙的大掌探进她的衣裳里重重揉捏,笑得淫-荡:“本汗也舍不得昭儿美人。”

    谢昭眼底掠过阴暗,声音听起来却依旧无辜妩媚:“可汗,皇姐明日要随您一起远赴草原,您可要待她好些。虽然她在宫中常常打昭儿耳光,可她到底是夫君的亲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啊,昨晚更新的第一章“好哥哥,不要了”,因为某些不可言说的原因中午被屏蔽了,下午菜修文后去向编辑大大申请了解禁,现在已经放出来了,没看见的亲亲可以倒回去看一下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