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1章 这世上,人是最自私的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她打你耳光了?!”

    拓跋烈震惊,将她翻过身,满脸痛惜地轻抚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谢昭像是失言般,连忙掩住樱唇:“不,没有,皇姐她没有打过昭儿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却又委屈地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拓跋烈对君子佩厌恶更甚,安抚她道:“昭儿放心,等回到草原,本汗叫她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,好好给昭儿报仇!”

    谢昭感动不已,扑进他怀中,啜泣道:“这世上,就只有可汗待我好了!”

    拓跋烈被美人如此依赖,虚荣心膨胀到极致,动作不禁越发凶猛,直撞得怀中人儿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子佩是周国大公主,出嫁仪式隆重盛大,嫁妆绕过大半座镐京城,随着草原的迎亲队伍,浩浩荡荡朝南方去了。

    南城楼上,萧贵妃穿着带兜帽的斗篷,一双妙目静静注视那队伍蜿蜒着驶向远方。

    君舒影立在她身侧,面容始终透出疏离与冷淡。

    萧贵妃抬起涂着朱红丹蔻的纤纤玉手,轻轻搁到城楼扶栏上:“舒儿,你皇姐是为了你,才嫁得那么远。你若败了,她在草原将举步维艰,萧家在朝堂将举步维艰,母妃在后宫,同样举步维艰。你,不可以败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面无表情,声音清冷:“皇姐喜欢拓跋烈,才会心甘情愿嫁入草原。若她不喜欢,即便嫁入草原能为儿臣带来百万精兵,她也不会嫁。母妃,这世上,人是最自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能如此说你的亲姐姐?”

    “世事如此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淡漠转身,离开了城楼。

    宣王府。

    君舒影回到前院书房,萧城诀正与薛远议事。

    见他进来,两人起身: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颔首,撩了袍子落座:“薛少卿倒是贵客。”

    萧城诀笑了笑,“薛大人此次是应臣弟之邀前来。既有共同利益,自然能坐在一处心平气和地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共同利益?”君舒影眯眼,绝艳出尘的眉眼中不经意掠过冷芒。

    “殿下需要薛家助力得到江山,薛大人需要宣王府帮助得到美人,各取所需,甚好。”萧城诀轻摇折扇,对这次合作俨然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美人……君舒影目光落在薛远脸上,对方眉眼犹如云山雾罩,令人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可眼底的炽烈,却能窥得一二。

    他唇角噙起一抹艳笑,掩饰了心底的不悦:“不过一个小妾,竟值得薛大人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,有人爱江山,有人却爱美人。若能得妙言,臣此生死而无憾。”薛远眉目淡然,声音坚定。

    他自幼就是相府公子,虽在镐京城见过太多美人,却无一人能打动他的心。

    就在他以为他将孤独终老时,那日春暖花开,相府的惊鸿一瞥,已成他此生所遇最美的刹那。

    想要得到她,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出声:“薛大人情深似海,实在令本王动容。既如此,本王愿意与你结为同盟,共同对付寿王府。事成之后,美人必归大人。”

    薛远起身,朝他拱了拱手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萧城诀却有些诧异,挑眉笑道:“殿下居然答应得如此爽快……怎么,殿下移情别恋了?”

    君舒影慵懒地靠坐到椅背上,随手扯了扯腰间玉佩,睨了他一眼:“本王说的是‘事成之后,美人必归大人’。可这美人是谁,本王却并未明说。”

    萧城诀语噎,半晌后,摇扇轻笑:“殿下好算计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淡漠地闭上双眸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萧城诀知晓他有事情处理,很快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他走后不久,一名暗卫悄无声息地出现:“殿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把她带来。”

    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身着紫罗兰绣鸢尾罗裙的谢昭就被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有些忐忑:“不知王爷唤臣妾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谢昭一怔,盯向君舒影的面容,好半晌后,才小心翼翼跪了下去,膝行到他脚边,款款抱住他的腿,满脸小意温存的讨好:“夫君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说着,白玉似的手指探进他的袍摆,顺着那肌理分明的修长腿肚,一路往上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睁开眼,居高临下:“你信不信本王剁了你的手?”

    他周身散发出重重寒意,谢昭身子一僵:“不知臣妾做错了什么,惹得王爷如此震怒?”

    君舒影掐住她的双颊,凑到她的耳畔,缓缓说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谢昭的面色一点点变成惨白,最后不可置信地跌坐在地,大口喘着粗气:“臣妾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意识到什么,跪到君舒影面前,去牵他的袍角,哭得梨花带雨:“拓跋烈是皇姐的夫婿,臣妾没有与他苟且!求王爷明鉴!定是那暗卫看走了眼,看错了人!王爷,臣妾自幼仰慕王爷,对王爷一片真心,求王爷明鉴!”

    君舒影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,一脚将她踹到旁边:“来人,把她关进后院,没有本王命令,不得出后院半步!”

    两名暗卫立即上前,既不怜香惜玉更没有半分男女忌讳,直接将她架起来拖向后院。

    谢昭的哭声与辩驳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书房重又恢复静谧,沉水香在角落散发出袅袅轻烟。

    君舒影手肘撑着扶手,尽管闭着双眸,却隐隐有暗光从睫毛间隙透出。

    拓跋烈既然喜欢谢昭,念及谢昭在他手中,定不敢背叛他。

    草原归附,十万铁骑将会是他的一大助力。

    虽然没了谢家的支持,可薛家暗中归附,倒也能勉强弥补损失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丹凤眼中透出复杂,不知道君天澜,下一步棋会怎么走?

    清冷的目光,落在花几那局残棋上,“是要拉拢六部,还是……秦王?”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捻起一粒棋,缓缓落子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坤宁宫。

    沈妙言身着水红色对襟衫裙,挽着松松垮垮的堕马髻,正临窗练字。

    临的依旧是大长公主的字,一个个簪花小楷跃然纸上,工整漂亮,令人看了心情也跟着好起来。

    君怀瑾摇着把折扇进来,笑道:“嫂嫂,长欢街上新开了家酒楼,今晚正式开张,想来一定热闹,咱们过去瞧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