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4章 这么看,妙妙倒像只兔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他怔愣,沈妙言没好气地推开他:“好你个君天澜,竟然背着我到云香楼喝花酒!还敢亲我,你还敢亲我!”

    说着,小拳头使劲儿去捶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君天澜无奈地抓住她的两只细手腕:“乃是约人谈事,才到这儿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约人谈事,不能去正经酒楼吗?四哥背着我想姑娘,真是坏到骨子里了!幸亏怀瑾提醒我,不然我都要被你蒙在鼓里一辈子!”

    听见君怀瑾的名字,君天澜在心底暗暗记下这笔账,揽住她的纤腰,哄了她好一会儿,才带着她从暗门离开。

    阁楼暗影里,秦熙唇角勾起一道残酷邪魅的弧度,看来,寿王挺看重这小妾的,被打了一巴掌都不还手。

    若换做是他,这女人早被他拍死拿去喂狗了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雅座,楼下歌舞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顾钦原不知去哪儿了,君怀瑾跑到君天澜的雅座,陪着笑:“皇兄,我就知道您想念嫂嫂了,于是特地将嫂嫂拐出宫来见您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她,忽然觉得如果她有条尾巴,此刻一定摇得非常欢快。

    君天澜似笑非笑:“听说怀瑾一直想去军营历练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君怀瑾惊喜地睁大丹凤眼,“皇兄是要送我去军营,表扬我今晚的劳苦功高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修书一封,送你去舅舅驻守在北城的军队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眼底都是旁人难以注意到的腹黑。

    “啊,多谢皇兄!”君怀瑾喜不自禁,又望了眼沈妙言,笑得不怀好意,“那你们继续,我回雅座接着看歌舞!”

    说罢,欢欣鼓舞地跑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抿唇,暗暗为君怀瑾默哀了几秒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落在她身上,拍了拍大腿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嘟嘴,不情不愿地蹭过去,被他一把拉到腿上,单指挑起她的下巴:“刚刚在楼下,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周身气度凛贵而压迫,沈妙言刚刚打他的时候不怕,现在雅座中只剩他们两个人,倒是怕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往后缩,低垂着眼睫,咬住唇瓣,不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抿着浅笑,伸手将她的嘴巴扳开:“不许咬嘴巴。刚刚,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君,君天澜……”小姑娘声如蚊蚋。

    男人注视着她畏畏缩缩的模样,越发想笑,伸手弹了下她的脑门儿:“君天澜,是你能叫的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捧住额头,抬起泪汪汪的圆眼睛,语调柔弱可怜: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喉头滚动,他刚刚只用了点点力气,哪里真会弄疼她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人越发有心机了,故意表现出这番姿态,是想惹他怜惜,不再追究那一巴掌?

    “可是妙妙刚刚打了我,你自己说,要如何补偿才好?”

    男人对着她的耳朵吹气,吹得她浑身都痒,却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她垂下鸦羽般的眼睫,语带撒娇:“四哥背着我来青楼找姑娘,是四哥有错在先,怎么好意思问我要补偿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香楼是我的产业,今夜开张,自然要过来瞧瞧。本想使美人计收买秦熙,不料他不吃那套。”君天澜说着,转动墨玉扳指,踌躇半晌,目光落在沈妙言脸上,“好端端的,怎么会掉下去?”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垂着眼睫,面不改色:“那道扶栏有些矮,不小心就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落在她轻轻攥起衣摆的小手上,她掉下去的那个位置,是秦王离开时途径的地方。

    丹凤眼中眸光微动,他并未拆穿她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顾钦原从外面进来,沈妙言连忙跳下他的大腿,在旁边坐好。

    顾钦原只当没看见两人刚刚的亲密姿势,蹙着眉尖落座:“大鱼没钓到,杂鱼倒是钓到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顾钦原从怀里取出一封犹带浅香的书信。

    君天澜展开来,宣纸上用龙飞凤舞的字迹写了首情诗,还细心地熏了香。

    落款:君无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端王亲手捧着,跑去闺房献给妩姑娘的,说是一见钟情、非她不娶。”顾钦原没好气。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“秦熙已经离开,此人当真软硬不吃,是块难啃的硬骨头。”顾钦原难得泄气,“罢了,好歹他并不站在宣王那边,能拉拢过来是不错,不能拉拢,对局势也没有太大影响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扳指,没说话。

    顾钦原望了眼坐在角落乖乖吃点心的沈妙言,又道:“韩尚书刚刚送了消息来,称薛相将户部的人做了调动。表兄,我怀疑,薛家有背叛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薛慎是条老狐狸,薛远亦然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淡,“韩叙之春闺时,不是上了榜吗?想办法将他调去户部,稳住户部局势。刑部那边,让韩棠之找个契机,把江义海拉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顾钦原点头,又望了眼沈妙言,颇有眼力见的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雅座中再度剩下两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余光瞥向沈妙言,沈妙言起身,乖乖走到他跟前,主动跨坐到他的大腿上:“刚刚,是我错怪四哥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靠在椅背上,好整以暇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脸红了又红,最后含羞带怯地凑过去,亲了亲他的脸颊,声音软和:“四哥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托住她的脸儿,声音低沉了几分:“今晚,别回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皇后娘娘——”

    “母后那里,我自有说辞。”君天澜手指贴上她柔软的唇瓣,轻轻摩挲,瞳眸深沉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敢乱动,任由他将唇瓣揉捏成不同形状。

    君天澜玩得兴起,将她的小嘴捏成三瓣状,眉梢眼角都是笑:“这么看,妙妙倒像只兔子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不了话,只得通过瞪眼来反对他的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玩尽兴了,松开手,将她抱进怀中,轻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,在此刻无比心安。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他永远都是杀伐果决、不苟言笑的寿王。

    可在她面前,他只是个普通男人。

    也有喜怒哀乐,也会争风吃醋。

    大掌轻搂着少女的纤腰,他贴近她的耳畔: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谢谢昨天六位小天使的打赏!!月底啦,大家快快将手中没用完的月票票投给菜菜,不投会过期哒,星星眼~~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