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2章 九重神佛,亦可白骨成魔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舒影心口莫名刺痛,伸手去揉她的脑袋:“不许这样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头发揉乱了!”小姑娘反抗,使劲儿将他的手推开。

    “别人求我揉,我还不揉呢。”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满脸傲娇。

    有宫女在外面敲门,说是进来送晚膳。

    沈妙言早就饿得不行,闻言,眼中划过精光,巴巴儿地望向门口,就瞧见两名宫女捧着食盒进来,把里面的菜肴一道道摆上桌案,有红烧肉、香酥牛肉片、四喜丸子、蘑菇煨鸡,并几碟晶莹欲滴的素菜。

    房中食物香气弥漫,她舔了舔嘴,君舒影抬手示意两名宫女退下,坐到桌案旁,亲自盛了一碗米饭,慢条斯理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这人竟不给她吃的?

    沈妙言面色难看,双手紧紧抓住被褥,鼓着腮帮子瞪君舒影,瞪着瞪着,目光不觉下滑,落在他咀嚼食物的嘴上。

    他吃东西时和四哥一样,半点儿声响都没有,可她看着,却偏偏觉得很香。

    浅白的是鸡肉丝,酱红的是红烧肉,碧绿鲜翠的是竹笋片……

    光是看着,就知道很好吃啊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吃着吃着,听见一阵咕咕声。

    他抬眸看去,小姑娘正揉着肚子,双眼巴巴儿地望着桌面,不住地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饿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立即点头如小鸡啄米。

    “那我吃慢点,你认真看,随我一同感受这些食物的美味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说着,果真放慢动作,夹了块肥瘦相宜、喷香喷香的红烧肉,在沈妙言面前晃了晃,慢慢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差点把嘴唇咬出血,这货好欠揍,她好想揍他肿么破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吃完红烧肉,砸吧砸吧嘴,“肥而不腻,香甜酥软,入口即化,不错!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肚子便又是一阵叽咕叽咕叫,抬袖擦去涎水,“哼”了一声,倒头钻进被褥里,气得不肯再看他。

    君舒影优哉游哉地用完晚膳,让宫女们进来收拾了碗筷,直到夜色暗下来,才有个大宫女端着盆米粥进来:“殿下,香菇乳鸽小米粥好了,御膳房的大厨熬了足足两个时辰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白瓷盆放到桌案上,行过礼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中燃着几盏温暖的灯火,君舒影亲自盛了一碗小米粥,坐到床边,伸手推了推躲在被窝里的姑娘:“喷香酥软的乳鸽小米粥,再不吃我吃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钻出来,嗅着空气中的香味儿,连忙咽起口水:“还算你有良心,知道给我弄些吃的!”

    君舒影含笑,舀了一勺粥送到她唇边:“你受了伤,那些大鱼大肉不适合你吃,所以我叫御膳房帮你准备了这道晚膳……慢些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这道粥做的的确好吃,尝起来又嫩又滑,掺着乳鸽的鲜香与香菇、小米的自然清香,沈妙言恨不得连舌头一起吞下去。

    君舒影舀了一勺,小姑娘忍不住握住他的大袖,凑过去喝,小舌头舔一下,再舔一下,最后张口含住一整勺粥。

    他托腮,觉着这姑娘吃东西的样子,有点像那条他叫人扔掉的卷毛狗。

    怪招人疼的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的胃口大得出乎君舒影的预料,一大盆香菇乳鸽小米粥,她竟一个人就吃光了,还嚷嚷着不够,叫他再弄一盆来。

    他注视着见底的盆,静静思考了会儿,便让宫女再去大厨房弄些旁的清淡吃食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了米粥,浑身都有力气了,跪在床上,笑容多了几分真意:“没想到你还挺重义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入了本王眼的女人,本王自然掏心掏肺待她好。”君舒影摩挲着下巴,状似不经意地问道,“你平日里,也吃得这样多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,我平时吃饭,一顿能吃六碗,还不算饭后点心。”沈妙言感慨,“幸亏四哥又有钱养得起我,又不嫌弃我吃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也养得起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睨向他,轻哼一声,眼里都是不屑。

    这副傲娇的小模样落在君舒影眼中,他心中喜欢,忍不住伸手去揉她的头发,笑容含着几许诱惑:“跟着本王,顿顿喂你红烧肉。你喜欢喝乳鸽汤,本王让小厨房天天给你做。山珍海味,只要你提得出来,本王就能让人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占有欲,丝毫不亚于君天澜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讨人喜欢的姑娘,他真想将她带回府里藏起来,白天陪她一起玩,喂她吃天底下最好吃的食物。

    夜里,将她压在身下,叫她夜夜承欢……

    丹凤眼多了些幽深,那张神仙般绝艳出尘的面容,更是染上深深的**。

    可惜灯火黯淡,床上的姑娘,根本没注意到他眼底那浓烈的扭曲。

    “我不稀罕你的红烧肉,更不稀罕你的乳鸽汤。”沈妙言伸了个懒腰,“我呀,就只想待在他的身边……哪怕顿顿只有白面馒头吃,可因为是他给的,我也会觉得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双手托腮,趴在柔软的锦被上,琥珀色瞳眸折射出朦胧柔和的光,“他替我挨了那么多军棍,也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了……他待我真的很好,明明是尊贵的天家皇子,却愿意舍下身份,为我挨罚。这世上,也许再也不会有一个人,像他这样待我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将她小脸上的神往与甜蜜尽收眼底,心头不禁涌上铺天盖地的酸意。

    屋中寂静了半晌,沈妙言不知在想些什么,忽然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君舒影凝视她,那甜甜的笑,像是将开未开的莲花终于被轻风吹得绽放,可这绽放却不是因为他,而是因为另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真叫人嫉妒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食物很快被送了来,乃是两碟精致异常的点心。

    她开心地吃完,洗漱之后,滚进被窝,抱着被子,露出一双弯弯的眉眼,声音透着欢喜:“今夜多谢殿下招待!明日我回了寿王府,定会送你回礼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你的回礼。”君舒影不悦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沈妙言翻了个白眼,没理他,满心满脑都是君天澜为她挨罚的事儿。

    他待她这样的好,她今生今世,一定非他不嫁。

    君舒影看着她脸上的神采就来气,寒着脸大步走出朱红小楼,在初夏的夜色中,发狂般抽出腰间佩剑,用蛮力疯狂地将院中树木花草尽数砍倒。

    月色浓浓,男人那双极致美艳的丹凤眼燃烧起地狱业火般的愤怒,背后的长发无风自舞,周身散发出一重盖过一重的浓烈莲香。

    九重神佛,亦可白骨成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