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3章 即便是至亲之人,儿臣也会刀剑相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朱红小楼,沈妙言揉着被打伤的屁股,勉强走到二楼窗前,看见白衣胜雪的贵公子发疯般穿行于林木之中。

    所经之处,草木皆亡。

    窗外挂着的红绉纱灯笼在夜风中轻曳,却点不亮那一双黯淡的琥珀色瞳眸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喜欢,她早已收到。

    这份情是贵重的,可她心中早有了爱至骨髓的男人,所以她要不起他的情。

    不如从一开始,就拒绝。

    少女垂下眼帘,转过身的刹那,轻轻扬起唇角,看起来天真又无邪。

    深夜,甘泉宫。

    萧贵妃浸泡在四四方方的白玉池中,暖热的水从四只青铜小兽嘴里汨汨淌出,水面上鲜红的花瓣愈发衬得她肤白若雪。

    满头乌发挽在头顶,她双臂搭在白玉池边缘,嗅着满室玫瑰甜香,一派放松悠闲姿态。

    一名女官跪在她身后,轻轻帮她揉搓后背,声音压得极低:“娘娘,俞昭仪身边的贴身宫女已经被处理掉了,不会有人知道,她去坤宁宫前,就已用过娘娘赐的千层糕。多亏冯太医妙手,用其他毒药中和砒霜,这才能掐准毒发时间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仰着美艳绝伦的面容,三十多岁的女人了,看起来却依旧犹如二八少女。

    艳唇勾了勾,她的声音透出冷淡:“可惜到底没弄死沈妙言。舒儿被她迷惑的丧了心智,将来定要出大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死一个俞昭仪,换得寿王挨上一百七十军棍,倒也不算亏。”

    那女官从瓷罐里挖出一块玫瑰香膏,细心地涂抹在萧贵妃白嫩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说着话,外面响起宫女的通报:“娘娘,殿下求见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瞳眸微动,整个人浸入暖水中,泡了会儿,缓缓钻出水面,抬脚迈上岸:“为本宫更衣。”

    她是在正殿见的君舒影。

    君舒影慵懒地倚靠在大椅上,眸中的疯狂早已敛去,眉目清远宛如高山雪莲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从内殿传来,他淡淡道:“恭喜母妃,今日大获全胜。”

    萧贵妃慢条斯理地落座,手肘倚着圆绣枕,浑身柔弱无骨,声音悠远,听起来像是来自缥缈仙境:“若真大获全胜,那个女孩儿,还能好端端躺在你的紫竹小楼里?”

    女官上了茶。

    君舒影端起茶盏,揭开茶盖,垂眸呷了一口:“儿臣想要她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以为,你想要的,是万里江山。”萧贵妃满眼倨傲地睨着他,“你姐姐为你远嫁草原,你父皇为你在朝堂谋算,你舅舅一家尽心竭力为你铺路……舒儿,莫要为女人误事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放下茶盏,因为低垂着眼睫的缘故,叫人看不清他眸中的情绪:“锦绣江山,并非我之所求。自始至终,想要江山的,都是你们萧——”

    “舒儿!”萧贵妃厉声,旋即软了语气,“你若真心想要那个女人,母妃替你求了皇上,将她赐给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女人,我要自己去追。”君舒影敛了眉眼,漫不经心地站起身,朝殿外走去,“儿臣只希望,母妃别再害妙言。”

    修长挺拔的身影行至殿门口,夜风将一袭白衣吹得飞扬,像是簌簌白雪。

    灯笼的薄光洒在他肩膀上,他侧头,睫毛间隙中跃出几点凌厉的光:“儿臣这辈子无欲无求,遇见她,才懂得人间的好。若再有下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至亲之人,儿臣也会刀剑相向。”

    凉凉的话回荡在空寂的大殿中,萧贵妃陡然攥紧绣枕,不可置信地盯着他远去。

    “逆子!”

    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朦胧月色里,萧贵妃才猛地将手边儿的茶盏摔出去,美艳绝伦的面庞气得微微发抖,连指尖都染上了颤意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官自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薛府。

    一轮弯月高挂中天,身着寝衣的薛宝璋倚在楼阁上,静静仰望月色。

    白日里,她不过是顺手推了沈妙言一把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,寿王那样冷情冷面的男人,竟会愿意替她挨下一百七十军棍。

    他爱沈妙言吗?

    戏文里唱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。

    她总以为那只是文人书客编的故事,却从不知,现实中,果真有为了爱情不顾生死的男人。

    寿王……

    她的眼前浮现出那张戴着暗金雕花面具的脸,那双深沉的凤眸。

    沈妙言真是幸运啊,能够遇见这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不知道想到什么,搁在扶栏上的手微微紧了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天明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发现身边多了个男人。

    鬓若刀裁,色若春晓。

    穿着素白丝缎中衣,满头乌发铺散在榻上,看起来神仙也似。

    她皱眉,坐起身,忍不住踹了他两脚:“君舒影,谁让你爬我床的?!”

    “别吵!”

    男人起床气大得很,翻过身,闭着眼将她扑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君舒影,你答应今天送我回府的!我要回府,回府!”小姑娘在他身下挣扎,扑腾之中,一脚踹在男人命根子上。

    君舒影痛得龇牙咧嘴,睡意消了大半儿,捂着裆部坐起身,抬手给了她一个爆栗子:“你往哪儿踢呢?!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府!”沈妙言抱住脑袋,仰头瞪他,“你昨晚答应得好好的,你是君子,不能耍赖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君子。”君舒影揉了揉那处,只觉蛋疼得厉害,“小妙妙,你若把我那宝贝踢坏了,可要对我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呸,宣王殿下大清早耍流氓,忒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起身,昨天受的伤好像不怎么疼了,因此非常活跃地跳下床,拿了衣裙往身上套,嘴里不停催促君舒影动作快些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床上呆坐片刻,被她催得烦了,才不甘不愿地伸开手臂:“更衣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穿。”沈妙言没好气,站到青铜镜前,认认真真梳发髻。

    等她将发髻梳好,转过头,却瞧见男人依旧穿着中衣,歪靠在拔步床上,动也不动地盯着她,大有她不帮他更衣,他就不起床的架势。

    沈妙言怒极反笑:“那你等着吧,等我什么时候愿意帮你更衣了,你再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匆匆奔出门,就让那个妖艳贱货在床上待一辈子好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