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0章 你,可不可以……不要娶她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月上中天。

    身边的小姑娘仍旧没有停止哭泣的意思,像是撒泼般,像是要哭尽她一生的委屈般,连绵不绝犹如杜鹃啼血般凄厉。

    那是她在旁人面前,绝不会流露的一面。

    叫身侧的男人,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他终于忍无可忍,将她抱进怀中,沉默着俯首,吻去她脸上的泪花。

    那么咸,那么涩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搭在他宽阔的肩膀上,双眼早已红肿得睁不开,无力地打了个哭嗝。

    君天澜摇了摇帐铃,值夜的丫鬟擎了烛火进来,他便吩咐她去打一盆热水。

    等热水送进来,他起身拧了湿热的帕子,轻轻为小姑娘将脸和脖颈擦干净,动作极尽轻柔,唯恐弄疼了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小脸哭得通红,双眼朦胧,睫毛湿哒哒的,像是浸入水中的蝶翼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帕子放进水盆,又从衣柜里拿出套干净的中衣,伸手帮她将被眼泪打湿的衣裳换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勉强张开一条眼缝,看见暖黄的烛火下,男人低着头帮她更换寝衣,尽管指腹还有些粗糙,可他的动作已经尽量放的温柔,小心翼翼不曾占她半点儿便宜。

    他的侧脸在灯火下散发出朦胧光晕,冷峻而精致。

    这些年,这个男人,其实待她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今后会用这样温柔的动作对待薛宝璋,她就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阵阵酸楚涌上心头,她伸出手,轻轻抱住他的手臂,眼泪再度淌落: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抬眸,有些诧异,声音低沉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,可不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到枕上,她咬住唇瓣,终是没有往下说。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,帮她拢了拢衣襟,放下帐幔,重新躺到她身边,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枕在他的臂弯上,忍不住侧身向他,如从前那般,伸出小腿缠到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嗅着男人身上淡淡的山水香,她朝他拱了拱,含泪入眠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帐顶,他知道她未说完的话是什么,可他偏偏,没有勇气回答。

    双手紧攥成了拳,他的手背早已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,总有一天,他会给她,她该拥有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她本就是,他捧在手掌心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梦里,繁花凋零,玉树成雪。

    她手持宫灯,穿着火红嫁衣登上城楼,眺望远处冰封万里的锦绣河山,看见她爱的男人,骑在高大的骏马上,身后跟着数不清的聘礼,正逶迤而来。

    他是来娶她的。

    她在梦中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漆黑寂静的帐幔中,一滴眼泪顺着小姑娘的眼角滑落在枕上。

    你,可不可以……

    不要娶她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天明。

    君天澜独自在花厅用完膳,正净手时,李斯年匆匆进来:“殿下,司天台那边,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他拿毛巾擦干手,冷淡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司马大人听闻殿下要去南方治理洪灾,夸殿下有济世兴邦之心,乃是大周的福气,说非常愿意与殿下同行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斯年垂下眼帘:“只是,他要求沈小姐同行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毛巾丢进水盆,面色不大好。

    妙言昨日傍晚去司马府,原来是为了这茬……

    可司马辰与她不过一面之缘,怎肯如此帮她?

    他,在图谋什么?

    “殿下,沈小姐智谋过人,若能同行,想来对治洪大有裨益。”李斯年小心翼翼道。

    君天澜冷冷瞥了他一眼,他连忙垂首:“老夫多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告诉他,既然司天台诸事繁忙,本王就不劳烦他跟着了。”

    李斯年拱了拱手: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隔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盘膝坐在软榻上,慢条斯理地吃着矮几上的水饺。

    鲜虾竹笋香菇灌汤饺,鲜美着呢。

    君天澜撩开珠帘进来,在她对面落座,指节轻轻敲击桌案:“想跟我去南方?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见见世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着,咬住水饺,入口都是浓鲜的汤汁,好吃的弯了漂亮的眉眼。

    “南方有多危险,洪水有多危险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不知道,所以才想去见识一番。”小姑娘抬起亮晶晶的双眸,“四哥既然不娶我了,那么连这一点微小的心愿,都不能满足我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。

    屋中寂静良久,他才狠心开口:“我不会将你置于险境。”

    南方局势,连他都无法掌控,他怎会将她带在身边!

    他站起身正要离开,见她将一大碗水饺都吃下肚,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慢慢吃,没人跟你抢。吃不饱的话,叫厨房再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歪头,避开他的大掌。

    君天澜收回视线,沉重地走出月门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虾饺,忽然没了胃口。

    说什么危险,她,怕过危险吗?!

    不过是想要……

    不过是想要,在那个女人没进门前,多看看他。

    不过是,想要多看看他……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沈妙言刚爬上床,珠帘就被人卷起,那人携着冰凉入骨的山水香,钻进了她的被窝,以非常娴熟地姿势将她抱进怀中。

    她任由他抱着,没吭声。

    男人轻轻蹭她细白的颈子:“明日一早,我便要离开。府中诸事,你看顾着些。若遇到麻烦,只管进宫找母后。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沉默。

    他也不在意,只抱着她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翌日,天色还暗着,沈妙言便察觉到身边男人轻手轻脚地起了床,亲了亲她的额头,才转身走出隔间。

    她继续装睡,等外面寝屋里的动静也没了,才爬起来,奔到雕窗边,但见庭院中灯火亮如白昼,他带着夜凛等人,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手轻轻扶上窗棂,直到那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曦光中,她才收回黯淡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座府邸因他而变得温暖,却又因他的离去,而变得像个囚笼。

    她在屋檐下独坐了一天,盯着手中捧的大周地图,掐算着这个时辰,他的队伍该走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正无聊地盘算时,顾明进来:“小姐,宣王殿下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君舒影?”沈妙言挑眉,“那个疯子,他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正要回绝,想了想,又道:“罢了,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一袭白衣胜雪,穿过重重曲廊来到她跟前,摇着把紫竹骨折扇,含笑道:

    “听闻四皇兄去南方疏通洪水,真是巧,本王刚刚奏请父皇,也允准本王去南方共同治理渭河。只叹长路漫漫甚是无趣,本王身边缺个红袖添香,不知小妙妙可有兴致,与本王共赴渭水之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