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1章 心有灵犀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真是刚瞌睡,就有人送枕头来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雀跃,余光迅速瞥了眼侍立在角落的婢女,故作认真道:“四哥吩咐,不许我出门。宣王的好意,妙妙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起身走到庭院花圃边,摘了朵牡丹递给君舒影:“愿四哥与宣王治水有功,早日返京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瞧见她对自己眨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他挑眉,接过牡丹,那牡丹花瓣呈现出梅红与淡粉两种颜色,乃是牡丹花中有名的品种:花二乔。

    不过须臾,他便笑道:“既如此,本王便不做叨扰,告辞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暗道这人七窍玲珑心思,想来应当明白她的暗示。

    君舒影出了寿王府,刚跨上骏马,旁边萧城诀摇着折扇:“可是被美人拒了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这牡丹的品种?”

    萧城诀望了眼那朵牡丹,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此花名为花二乔,小妙妙将它赠与本王,乃是暗示本王,今夜二更天时,去寿王府接她出来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抬手将牡丹簪于鬓角,滚银边锦袍在骏马上飞扬如云,唇角噙起浅笑,其容色艳丽更甚那牡丹,在风中策马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萧城诀暗自不信,不过是人家姑娘随手赠的一朵花罢了,殿下纯粹是想太多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夜里,沈妙言拉了素问进隔间,要她假扮成她待在房间里,她自个儿收拾了包袱,准备去渭水之南。

    素问骇得不轻,可沈妙言又是撒娇又是耍赖,再三保证会照顾好自己,她实在受不了她这副求爹告娘的作态,只得应允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小包袱背在身上,认真道:“有什么事,你只管与拂衣和添香说。就算她俩发现,你稍稍求个情,她们一定会帮着瞒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素问满脸忧容,生怕她在路上出事,又拿了好些毒粉包过来,让她带着防身。

    到了二更天时,寿王府安安静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靠在床框上打盹儿,眼见着要睡沉过去,房中烛火悄然熄灭。

    守在桌边的素问一惊,连忙过去推了推她:“小姐,有异动!”

    沈妙言惊醒,刚张开眼,便被一只手拉过去。

    那人单手覆在她腰间,音色动听宛如明珠落玉盘:“小妙妙,果然咱俩心有灵犀呢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便带了她施展轻功掠出雕窗。

    其轻功之妙,竟连寿王府的侍卫都不曾察觉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望着天空那轮渐渐饱满的明月,小脸上都是遮掩不住的笑。

    那人不肯带自己去,她总有本事跟过去的。

    宣王府的画舫停在城外河岸边,君舒影带她上了画舫,借着月色,沈妙言瞧见这画舫描红饰金、绮丽堂皇,哪里像是去治理洪水的,分明像是去游玩的。

    君舒影领着她上了画舫阁楼,笑得分外温柔:“我帮你准备了间绣房,想来你定会满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走到三楼,推开雕门,沈妙言放眼望去,房中主色调是嫩嫩的粉,熏着浅浅的莲花香,梳妆台上胭脂水粉、珠宝首饰等一应俱全,衣柜里挂得满满,全是应季的好衣裳。

    靠墙的位置,摆着张精致的圆床,绣满红莲的帐幔低垂下来,四角还挂了会发光的明珠和香囊。

    角落置着口红木箱,箱子里摆满了藤球、璎珞、针线包、九连环、华容道、鲁班锁等玩具。

    桌上摆着个精美的紫檀木食盘,隔成了九格,整齐地码着九种不同的精致点心。

    她一见就喜欢的不得了,连忙扑到床上,那床榻松松软软,她一扑上去就陷落大半儿。

    被褥上绣的是百鬼夜行图,虽是鬼怪,却都萌哒哒的,她难抑喜欢,将被褥一并抱进怀中,回头冲君舒影笑道:“他总说小孩子不能睡太软的床,可我如今根本就不是孩子了。我喜欢这张床,喜欢这张被子!”

    君舒影心中欢喜,面上却仍是神仙般的悠然姿态:“本就是特地为你准备的,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蹂躏着那张软床时,画舫悄然驶离了河岸。

    所幸这段时日并无降雨,河面平静,画舫一路载着丝竹管弦,歌舞升平地朝渭城驶去。

    行了七八天后,沈妙言站在船头眺望,清淡的河风迎面而来,远处薄雾弥漫,芦苇丛一望无际,偶有几只白鹭从芦苇丛里掠起,摇曳娉婷,直上九霄。

    再远的地方,一座城池巍然屹立,正是渭城无疑。

    君舒影抱着件绯红斗篷出来,帮她披到身上,温声道:“船头风大,回阁楼里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拢了拢斗篷,目视前方摇了摇头,眼睛里全是欢喜:“不妨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景,君舒影便在旁边看她。

    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拢在柔软的斗篷里,看起来嫩生生的像朵栀子花,眉宇之间都是灵动,叫人想亲上一口尝尝是何味道。

    他看得发痴,情不自禁地俯下身,还未触及她的面颊,就听得有男人高声吟唱着渔歌,点一根竹蒿,乘一叶扁舟,从芦苇丛中驶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瞧见这座精致华丽的画舫,上前笑道:“贵客从远方而来,可是要进渭城?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做书生打扮,面容清俊憨直不似坏人,于是回他道:“正是要去渭城。”

    那个书生的眼睛便亮了亮,点了几下竹蒿驶到跟前,抬头仰望这两人,笑着作揖行礼:“小生名唤白鹭,若公子和夫人方便,不知可否拜托两位一件事?”

    君舒影睨着他,低声对沈妙言道:“这人脸皮忒厚了些,咱们与他素味平生,他便敢拜托咱们做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唇角却微微扬起,俨然是被这个书生的一句“公子和夫人”取悦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则好奇地望着那位书生:“不知你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若两位在渭城中遇见一位叫蒹葭的姑娘,烦请转告她,白鹭仍在北郊渭河中等待。无论度过多少个芦花绽放的季节,白鹭仍在等待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那人弯腰从船上取出个碧绿莹嫩的莲蓬,笑吟吟道:“这莲蓬挺嫩,乃是白鹭偶然摘得,赠与公子与夫人品尝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