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5章 弥足珍贵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……我并不觉得白鹭是疯子,他在芦苇丛里等蒹葭等了那么多年,那个叫蒹葭的女孩儿,一定是个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软糯声音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瞳眸,骤然放大。

    “世间自有痴情种,众人皆醉我独醒。那些市井小民,自是不会理解隐士的胸怀。”君舒影低头望了眼满脸认真的小姑娘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头发要揉乱了!”

    小姑娘护住脑袋,仰头抗议。

    明明暗暗的花影中,君天澜看见那两人在花墙边驻足,君舒影摘了朵碗口大的金盏菊,轻轻别上小姑娘的鬓角:“这样就不乱了。”

    而小姑娘面带疑色,抬手摸了摸鬓间的花儿,双眸如水,声音轻软: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君舒影凝视她的小脸,灯笼的薄光将花影移上她白嫩的面颊,她看起来像是个小花仙。

    他笑得温柔:“嗯,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的脸有些红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君舒影垂在腿侧的手紧了紧,单手撑在花墙上,将小姑娘笼在他的阴影里,俯下身,缓缓地,靠近她的脸。

    下一瞬,破风声凌空而来。

    君舒影揽着沈妙言掠出去,堪堪站稳,就听见一声巨响,身着墨袍的高大男人站在花墙旁,拳头深深陷进墙壁之中。

    那堵爬满紫藤萝的花墙以他的拳头为中心点,迅速裂开无数缝隙,不过刹那,便彻底坍塌成破砖碎瓦。

    君天澜收手转身,一双沉黑凤眸,阴郁地盯着沈妙言:“过来!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料到会在这种境遇下被他逮着,被他吓得抖三抖,强撑着躲在君舒影背后,只探出半个脑袋,小小声:“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,凭什么呀?”

    君舒影眉眼弯弯:“四皇兄离京之后,我觉得小妙妙一个人在府中孤单,就顺路把她带过来了。四皇兄该感激我才是,对她发什么火?”

    君天澜看都不看他,只盯紧了沈妙言:“我数三个数,你若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下眼帘,依旧躲在君舒影背后。

    “二。”

    对面男人周身的气息越发阴冷,饶是隔了这么远,她都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薄唇轻启:“三……”

    她咬住唇瓣,下意识地迈开步子。

    刚迈出半步,就被君舒影扣住左手腕:“怕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君天澜眸光越发危险,几个大跨步上前,一手扣住沈妙言的右手腕,一手揽住她的腰将她带进怀中,冷着脸带她离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站在原地,望着那两人的背影,似是不在意地摸了摸下巴,唇角的笑容却落寞了几分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君天澜带回他住的院落,把她摔到床榻上,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头顶,欺身而上:“我定的规矩,忘了是不是?!”

    “你压疼我了!”

    小姑娘蹙着眉尖,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这副无所谓的态度激怒,伸手握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盯着他,他胸腔中藏着无数愤怒与妒忌,他有无数句责罚的话,可是对上她水盈盈的瞳眸,竟不过片刻,那怒火就像是被天降甘霖浇灭。

    只余下,沉重而漆黑的灰烬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凝视他,清晰地捕捉到,他眼中的怒意逐渐化为无奈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他终是什么都没说,松开桎梏她的手,略显疲惫地在床榻边缘坐好,捏了捏眉心:“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跪坐起来,手足无措地望着他的背影,抿了抿小嘴,试探着解下他头上的黑金发冠,替他将头发散开,轻轻为他按摩头部。

    屋中烛火幽幽。

    她轻声道:“我……我就是想来看看四哥。她大约,快要进门了吧?等她进门,我就不能天天缠着四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垂下湿润的眼睫,声音含了泪腔:“我就是想,多看看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背对着她,心口像是被尖锐的匕首深深扎破,疼得他半晌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蜡泪顺着烛身,一滴滴滚落,在烛台上凝结成半透明的固体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烛光熄灭,君天澜在黑暗中转身,将她抱进怀中,紧紧闭上双眼,声音颤抖而破碎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小脸贴在他的胸膛上,眼泪打湿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她抬袖擦去眼泪,十分依恋而珍惜地往他怀中钻了钻,伸出小手,紧紧揽住他的腰,几近贪婪地呼吸他身上淡淡的山水香。

    于她而言,如今的每时每刻,每分每秒,都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天色熹微。

    身边男人动了动,却惊醒了身边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眼睛,怕他要走,紧忙拉住他的衣袖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脸上的担忧都看在眼里,心中柔软,侧身转向她,将她抱到怀中,低头亲了亲她的小嘴:“哪儿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这才稍稍放心,不笑时也翘着的唇角,在此刻翘的像是月牙儿:“四哥若是出去巡视,也顺道帮我打听个人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白鹭蒹葭的故事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君天澜听完,伸手刮了下她的鼻梁,冷峻的唇线抿出些许笑意:“那等不着边际的话,你也信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信?”沈妙言坐起身,拿圆眼睛瞪他,“宣王也认为,那人是真的在等人呢!”

    她提到君舒影,君天澜的眸色就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知失言,正想着说些什么挽救下,忽然被那人扯到怀中,继而将她压到身下,声音低沉:“家规中再加一条,不许在我耳边提君舒影。”

    说罢,狠狠咬住她的小嘴,霸道地肆虐起她的唇齿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压得动弹不得,只能可怜兮兮地被他蹂躏。

    等他终于啃完,她只觉唇瓣都红肿起来,麻麻胀胀地难受。

    太守府的花厅里早备好了早膳,穆青河带着妻子儿女过来,等了会儿,才将两位王爷等来。

    只是昨日待在宣王殿下身边的女人,却不知怎的被寿王拐了去。

    这是皇族家事,他不敢多做打量,客客气气地请两位王爷入座用膳。

    君舒影坐在君天澜的对面,目光快速掠过沈妙言,却见她今日浑身上下,半点儿他送的衣裳首饰都没有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