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7章 惊艳了时光,魅惑了苍生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太守府。

    君舒影与沈妙言在外游逛了一天,傍晚时刚踏进府门,穆青河身边的贴身长随恭恭敬敬地过来相请:“见过宣王爷!萧二公子和我家老爷都在书房,请您过去说话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微一颔首,携着沈妙言往书房走。

    书房重地,本不该是女子去的。

    可沈妙言望向君舒影的侧脸,见他并不避讳自己,心中起了些小心思,便也没主动回避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重重曲廊来到书房,只见书房外的庭院里搁着十几口木箱,沈妙言嗅见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气息,却不知那木箱中究竟装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踏进书房,只见渭城里有头有脸的官吏都到了,房中颇有些愁云惨布的意味。

    君舒影一撩袍子,落座,手肘慵懒地撑在扶手上:“何事?”

    萧城诀摇着折扇,目光落在房间正中央那口红木箱上。

    两名小厮上前,将木箱打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只看了一眼,就立即别过脸。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:“穆太守,下次行刺前,也该打听打听对方的深浅。且不提本王这位皇兄身手如何,仅仅是他身边那些个随从,也不是寻常杀手就能取其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他身后,沈妙言眼底掠过了然,原来是穆青河派人行刺四哥,却被四哥反制,将这十几口木箱的杀手人头送到太守府……浓浓的警告意味。

    穆青河战战兢兢,眼睛里都是躲闪:“是,下官失算了!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白着脸道:“下官一共派去了一百六十二名精锐刺客,但是刚刚清点了数量,这里只有一百六十颗人头。还有两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肥胖的双手,忍不住地攥紧官袍。

    君舒影垂眸,还有两个,怕是被君天澜留了活口,将来用作指控穆青河行刺他的证据。

    房中寂静半晌,穆青河忽然痛哭流涕,率领众官员向君舒影跪下:“宣王爷,臣等为萧家鞠躬尽瘁,每年可是上贡了不少好处呀!您既然来了,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?若这些年的事情真被寿王查明报到皇上那儿,便是萧家,那也落不着好啊!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,这穆青河是在威胁君舒影?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君舒影侧脸上,对方一脸玩味儿,瞟了眼萧城诀,笑道:“穆大人说的甚是有理,表弟,你既是萧家人,便为他们想个万全的法子吧!本王才从长街回来,沐浴更衣才是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姿态懒散地离去,将整个烂摊子都交给萧城诀打理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他离开书房,欲言又止地走了段路,终是忍不住问出口:“你会保下穆青河吗?”

    君舒影在长廊扶手边站定,随手掐了朵廊外的牡丹把玩:“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地……如今,我和小妙妙的信仰,是一样的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住。

    他将牡丹簪于鬓角,回首冲她翩然一笑。

    雪白轻盈的蝴蝶落在他的肩上,朱红的长廊,碧绿的植株,他站在光影中簪花一笑,惊艳了时光,魅惑了苍生。

    沈妙言半晌才回过神,心中无端升起自惭形秽之感,早忘了他刚刚说的是什么话,只觉周身如浮于云端,生出缥缈恍惚之感。

    人在面对极致的美人时,大约是不敢直视对方双眼的吧?

    他的美太过浓烈,轻易直视,恐会灼伤眸眼。

    沈妙言往后退了两步,拎起裙角,红着脸逃走。

    君舒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唇角噙着的笑容越发秾艳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君天澜的院子,探头探脑地跨进门槛,见里面似乎无人,稍稍松了口气,在心底编好了今天出门的借口,便走到窗台边,给那养在白瓷细颈瓶中的莲蓬换水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过去,莲蓬早有些泛黄,凋敝的话,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儿。

    她双手支颐,想起那个憨直的书生,忍不住轻悠悠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正伤春悲秋之事,背后传来熟悉的低沉声音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头,只见君天澜刚沐浴过,上身赤.裸,下身只简单地穿着条黑绸裤,湿发披散在腰下,他正拿帕子随手擦拭。

    他胸膛宽阔,腰却精瘦结实,每一寸肌肉都透出浓浓的力量美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欣赏着他的身体,按照编好的借口道:“今天我待在院子里,左思右想还是觉得白鹭可怜,所以决定继续去找那个叫蒹葭的姑娘。谁知出门时,正好碰到君舒影,就跟他一起结伴寻人了。但我跟他其实什么都没做,一整天下来,我们都没交谈上半句话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眨巴起无辜的水眸,一脸纯真地仰望走到自己跟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许是他沐浴时熏过山水香,那份冰凉的山间草木香气非常浓烈,却又似乎掺了些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儿,叫她周身都变得沁凉。

    她觉着,有点冷。

    后背抵上窗台,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她,大掌轻轻覆上她的发顶:“怎么,妙妙莫不是还想跟他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沈妙言在他大掌底下瑟缩了下,“他想帮白鹭找人,正好我也想帮,我们才凑到一块儿的。四哥忙于寻找治水良策不能陪我,我一个人出门不安全,他陪着我,四哥也能放心些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眸光一冷,君舒影陪着,他更不放心好吗?!

    然而这话,却不能同她说。

    冷冽的目光落在小姑娘红润晶莹的小嘴上,他觉着有些渴了。

    大掌滑至小姑娘后脑,扣住她不让她躲开,男人俯身便去亲吻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迫高高仰起头,男人浑身肌肤泛起热气,严丝合缝地将她抵到窗台。

    似是觉得她太矮,这么弯腰吻她很不舒服,君天澜直接将她上身按躺在窗台上,一手箍着她的腰,一手托着她的后脑,就这么深深浅浅地吮吸她的甘甜。

    吻着吻着,他抬眸,黑沉的眸光正对上站在花圃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君舒影的白衣被夏风吹得鼓起,他含笑望着那一幕,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君天澜终于结束了这个吻,却凑到沈妙言耳边,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红得越发厉害,只娇怯地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不远处,君舒影看到的画面便是君天澜将她打横抱起,小姑娘脸红得能滴血,钻进他的怀里,像只把自己埋进沙子里的小鹌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