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6章 苍天为证,明月为媒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天澜让人代酒后,便借故离席。

    他独自回到东流院,挑开月门珠帘踏进隔间。

    这里满满都是她的味道,她的朱钗首饰,她的衣裳鞋袜,她看了一半儿的书,喝了半口的茶……

    前院的喧嚣声不停从雕窗外透进来,他抚摸着窗台上的菱花镜,小姑娘顽皮,在镜子一角画了两只锦鲤,一大一小,大的鼓着冷冷的眼睛,小的胖乎乎笑眯眯,像是他和她。

    凤眸深沉了几分,他轻轻抚摸那只小小胖胖的锦鲤,似是安慰:“再忍一忍,再忍一忍,就好了……我总归,不会负你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的人是她,他会娶的人,也是她。

    他要把她保护得好好的,不叫旁人欺负了她。

    那些肮脏的权谋、交易,那些诡诈的人心、算计,都由他一个人来扛,就好。

    正凝思间,素问和夜寒急匆匆冲进来,两人哭着跪下:“主子,小姐她,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骤然攥紧,猛地转身盯向那二人,素问擦了把眼泪,强稳住心神,将今儿的事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君天澜是何等人,只听了一遍,再加上那小丫头早上离开时说的话,便知道她是选择主动离开的。

    冷硬的唇角生生勾起一道弧度:“她想跑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牛车颠簸到半夜,穿过无数麦田、河流,直到月上中天时,才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那大叔擦了把汗,憨笑道:“姑娘,蒙城就在前头了。如今城门关闭,明儿一早你才能进城哩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大叔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跳下牛车,早已被颠得分不清东南西北,借着月光瞧见前方果然矗立了一座城池,心下稍安,看见不远处有棵大树,便拎了裙摆走过去,累得直接躺在了树下的青草地上。

    牛车晃晃悠悠地离开,她躺了会儿,却饿得睡不着,于是又坐起身,从怀里摸出个庙会上买来的糙米馍馍,慢条斯理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馍馍凉了,硬得咯牙,她费劲儿地咬了两口,实在是嚼得费力,见不远处田地旁有条溪流,于是跑过去,将馍馍泡进溪水里,希望能够泡得软一点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从树林上方掠过,悄无声息地落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君天澜负手而立,看见的便是小姑娘跪坐在溪水旁,香甜地吃着冷水泡馍馍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的侧脸在月光下看起来很满足,嘴角总是微微翘起,仿佛离开他,于她而言从不是什么艰难的选项。

    眉宇间的戾气重了些,他缓步朝她走去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好吃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地回答,又咬了口馍馍,随即陡然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看清楚的确是他,下意识地朝后面缩了缩: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君天澜扫了眼那只被啃了一半儿的馍馍,将她从地上拉起来:“跟我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!”沈妙言倔强地往后退,“回去做什么?打搅你太子府的宴会吗?再说,薛宝璋若是看见我,也会不高兴的!如果我的存在是给四哥添麻烦,那我为什么要回去?!”

    简单的几句话,却叫君天澜的心狠狠钝痛了下。

    他垂眸盯紧了她的脸,月光下,那双琥珀色瞳眸闪烁着盈盈水光,比星辰更加纯真。

    他紧紧扣住她纤细的手腕,将她拉得更近些,“那你想去哪儿?独自浪迹天涯,还是去魏国找那个小崽子?!”

    沈妙言身子一僵,震惊地仰头看他,他的凤眸像是两簇燃烧的火焰。

    她紧忙避开他的视线,声音仍旧透出浓浓的倔强:“我不回去!我喜欢你,喜欢你将天下苍生装在心里的模样,喜欢你为江山社稷、黎民百姓鞠躬尽瘁的模样!我喜欢那个有担当的君天澜!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,没有人比四哥更适合做皇帝,我明白的……所以,若我拦了四哥的路,便是与大周的苍生为敌……我不愿意,我不愿意成为天下的敌人,更不愿意成为四哥的包袱和麻烦!”

    君天澜从未在沈妙言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,凛然,决绝,执着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,她不过是个心地善良的小姑娘,再如何有胸襟有胆魄,那也只是在深闺女子中出类拔萃而已。

    可他从不知道,她竟然思虑过这么多,她竟然独自一人背负了这么多……

    月色澄明。

    麦田中的青麦快要成熟,夜色中弥漫着山野林间的味道,溪水潺潺流过,初夏的夜寂静安宁。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挣脱开君天澜的手,转身朝蒙城跑去。

    她还没跑上两步,忽然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那人声音低哑,一字一顿,斩钉截铁:“你的存在,从不是麻烦!”

    多少个难捱的日夜,都是她陪着他一起度过的。

    四年了啊,因为有她在身边,所以时光也可以变得短暂。

    他想要她一直陪着他,再陪四年,再陪四年……

    直到他们子孙满堂,直到他们双双老去,直到他们一同离开这世间……

    他将沈妙言翻过来,俯身咬住她的耳垂:“沈嘉,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……我不准你离开,我不准!”

    沈妙言鼻尖泛酸:“若你以大周太子的身份说这番话,民女自是无话可说,自当遵命。若你以君天澜个人的身份,恕我不能遵从!”

    君天澜狠狠咬了口她的耳垂,低低笑了起来:“我是以沈妙言夫君的身份,说出的这番话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男人突然拉着她一起跪到地面,面容冷峻地盯着远处绵延起伏的群山:“苍天为证,明月为媒,我君天澜于大周至德三年六月二十五日,迎娶沈妙言为妻。我发誓,此生绝不辜负她,绝不抛弃她!若有违此誓,自当万箭穿心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沈妙言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君天澜执了她的手,声音低沉清越,却在这凉夜中,透出浅浅的暖意:“一拜天地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反应过来时,却被那人郑重地按着,一同朝天地磕头。

    她的额头贴在草地上,灼热的眼泪,一颗颗滚落进泥土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