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0章 过河拆桥,又如何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用余光打量她,这女人态度客客气气,竟是半点儿为难她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怪不得君怀瑾从前总说她八面玲珑,几乎没得罪过什么人,做人做到这个份上,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说法谁张口都能道出来,不过是嘴上涂蜜的事儿,关键是要去做。

    她捧起茶盏润了润嗓子,将燕虚大师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薛宝璋盯着淡青色茶面,沉吟道:“师父他云游天下,即便是我,一年中也难得见他两三回……不过飞鸽传信给他请他回镐京,倒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又缓缓道:“作为个人而言,我是很乐意帮助太子殿下的。可师父时间宝贵,绝不肯将点滴浪费在无关人等身上。我虽是他的徒弟,却也怕求不动他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知晓重头戏来了。

    书阁中陷入寂静。

    薛宝璋忽然笑出声来,旋即无奈地喟叹道:“若我与他的婚约还在,想来求师父办这件事,他定会欣然应允。只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她那个傻哥哥一直天真地以为,婚约是被他毁掉的,却看不透,真正毁婚之人,是君天澜。

    而恢复婚约对她薛宝璋而言算不得什么难事,难的是,她与君天澜中间,始终隔了个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可以不在乎君天澜喜欢沈妙言,毕竟她想嫁的是世间最有权势之人,天下哪个有权势的男人没有三妻四妾,所以她不在乎她的男人心仪谁、爱着谁,她只想要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凤位。

    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她自幼涉猎经史子集,师从燕虚大师,才华谋略绝不亚于这世间任何一个男儿。

    史书记载,唐朝时期的武则天以女人身份登基为帝,乃是千古第一女帝。

    她自认为才华不下于武则天,若有可能,若有可能……

    她是不是也能效仿武曌,登上那个位置呢?

    少女心事宛如云海,一重翻卷过一重,外人难以勘探半分。

    她不再往下说,余光扫向沈妙言,只静静等她表态。

    沈妙言深深呼吸,很快扬起一个甜甜的微笑,附和她道:“真希望四哥和薛姐姐的婚约还在,这样,燕虚大师就有帮四哥的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呷了口茶,淡淡道:“沈妹妹是聪明人,我便开门见山地说了吧。你若能为我劝动他娶我,我便愿意为你出面,请师父回镐京。我要的只是太子妃的位置,并不是他的心。况且……他那样的人,既是将心给了你,便是我再如何努力,他也不会多看我一眼。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诧异于她突然的豁达,正要说话,却听得她又感叹般开口:“我以前,并不相信世上有所谓的爱情,在我看来,所有的男欢.女爱,不过都是权衡利弊。可当我亲眼目睹他为你挨下一百七十军棍时,我便知道,是我错了。他这样的男人很好,很有担当,你能得到他的心,真是幸运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最后,语气竟染上了一丝艳羡。

    沈妙言抿唇,余光始终在她的脸上逡巡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她淡淡道:“你的交易,我应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唇角勾起:“我还有个附加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附耳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靠过去,听见她说的那几句话后,脸色一点点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薛宝璋轻摇团扇,依旧笑吟吟的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妙言对上她的目光,一咬牙: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这样的聪明人说话,真是省时省力。同为女子,我也是希望你过得好呢。”薛宝璋亲亲热热挽住她的手臂,笑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抽回手,白着脸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她走后,书房屏风后绕出个男人。

    薛宝璋将团扇放到花几上,拿起挂在墙上的玉笛吹了两声,便有拖着长长蓝尾的漂亮鸟儿从天空掠来。

    她轻轻摸了摸鸟儿绚丽罕见的亮蓝色羽毛,将早已准备好的书信塞进它腿上绑着的信筒里,将它放飞出去:“兄长,她已经答应,我嫁给君天澜那日,便是她进薛府做你女人之时。”

    薛远眉目中仍透出不敢置信:“她真的应了?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你妹妹的本事了。”薛宝璋挑眉,“你打算给她什么名分?”

    薛远的心,跳得有些快,总觉得这幸福来的太过突然,以致心里不踏实。

    他望向窗外湖畔的牡丹丛,认真道:“自是正妻之位,方能配得上她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歪了歪脑袋,笑容艳丽:“那我日后与她,可就是妯娌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沈妙言出了薛府,回头望向那块高高的匾额,心中泛起冷笑,呸,什么狗屁附加条件,要她做薛远的女人,她不如死了拉倒!

    只要四哥被放出来,她便是过河拆桥又如何?!

    薛宝璋嫁给四哥之日,便是她沈妙言离开之时!

    小姑娘负气回了大公主府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她收拾了两大食盒的美酒佳肴,雇马车去了宗人府。

    王德照旧待她恭恭敬敬,领着她朝君天澜居住的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那座破败的院落,有黑影一窜而入。

    蒙着黑巾的夜凉在君天澜跟前站定,拱手道:“爷,宁王之死,已经查清了,正是皇上所为无疑。此外,数年前其他三王之死,也都与皇上有关。属下手中已经掌握了部分线索,因为好些年过去,所以具体证据、证人等,还待彻查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多久?”君天澜端坐在软榻上,盯着手中的书卷,声音清冷。

    “最快十天,最迟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夜凉立即拱手告辞。

    他放下书卷,偏头望向窗外,丹凤眼中都是冷讽,太子府的人被收押天牢,可他手中却还有以夜凉为首的一支暗卫可以调用。

    乾元宫那位诬陷他弑父杀君,那他就以彼之道还彼之身。

    那位以为他干的事这世上无人能察觉,可世上向来没有能包住火的纸,只要有心查,什么东西是他君天澜查不到的呢?

    五王之乱,那位一人胜出,打着兄友弟恭的旗号,将其他四位王爷收押宗人府。

    这些年,那四王逐渐淡出百姓视线,那人终于按捺不住,暗中一一除掉他们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杀害亲手足至此,那位,才是真正的残暴冷酷。

    若他用这个把柄要挟那位,那么离开宗人府,易如反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