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1章 她是小魔鬼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夜凛冷声:“奉太子之命,送些东西去别庄。怎么,太子妃可是连这也想管?”

    常鹤生得高大憨直,谨记着薛宝璋的叮嘱,认真道:“娘娘说了,今日大婚,容不得半点儿闪失。你说奉太子之命,可有太子手谕或者令牌?”

    “我等乃是奉太子口谕行事。”夜凛声音越发冰冷。

    这太子妃才刚进府,手就伸得这样长,怪不得他们家主子不喜欢。

    常鹤却不依不饶:“如今我们娘娘是太子府的主母,这府中的一切,娘娘都有过问的权力。如今夜深了,你们却鬼鬼祟祟地抬着东西出府,不得不叫人怀疑。还请诸位把箱子打开,让我们检查一下里面是何物,如此,娘娘也好安心。”

    夜凛看他长得憨直,料想大约是个死脑筋的人,于是冷笑道:“常侍卫若是不信,不如在下将这木箱交与你,你着人送去别庄,到时候庄子里自有人接应。你若还不信,大可亲自跟过去瞧瞧,到底是不是太子让咱们送去的!”

    这话原不过是气话,常鹤却一口应下:“我自当为太子和娘娘效力。来人啊,把箱子抬起来,咱们去别庄。”

    夜凛一口血闷在胸中,眼睁睁望着常鹤带人抬起木箱,朝后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侍卫凑过来,低声道:“夜大哥,那箱子里装的,到底是什么啊?被太子妃的人抬走了,咱们可要抢回来?”

    夜凛沉吟片刻,淡淡道:“若再抢回来,平白惹太子妃的嫌忌。她到底是太子府的女主子,便是看在主子面上,咱们也不能得罪。罢了,咱们暗中跟着,不叫那些人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常鹤一行人抬着木箱朝郊外走去,树林里颠簸得厉害,沈妙言晕晕乎乎地被颠醒,睁开眼,触目所及都是黑暗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摸,发现自己似乎处在一个格外逼仄的箱笼里。

    她心一颤,那些在地牢中的绝望感受再度涌上心口,她怕极了这样狭小密闭的空间,恐惧地摸索起来,最后忍不住使劲儿去捶那口箱子:“放我出去!君天澜,你放我出去!我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传到外面,常鹤一怔,心中恍然,果然和他们娘娘预料的一样,这箱子里关的,真的是个女人!

    他抬手示意众人停下,将箱子放到地面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颠簸停了,越发用力地敲击起来:“有人吗?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四周是漆黑不见边际的树林,夜风拂过,那些树木剧烈晃动,像是鬼魅在黑夜中跳舞,偶有野兽的吼声隐隐传来,甚是骇人。

    乌云从夜幕上飘走,露出一轮未满的惨红血月。

    常鹤拔剑,将红木箱上的铁锁斩断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里面推开箱盖,惊魂甫定地喘着粗气,随即就看到围着木箱的十几名面生的侍卫。

    目光下移,她看见他们腰间都别着“薛”字令牌。

    他们,是薛宝璋的人……

    她猛地攥紧双拳,心思百转千回,莫非,莫非四哥把她送给薛宝璋了?

    薛宝璋将她带到这个地方,是要毁尸灭迹吗?!

    恐惧与惊慌在心中一遍遍放大,她想起白日里,那一对男女拜堂的画面,那样鲜红的颜色,府里到处都是鲜红的颜色……

    她趴在箱子边缘,因为极度绝望与害怕,周身抑制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常鹤对此毫无所觉,想着自家娘娘的叮嘱,在她面前蹲下,抓起她的头发迫使她抬起头,笑得颇有些猥.琐:“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娘们儿,真是难得!弟兄们,咱们今夜有福了!”

    四周的侍卫大喜过望,纷纷朝箱子围拢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住脑袋,琥珀色瞳眸里全是茫然,四哥他……四哥他……

    他真的不要她了吗?

    他娶了薛宝璋,为了讨好那个女人,就将她送给那个女人的侍卫们糟践?

    月色血红。

    女孩儿的瞳眸渐渐化为赤红,那是濒临崩溃的征兆。

    然而常鹤毫无所觉,他垂涎地将手伸向沈妙言,尚还未触及到她的半片衣角,小姑娘猛地握住他的手腕,抬起头,面容狰狞可怖:“不准碰我!”

    下一瞬,骨头碎裂声响起,常鹤凄厉的惨叫回荡在整座树林,令人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四周的侍卫瞬间惊骇地意识到,这个被关在箱子里的女孩儿,哪里是什么细皮嫩肉的小娘们儿,分明是个小魔鬼!

    他们不敢有分毫迟疑,拔出武器砍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跃而起,素白的裙摆在空中划出冰冷的弧线,她跨坐到常鹤后脖颈上,双腿一拧,直接拧断了对方的脖颈。

    薛府的侍卫恐惧非常,不知谁划伤了她的手臂,血液溅到她的脸上,小姑娘伸出舌头舔了舔,漂亮乖巧的小脸上绽出一个天真无辜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样的笑容,在月色下太过诡异。

    她身形一动,瞬移到一名侍卫跟前,平日里柔弱无骨的小手化作利爪,硬生生探进那侍卫的胸腔,在他恐惧的表情中,生生捏爆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远处,夜凛等人呆呆望着这一幕,半晌都未曾回过神。

    薛府的侍卫被吓到极致,不顾一切地涌上来,无数刀剑,毫不留情地刺向她的身躯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双臂被划伤,一柄剑刺穿了她的小腹。

    这些侍卫的手段极为残酷,不像是在杀人,倒像是在对付恶魔。

    一柄长刀砍到沈妙言的大腿上,她低头,看见自己的大腿皮开肉绽,露出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她仰起头,笑得百媚丛生偏又天真无邪,拖着断腿,身形飞动,双爪深深抠挖进两名侍卫的脖颈,血管乍破,鲜血淋漓!

    那些薛府的侍卫从未见过这般狠辣的杀人方式,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人是他们惹不起的魔鬼,于是尖叫着,不顾一切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可沈妙言哪里肯放他们走,红润的唇角始终挂着一抹无邪的笑,她穿行在这些人之间,尽管动作毫无章法,可手段却分外狠辣凌厉,宛如魔女般,徒手收割这些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薛府侍卫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夜凛等人震惊着,直到那女孩儿赤红的双眼扫向他们,他们才恐惧地打了个哆嗦,谁也不敢贸然上前,纷纷运起轻功朝别庄掠去,想将这里的事情禀报给君天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