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5章 臣妾以为,殿下并非那等迂腐之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捧着一盏热茶,尚还稚嫩的小脸上,遍布寒意:“月有阴晴圆缺,它自顾缺缺圆圆,却不知给人带来多少烦恼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望向她的侧脸,说什么月亮圆缺给人带来烦恼,这小丫头,分明是在暗指君天澜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就像一根铁钉,深深钉入小妙妙的心脏,再也无法拔出。

    丹凤眼中闪过凉意,他忽然从背后拥住她:“小妙妙,别再想他了。他能给你的,我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的怀抱带着淡淡的莲花香,莫名叫人心安。

    沈妙言只挣扎了下,便沉溺在那莲香中,再也不想动。

    她收回仰望明月的视线,轻声命令:“抱我回床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一怔,没料到她竟没有拒绝他,于是小心翼翼将她打横抱起,转而把她放到软榻上,拿了宵夜来喂她:“虾仁馅儿的馄饨,你爱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享受着他周到的服务,馄饨不热不凉正正好。

    琥珀色双眸舒服地眯起,她的视线略带冰凉,落在君舒影脸上,毫不客气地将话说开:“我什么都没有,你待我再好,我也回报不了你什么。别指望我会喜欢你,我大约再也不会喜欢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将我当做女人吧。”君舒影含笑,毫无天家皇子的威严。

    沈妙言语噎,盯着他那张祸水般的容颜,忍不住伸手掐了把他的脸:“若皇帝听见你这句话,怕是要打折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忍不住又重重掐了下,他的脸真嫩真滑,比她的皮肤还好。

    君舒影浑然不在意,继续喂她:“那老头子……不必管他。”

    一碗馄饨下肚,沈妙言吃饱喝足,摸着鼓起的小肚子,不注意形象地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君舒影将空碗放到桌上,听见背后女孩儿毫不顾忌的打嗝声,唇角笑容更盛,转而在床榻边落座,随口问道:“可要消食?”

    “不消食,我喜欢这样饱饱的感觉。”沈妙言摸着肚子,坦然回答。

    她曾被那人关在地牢,三天滴米未进,尝过饿狠了的滋味儿,才知道吃饱喝足的感觉是那么珍贵。

    君舒影见她没有困意,于是靠在床框上,笑道:“那,我讲故事给你听?”

    小姑娘点头。

    角落的琉璃灯盏散发出柔和的光泽,照到君舒影脸上,那双斜飞入鬓的丹凤眼充满了神采,唇角始终微微翘起,几缕乌黑长发打着卷儿从额角垂落到胸前,他美得不似凡人。

    她最喜欢闻他身上的莲花香,这香味儿透着安宁静谧,好似能稍稍抚平心中的暴戾,叫她不再那么焦躁难受。

    她终于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君舒影声音渐渐放低,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捋开,继而低头亲了口她的额头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琉璃灯盏内的烛火渐渐燃尽,帐幔四角挂着的夜明珠却还兀自亮着,代替月光和烛火,守护床榻上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自打被关过地牢,就格外怕黑、怕封闭的房间,所以君舒影特地将全府的夜明珠都搜罗来摆进蓬莱阁,这才让水中楼阁看起来绿莹莹的。

    大湖之上,白雾缭绕,从湖畔看去,整座蓬莱阁在迷雾中散发出绿莹莹的光芒,恍若仙境。

    远处的荒僻院落里,身着华美服制的美貌女子倚在树下,双目痴痴地遥望蓬莱阁,真好看啊,无数夜明珠堆积出来的锦绣朱楼,在缥缈白雾的水面上巍峨而立,真是好看……

    不知那座朱楼里,藏的是哪位美人?

    嫉妒如蔓草般在心中疯长,谢昭仰头望向天空的明月,她被关进这座荒僻院落已经数月,那个男人,一次都不曾来探望过她……

    漂亮的指甲深深抠进树皮,她再度望向蓬莱阁,美丽的面庞上,有狰狞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府。

    眼见着已是七月,天气渐渐炎热起来。

    薛宝璋身着薄薄的绯色轻纱长裙,摇着白玉柄团扇,穿过重重曲廊,带着碧儿朝东流院大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整日忙于公事,自打娶她进门,就不曾踏足过荣安院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平坦的腹部,母以子为贵,她得尽快怀上子嗣才行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去她的荣安院,那她只能主动来东流院。

    她今日梳着精致的随云髻,髻上簪着的紫玉流苏发钗衬得她肤白若雪,尊贵华美,唇角噙着的自信笑容,更为她平添了几分艳丽。

    她知道男人厌恶女人主动,但并不厌恶美人的主动。

    守在大书房门口的侍卫禀报过里面的男人,随即恭恭敬敬请她进去。

    薛宝璋跨进门槛,转过几道珠帘,就瞧见君天澜坐在书案后,手边是一尺多厚的一摞折子。

    她从碧儿手中端过青瓷小盅,声音温婉:“如今天气炎热,臣妾特地做了冰镇雪耳莲子羹,为太子解暑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白嫩纤细,晶莹的指甲上涂着鲜红的丹蔻,端着青瓷小盅时,小指微微翘起,分外养眼好看。

    君天澜却不曾看上一眼,只盯着折子,运笔如飞:“王妃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抬手示意碧儿退下,书房中便只剩她和君天澜两人。

    “王妃有话,不妨直说。”男人态度冷然,仍旧不曾从折子堆里抬头。

    薛宝璋站在他身后,目光从折子上扫过,笑道:“殿下每日操劳国事,甚是辛劳。眼见着再过几日便是七夕,臣妾见花园大湖里的莲花都开好了,想着不如找时间办一场赏莲宴,殿下也好籍此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对这种事向来没什么兴致,因此答得漫不经心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唇角笑容更甚,试探着为他捏起肩膀:“殿下歇歇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身子一僵,运笔的手顿住。

    薛宝璋大着胆子,俯身到他背后,柔弱无骨的小手顺着他的肩膀滑到他的胸膛上,继而一路往下,声音带着几分少女特有的娇嗔婉转:“殿下还没碰过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盯着她那只手,难以言喻的恶心感从心底升起,他抬手掩住口鼻,冷声提醒:“这里是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薛宝璋收回手,淡然自若地走到他跟前,骄傲地脱掉外裳,“臣妾以为,殿下并非那等迂腐之人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材凹凸有致,肌肤也是白玉般的细腻光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