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2章 我也想做那种羞羞的事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可还敢怂恿主子出逃?”君天澜转动扳指,语调之间毫无感情。

    素问惶恐地磕头:“奴婢不敢了!求主子饶命!”

    君天澜那双暗红色的丹凤眼微微眯起:“孤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沈妙言出了太子府,踏进马车,吩咐车夫回府。

    谁知刚走过一段路,那车夫为难道:“沈小姐,咱们的车被秦王府的车挡住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揭开车帘,瞧见对面果然停着秦王府的马车,秦熙身着暗红色绣团龙王爷服制端坐其中,正把玩着两个圆润的玉手球。

    他抬眸瞟了眼她,刀砍斧凿般的冷硬俊脸上,似笑非笑:“太子府水榭楼阁中的那处戏,好生精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着脸,将车帘放下,遮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秦熙也不恼,凌厉的双眸中划过深深的算计,示意马车从旁边驶过去。

    两辆车缓缓错身而过,沈妙言听见那人语调慵懒:“太子的小妾,若嫁不出去,本王倒是可以考虑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太子的小妾?!”沈妙言暴怒,“谁嫁不出去了?!”

    那人笑得低沉而危险,从车帘扔了个东西进来,正好落进沈妙言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需要本王娶你,将它点亮,本王自会知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怀中这盏小巧玲珑的琉璃花灯,强忍住砸他脑袋的冲动,冷笑道:“秦王恐怕这辈子都等不到灯亮的机会了!再说,你这种大奸臣,也会心仪女人吗?”

    秦熙的马车渐渐驶离,他笑得极为嚣张:“大奸臣也是男人,自然喜欢漂亮姑娘!”

    更喜欢,能为他带来巨大利益的漂亮姑娘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那盏琉璃花灯随手扔到角落,没再管秦熙,只生气地抱住自己。

    她真没用,原本还想问一问那个人,为什么要将她送给薛宝璋的侍卫们,可是一对上那个人,她就怂的像是见了猫的老鼠,吱都不敢吱一声,哪里还敢问那种问题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,那人也不是傻的,就算她问了,他也不会承认吧?

    看着好像有多在乎她似的,实际上呢,她说要回宣王府,他根本不加阻拦。

    大约是恨不得她早点走,免得耽搁他和薛宝璋亲热。

    小姑娘双手托腮,他和薛宝璋也会同床共枕吗?他也会像对她那样地宠薛宝璋吗?

    脑海中渐渐想入非非,一些不良画面涌入脑中,她紧忙摇摇头,驱逐掉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,只郁闷地趴在窗口,一边发泄般吃着车里准备的点心,一边朝路人张望。

    回到宣王府已是黄昏。

    她如今圆润了一圈,又鲜少运动,从大门口走到湖岸边,就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坐船回到蓬莱阁后,那些丫鬟们伺候她沐浴更衣,卸下朱钗首饰和繁琐的服饰,她只觉浑身都轻了不少,泡在浴桶中,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沐浴完已是暮色四合,她穿着宽松的素纱罩裙坐在闺房,正吃着甜点,侍女进来禀报,说是宣王爷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望向门口,君舒影一脸晦气地踏进来:“他可真够心狠的!竟然让朝中的六名谏官联名参奏我!老头子动了怒,训了我好久!”

    沈妙言递给他一块儿莲花糕,认真道:“那咱们以后都不乱来了,我今儿还被他拿戒尺教训呢!”

    君舒影连忙拉过她的两只手,左右瞧了瞧,见没什么异样,才稍稍放了心:“是我疏忽了,我不该把你一个人放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他只是轻轻打了我一下。”小姑娘满脸不在乎,“我如今与他把话说开了,从今往后,我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他娶谁为太子妃、纳谁为侧妃,我也都不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揉了揉她的脑袋,很是心疼她:“我唤人进来摆膳,中午在他府上吃得少,晚上要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晚膳格外丰盛,还有几壶美酒。

    酒后吐真言,此话不虚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个人喝了整壶酒,喝得小脸通红,抱着酒壶,晕晕乎乎地爬到窗台上,委屈哒哒地朝君舒影道:“你知道吗?他老是训我!他今天还说我不该挑食,不该拿金银财宝戏弄下人,不该挖劳什子的酒池……在他眼里,他做什么都是对的,我做什么都是错的,嗝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也喝得有些多,坐在桌边,单手托腮,只含笑凝望她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酒壶抱得紧紧,歪着脑袋,眼圈通红:“君舒影,我心里苦啊!我真嫉妒薛宝璋,我真嫉妒她!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太子妃,我是什么呢,我是什么呢?!今天在街上,秦熙又叫我‘太子的小妾’,呸,我才不是他的小妾!”

    她说着,在窗台上坐下来,用脸儿蹭了蹭那只酒壶,不知在想什么,琥珀色瞳眸亮晶晶的,仿佛被月光晒化的蜜糖。

    屋中寂静半晌,她忽然直起身,认真道:“君舒影,他现在,是不是在和薛宝璋做那种羞羞的事啊?”

    “大概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做那种羞羞的事……”沈妙言鼓起腮帮子,目光忽然落在君舒影身上。

    他长得好,坐在月光里,绝艳出尘,神仙也似。

    她摇摇晃晃跳下窗台,踉踉跄跄走到他跟前,伸手抬起他的下颌,小脸上都是霸道:“君舒影,我要睡你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一怔。

    女孩儿伸出手,认真地比划:“我沈妙言,要睡你!”

    男人笑得温柔,瞳眸里却有狼光一闪而逝,径直将她抱到怀里:“小妙妙,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喜欢被他抱,挣开他的手,蛮横地拽起他的衣领,将他朝床上拖。

    君舒影才不反抗呢,任由她将他的衣裳扒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他想起以前祁云游历魏国时,说魏国民风开放,女子极为剽悍主动,他差点被两个魏国女人那啥了,他原本还不信,如今瞧这小丫头的动作……

    他倒是有点信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他扒干净,拿腰带把他手脚捆在床头床脚,确定绑牢了,拍了拍他那张祸水般的脸,醉醺醺道:“我去西房沐个浴,等下回来疼你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