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4章 沦落成笑柄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素问好想提醒她,她那张脸被画得惨不忍睹,可君舒影就像是料到她会开口般,一个眼刀子甩过来,素问为自己小命着想,老老实实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宣王府的轿辇在府门前早已准备着,十六人抬的软轿,四面的轿帘高高卷起,里面陈设华丽,像是一座缩小的精致绣房。

    两人坐进去,前方十六名童女手捧香炉、掌扇等物开道,软轿稳稳地朝前行去。

    世人皆知宣王风采,因此纷纷夹道围观,想一瞻他那恍如日月般的天赐容颜。

    街道两侧熙熙攘攘全是人,就连临街的酒楼、绣楼,也都窗户大开,无数人拥在窗前朝轿中观望,乍一眼看去,宣王爷白衣胜雪,乌黑的长发只用乌木簪闲闲挽起半束,慵懒地靠坐在蒲团上,眉梢眼角斜挑着山光水色,千万种言语也难以描述他之美貌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百姓们的视线落在他旁边那个萌萌的胖姑娘身上,那胖姑娘白嫩嫩的小脸被黑墨汁画的惨不忍睹,偏她却毫无察觉般,一本正经地朝四周顾望。

    宣王爷不知同她说了什么,她正经地叹息一声,衬着那张花脸,越发显得可爱可笑。

    不知谁起头大笑,整座闹市都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笑什么?”软轿中,沈妙言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君舒影笑吟吟盯着她那张小脸,好整以暇地摩挲着下巴,音色纯净宛如碎玉敲冰:“约莫是觉着,秦熙会打胜仗,所以高兴成这般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从屉子里取出食盒,打开来递给她:“饿不饿?”

    自从发现这丫头出身魏国皇族,食量大得出奇后,他就总怕她饿着,因此无论去哪儿,他总会随身备着些点心、肉脯。

    他要把她喂养的白白胖胖,如此才能叫君天澜知道,他君舒影比他更懂怎么养小妙妙。

    对食物,沈妙言是来者不拒,倚着软榻,抱了食盒,一边往嘴里塞一边道:“还是你待我好。那个人,总是不许我吃太多,膳后甜点什么的,向来是没有的。还逼着我吃不爱吃的蔬菜,真是讨厌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这话,浑然不觉自己比前些天更圆润了些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小妙妙就跟着我好了,你想吃什么都可以,我绝不会拦着你的。”君舒影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他觉得胖胖的小妙妙萌哒哒、可爱得紧,脸蛋粉嫩嫩,叫他情不自禁就想去捏一捏。

    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男人视线若有若无地扫过她的胸,她越胖,那儿似乎就越鼓,即便穿着宽松的罩裙,那儿也仍然鼓起,看着就很软。

    他收起垂涎的视线,用咳嗽声遮掩住不自然。

    软轿行过永昌街,沈妙言就瞧见前方车水马龙,无数百姓夹道围观,隐隐有整齐的马蹄和军靴声传来。

    她跟着看过去,只见直街尽头,君天澜与秦熙骑在高头大马上,他们身后旌旗招展,旌旗后面跟着乌压压的军队,军容十分肃穆端正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咯噔,惊讶地盯着君天澜,他,也要出征北狄吗?

    像是察觉到她的目光,君天澜面无表情地将视线投过来,那张画满墨汁的花脸,立即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避开他的视线,只装作去看他身后的那些士兵。

    此时已有不少百姓和甲兵注意到宣王身边这女孩儿的大花脸,原本绷紧的心,刹那间放松下来,俱都忍俊不禁地盯着她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着缰绳,听着四周的哄笑,暗红色瞳眸愈发冷酷。

    她被君舒影捉弄成这样,竟然还愿意与他共乘软轿,她是傻子吗?!

    冷硬的心抽疼得厉害,旁边秦熙似笑非笑:“太子的小妾,当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催马来到宣王府的软轿前,凌厉的双眸盯向沈妙言,难得袒露出几分笑意,朗声道:“喂,本王要出征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料到他会与自己说话,抓紧裙摆,沉住气,摆出认真的姿态:“还望秦王殿下能凯旋而归,为大周扬威。”

    话是好话,只是配着那张花脸,却叫人怎么也认真不起来。

    秦熙余光扫了眼君天澜,笑呵呵的:“本王那次在闹市上的话,始终作数。你若什么时候想清楚了要嫁给本王,只管点亮那盏灯,本王自会收到你的心意。等本王凯旋,便求了皇上,为你我赐婚。”

    所有女人在他看来都一样,只是于他而言,沈妙言更有求娶的价值。

    毕竟,只要掌控住她,就等于捏住太子的死穴。

    他那锋利的唇角扬起冷笑,毫不顾忌女孩儿家的名节清白,只大咧咧在市井之中抛下这番话,就挥鞭朝北城门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颊通红,羞窘得厉害。

    百姓与甲兵们中,已有人认出她的身份,互相询问之后,越传越夸张,只道她原是太子的宠妾,后来被太子玩腻了,不知怎的被宣王捡回府,充当养在身边的玩物。

    如今秦王虽当众说求娶她,想来也只是戏耍,可是看她神情,竟当真以为人家尊贵的秦王会求娶她这个残花败柳,因此越发觉着她可悲可笑,不怀好意的哄笑声顿时在闹市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君舒影面露冷色,他是想捉弄一下小妙妙,以报她昨晚说睡他却又没睡之仇,可他并不想她因为秦熙的戏弄,而被人如此笑话。

    他扬手放下轿帘,声音冷厉:“回府!”

    君天澜此行是为秦王出征践行,瞥了眼那顶软轿,面无表情地朝北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。

    蓬莱阁,沈妙言缩在被窝里,眼圈红红。

    她没照过镜子,因此至今未曾发现脸上的涂鸦,只叹息自己命途多舛,今后若没了君舒影的照拂,还不知会沦落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可住在宣王府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她或许该收拾收拾,离开镐京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不防锦被被人掀开。

    她以为进了贼,正要尖叫,却被人强势地捂住嘴。

    带着甘露味儿的大象藏香扑面而来,借着夜明珠的光,她惊恐地看见来人身着黑色劲装,一双暗红色瞳眸正紧紧盯着她,像是野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