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6章 若天下人骂她,本王便为她屠尽天下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薛灵得意洋洋,踩着沈妙言的手,在她面前蹲下,恶毒道:“像你这样的狐媚子,我就知道,肯定会有一天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的!你勾引太子和宣王不够,还去招惹我兄长,害得我兄长茶饭不思,就想去宣王府见你一面,哼!小贱人,你这张脸毁了才好!”

    沈妙言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,压根儿不想与她吵架,因此忍受着手背被踩的痛苦,只默默流眼泪。

    君舒影站在不远处,静静看着这一幕,周身弥漫开冰冷彻骨的寒意,踏着青石板街,缓缓走过去。

    薛灵听见脚步声,抬头见是宣王,吓了一跳,紧忙起身,与侍女一同屈膝行礼,惨白着脸,结结巴巴道:“臣女给……给宣王殿下请安!”

    君舒影目光下移,这女人的蹄子仍旧没有挪开,还死死踩着小妙妙的手背。

    薛灵注意到他的目光,心头一颤,急忙不动声色地挪开脚。

    君舒影唇角噙起一抹浅浅的笑,上前将沈妙言扶起来,“阿蛛。”

    外号蜘蛛的暗卫带着另外两名手下出现,拱手道:“王爷!”

    君舒影视线微动,蜘蛛立即会意,冷着脸抓住薛灵与她的侍女。

    薛灵惊慌失措,一边挣扎,一边喊道:“宣王这是做什么?!臣女乃是相府二小姐,臣女的姐姐乃是当今太子妃!”

    她嚷嚷着,君舒影却浑然不将她放在眼里,从袖袋里取出干净的绢帕,细细为沈妙言将小手擦拭干净,声音却是极致的冰冷:“动手。”

    不过刹那,薛灵的惨叫声,就贯彻整条长街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见,一名暗卫生生挑断了她的脚筋。

    正是刚刚踩她手背的那只脚。

    鲜血四溢,薛灵栽倒在地,浑身抽搐:“我的脚……我的脚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痛晕过去时,另一道几乎要震碎人胆魄的惨叫声响起,沈妙言正要去看,君舒影却慢条斯理地捂住她的双眼:“拔人舌头这种事,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薛灵呆呆望着自己的贴身侍婢被人活生生拔了舌头,连惨叫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那侍女满脸血泪,啊啊呀呀的在地面打滚,蜘蛛手起刀落,干脆利落地取了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君舒影嫌恶地扫了眼薛灵:“本王曾说过,谁骂妙妙,本王就杀谁。若全城人骂她,本王就为她杀光全城人。若天下人骂她,本王就为她屠尽天下人。你这侍婢咎由自取,也怨不得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他身边,闭着双眼,寒意从脊骨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原以为君舒影不过是个挥霍无度的二世祖,却不曾料到,他竟也有这般心狠手辣的一面。

    对大周皇族的恐惧一重盖过一重,她抿着小嘴,逃命般飞快离开君舒影。

    君舒影凝望她的背影,丹凤眼中满是困惑,他为她报了仇,她怎么更加害怕了?

    傍晚时分,大雨滂沱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去爬那座高高的十八层宝塔,累得气喘吁吁,终于赶在天色彻底黑下来前,爬上最后一层。

    她见这一层有个通往塔顶的石阶,于是拎着琉璃灯盏踏上去,将上面的隔板推开,大雨迎面而来,格外凉爽。

    她干脆钻到塔顶,冒着大雨,在塔顶坐好,认认真真将琉璃花灯捧到膝上,打开那座精巧的琉璃小门,将里面的灯芯点燃。

    这灯造得古怪,灯芯不似寻常蜡烛,被点燃的时候,仍旧凉凉的,一丝温度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将小门轻轻合拢,灯光透过薄薄的红色琉璃,也变成了凄迷的红。

    君舒影负手站在宝塔下,淋着大雨,仰头看见塔顶正散发出红莹莹的微芒。

    那个女孩儿就那么坐在塔顶上,双眼发直地捧着那光,好像她全部的希望,都寄托在了那点红光上。

    丹凤眼中满是受伤,就因为他捉弄了一下她,她就要选择嫁给秦熙吗?

    秦熙那样残酷嗜杀的男人,根本配不上她。

    足尖一点,他毫不犹豫地掠上塔顶,在暴雨中,将小姑娘拉起来,强硬道:“回府!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护着灯,一手想要挣开他。

    君舒影瞧着那灯就来气,干脆夺过那盏灯,直接给她从塔顶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气得胸脯剧烈起伏,仰头恶狠狠盯向他。

    君舒影满腔不高兴,霸道地回瞪她,从前他输给君天澜,他认了,可秦熙是什么东西,凭什么也能得小妙妙的青眼?!

    黑暗中,大雨倾盆。

    沈妙言挣了半天也挣不开他的手,最后在雨中嚎啕出声:“一定是我上辈子欺负别人欺负狠了,这辈子换你们来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透出满腔悲愤,君舒影怔了怔,他最怕她哭,于是悄悄松开手,不敢再乱发脾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到塔顶上,凝望皇城雨幕中的万家灯火,心里有千万种委屈,却只呜咽了声,不再哭泣。

    她已经哭够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她跟前蹲下,揉了揉她的脑袋,刻意将声音放柔:“咱们回府吧?我帮你把脸擦干净,你泡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,然后咱们一块儿用晚膳,今晚府里准备了很多你爱吃的。你若还是不解气,就给我脸也画得丑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他的手,双眼红肿,声音极轻:“一定是我上辈子做尽了坏事,所以老天爷才这般惩罚我……我今后要多行善事,不跟你一起乱来了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被她的话打动,心中呈现出从未有过的柔软,哄她道:“小妙妙是我见过最善良的姑娘,老天爷不会忍心罚你的。大不了,我明日陪你一同行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语。

    君舒影暗暗松了口气,将她揽起,带她掠下高塔。

    翌日,一桩爆炸型消息,半日功夫就轰炸了镐京城里里外外。

    太子府书房里,夜寒将那消息绘声绘色地讲给君天澜听:“……据说宣王爷和小姐坐在软轿里,宣王爷脸上用墨汁画着涂鸦,小姐倒是白白嫩嫩。宣王府里出动了上百名小厮,脸上俱都用墨汁画着乱七八糟的图案,还抬了无数箱金银珠宝,跟在软轿后面走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打闹市穿过,宣王和小姐不停地将金银珠宝撒到街上,说是日行一善,布施穷人!街上可热闹了,大家都跟着队伍抢钱!属下还听说,萧家的那位萧老将军,听见这个消息后当场气晕了过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