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3章 我与你,再也不会有未来了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正喝粥,察觉到身后的压迫与寒意,微微侧目,瞟见那双暗金色流云纹厚底皂靴,不禁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他,怎么来了?!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凉幽幽扫过小姑娘,见她似是瑟缩了下,唇角不禁浮起冷笑,只当没看见她,撩袍在旁边落座,从怀中取出一张鲜红的请柬,推给白清觉。

    白清觉翻开来,笑容温厚:“钦原要大婚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粥的动作顿住,抬头望向那张请柬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安似雪接过请柬看了看,笑道:“说是三日后大婚。妙妙,你该去为阿陶添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倒是想去,可她曾得罪过谢夫人与谢昭,谢府未必肯容她进去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把目光转向君天澜,对方却仿佛不曾看到,只对白清觉淡淡道:“钦原为孤牺牲太多,孤总想着弥补他些,因此与舅舅商量,这场婚事准备大操大办。你想个法子,莫要让他的身体在婚礼当天出岔子。”

    白清觉认真应下。

    君天澜起身,离开了倚梅馆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不曾正眼看过沈妙言。

    小姑娘心中委屈,她被他占了身子,可这人竟是连句道歉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瓣,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起身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倚梅馆外跨上骏马,握着缰绳正要离开,她冲了出来,死死拽住缰绳不让他走,仰起头,眼圈微红:“你没什么要与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男人脑海中浮现出她那晚的话:

    ——君天澜,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肮脏的男人!

    ——与君舒影比,你就是肮脏!你口口声声顾念百姓,可你实际上在做什么?!你踩着那些人的性命去抢那个位置,比起他的干净纯粹,你真叫我恶心!

    利剑伤人,伤口犹能愈合。

    言语伤人,造成的创伤,却是一辈子都难以抹消的。

    是啊,他就是脏。

    可他是为了谁,才心甘情愿用鲜血染红双手的呢?

    夏日的晨风透着微凉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望他,事到如今,她也不知她究竟在期待些什么。

    男人平视前方,薄唇轻启,声音凉薄:“沈姑娘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他唤她,沈姑娘?

    拽住缰绳的手紧了又紧,半晌后,她的脸渐渐涨得通红:“那天晚上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晚之事,是孤一时糊涂。这些年咱们二人恩恩怨怨,自那晚起,一笔勾销。若沈姑娘仍旧介怀,孤回府后,自会命人送些金银钱财,以弥补姑娘。”

    他的面容透着死灰般的沉寂,注视着繁华熙攘的长街,暗红色的瞳眸却倒映不出任何光彩。

    他是君天澜,却又不是。

    如果爱她,对她是一种伤害,那么不如放手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想离开了,他的放手,何尝不是对她的成全?

    往后的路,他一个人,也能走下去。

    黑暗算什么,肮脏算什么,没遇见她时,他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?

    “金银钱财?”沈妙言垂下眼帘,缓缓松开手,笑容透出冷讽,“原来在你眼里,我的身子,就只值些金银钱财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拢进大袖中,紧紧攥着那支血玉镯子,抿紧了小嘴。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片刻,声音极轻:“沈嘉,我与你,再也不会有未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面无表情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灰尘四起,沈妙言站在原地,小脸清寒。

    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也不知站了多久,她面无表情地转身,正要进倚梅馆,却撞上一个胸膛。

    抬起头,白衣胜雪的绝艳公子正静静凝视她:“你为什么不哭?”

    她弯了下唇瓣:“为什么要哭?”

    君舒影没再说话,只大力将她抱进怀中。

    清冷甘甜的莲花香,瞬间包裹住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嗅着这香,内心平静得过分。

    从前那个男人在她面前展现出的,总是深情款款与呵护备至。

    她以为能和他天长地久,但在面临危局时,他们也不过如那林中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罢了。

    她抬手摸了摸胸口,这就是心如死灰的滋味儿吧?

    女孩儿平静过分的表情,让君舒影心如刀割,那个男人,当真好狠的心!

    为了大业,连他亲手养了这么多年的姑娘,都能随手舍弃。

    这般冷酷心肠,还有什么,是他君天澜舍弃不下的?

    他再度将她紧紧抱在怀中,附在她耳畔,一字一顿:“若想复仇,我帮你。毁了他在乎的,叫他尝一尝,众叛亲离的滋味儿……”

    君舒影的话宛如魔音,直钻到沈妙言心底。

    想要复仇吗?

    想要那个男人,一无所有吗?

    她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将沈妙言接回了宣王府,仍是住在蓬莱阁。

    小姑娘坐在窗台上,沉寂了半日,思索了半日。

    自打来到大周,她便事事陷入被动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无非是自身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堕落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盯着湖面,轻声道:“君舒影,你教我习武吧。”

    正拨弄着琴弦的男人怔了怔,抬眸看她,见她侧脸上半点儿玩笑都没有,不由笑道:“倒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是魏国皇族的人,无论是身体柔韧度还是力量,天生就比别人好,若是练武,应当比旁人更加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带了她去宣王府的藏宝阁。

    藏宝阁里有专门的兵器库,都是他这些年搜集来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件件看过去,五花八门的兵器都有,寒光熠熠,不消想就知道是价值连城的好兵器。

    她嫌矛太长不好随身携带,又嫌大刀太重背着累,长剑虽轻巧,但她用着似乎不大趁手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陪她兜兜转转逛了半日,小姑娘最后在一只檀木雕花盒子前站定,掀开盒盖,里面静静躺着一把纯黑的弯刀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用什么金属打磨而成,那刀身黑得纯粹,又如黑曜石般隐隐闪现出光泽,刀刃锻造得锋利非常,手柄镶刻着莲花纹,虽然低调,却无法让人忽视这柄弯刀的美。

    她拿起来,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眼光不错。”君舒影轻笑,“这把刀叫做圆月弯刀,乃是当年大周没有分裂前,魏国进贡的贡品。”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倒映出那抹弯弯的纯黑,小姑娘掂了掂手感,唇角上翘,“君舒影,我喜欢它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妙妙差不多该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舒舒:耶,皇兄和妙妙终于互相死心了,本王可以放心追小妙妙啦!

    四哥:……(甩眼刀子,再甩,再甩,再甩!戳死你!)

    舒舒(吐血):不是说死心了咩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