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2章 薛灵,你自毁前程,怨不得谁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慵懒地倚在船舷上,双眉弯弯,琥珀色瞳眸像是盛着盈盈蜜糖,红润的唇瓣透着冷讽的弧度,额间几缕青丝被风吹拂在白嫩的面颊上,纯真又妩媚,勾人得紧。

    阁楼上的男人们看得发怔,他们以前只觉得这女孩儿漂亮是漂亮,只是骨子里少了些韵味儿,当不得“绝色”二字。

    如今再看,似是与宣王殿下厮混久了的缘故,她那一举手一投足都透出慵懒的媚态天成,虽妆容清丽,可眉梢眼角的风情,称之为祸国妖姬,也并不为过吧?

    史书和文人都谴责红颜祸水、女人误国,告诫后世娶妻当娶贤、美人不过是床笫间的玩物,可当那些男人真的面对绝色美人时,又哪里还会记得所谓圣贤书上的教诲,功名利禄、权势富贵,都抵不过一句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。

    君天澜缓缓转动墨玉扳指,紧盯着楼下的少女,面容冷峻如山。

    沈妙言对楼上男人们炽热的目光毫无所觉,只软软唤道:“小灰、毛毛、雪团子,回来。”

    三只小狼“嗷呜”一声,迅速跑到她脚边坐好。

    薛灵趴在地上哀哀大哭,浑身衣裳都被撕咬破了,遍布泪痕的面容狰狞扭曲,“嫡姐,你快下令杀了那三只畜生!呜呜呜!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三只小狼跟前单膝蹲下,揉了揉雪团子的脑袋,含笑道:“薛二小姐,雪团子它们最有分寸,不会轻易咬人的,其实你不过是被咬破点衣裳,哭成那样做什么?再说,你一个活生生的千金小姐,何必自降身份与畜生计较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薛灵,果然,她身上半点儿血迹都没有,只是衣裙被咬烂了而已。

    回想起这薛家二小姐刚刚哭得凄惨样,众人不禁暗自好笑。

    薛灵被沈妙言愚弄至此,面皮红得能滴血,从地上爬起来,双眼含恨地盯紧了沈妙言,却碍于她身边那三条狼,不敢上前打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身,余光不经意扫过她的衣裳,却瞧见她的袖口被撕破,露出一截雪白的里衣。

    而那里衣的袖口上,赫然用金线绣着青竹叶纹。

    薛远今日穿的衣裳,也用金线绣着青竹叶纹。

    脑海中,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。

    ——嫡姐,是兄长抢到了那枝莲花!不知道兄长会把莲花送给谁?

    ——你勾引太子和宣王不够,还去招惹我兄长,害得我兄长茶饭不思,就想去宣王府见你一面!

    ——害我兄长为你茶饭不思、形容消瘦,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?!

    零零碎碎、边边角角的记忆,在脑海中汇聚成一条暗线。

    说起来,薛灵每次针对她,似乎都是因为薛远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薛灵,唇角的弧度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她含笑,声音轻柔而不经意,“薛二小姐袖子上这竹叶纹真好看,与薛少卿衣服上的绣纹,竟然一模一样呢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众人纷纷望向薛灵的衣袖,那露出的半截里衣上,果然绣着精致的竹叶纹。

    竹叶纹不稀奇,稀奇的是,今日薛远穿了身绣青竹叶纹的衣裳,偏巧,这薛家二姑娘,竟也穿了身绣青竹叶纹的衣裳,还是姑娘家的里衣……

    薛灵瞬间睚眦欲裂,慌张之下,连忙伸手捂住那半截衣袖,却没提防破烂的外裳整个掉落下来,里衣的心口位置上,清清楚楚绣着一个“远”字。

    整座画舫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连沈妙言都有些诧异,她不过是猜测,没想到这猜测,竟成了真……

    薛宝璋那张国色天香的脸彻底变得惨白,正要开口补救薛家声誉,沈妙言抢先道:“啧啧,没想到,薛家的大公子竟然与二小姐***?!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将薛宝璋所有的解释都堵死了。

    楼阁上的男人们同样目光各异,不仅在看薛灵,也有悄悄打量薛远的。

    薛远那张脸越发阴郁,只死死盯着沈妙言,垂在袖中的双手早攥成了拳头,她就这么讨厌他?讨厌到,为了对付薛灵,将他也牵扯出去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淡淡从薛远脸上扫过,对男人的心理,他还是颇为了解的。

    他很想奉劝薛远,别把自己在小丫头心中想的太重要,小丫头是什么人,她才是真正的狼崽子啊,咬起人来六亲不认的,如今他都被小丫头看成渣了,你薛远在她心中,恐怕还不值半盘子菱角。

    到底是燕虚大师一手培养出来的爱徒,薛宝璋不过短短几瞬就恢复镇静,淡淡吩咐:“还不给二小姐穿上外裳?”

    呆愣的侍女连忙脱掉自己的衣裳,给薛灵披上。

    薛宝璋起身,朝在场所有人施了一礼,声音透着些许难堪:“诸位有所不知,灵儿其实并非薛家血脉。父亲年轻时,曾对一位小姐倾心,无奈对方的爹爹犯下罪过,那位小姐也成了罪臣之女,半生流落,最后在江城成了他人的妾室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双眸中满是遗憾与枉然,“那位小姐过得并不幸福,父亲巡查时偶然发现她,此时她已病入膏肓,母女皆被正室欺凌。父亲乃重情重义之人,可怜她们母女,因此特地在她病亡后,将她唯一的女儿带入京城,好生照料。未免被其他人瞧不起,所以父亲才对外宣称,灵儿是薛府庶女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且不论真假,说的却是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沈妙言倚在船舷上,盯着眼圈微红的薛宝璋,始终勾着唇角。

    这女人当真好手段,与她那位好四哥,真配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起头,目光正好与楼阁上那个男人相遇。

    唇角的弧度,越发戏谑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游湖盛会自是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众人都走后,太子府画舫阁楼里,君天澜端坐在上座,薛宝璋坐在他身边,薛远黑着脸坐在薛宝璋的下手处,薛灵哭哭啼啼地跪在下方。

    “多谢姐姐为灵儿说话,灵儿万死不足以为报……”

    薛灵伏地叩首,肩膀耸动,哭得十分哀切。

    薛宝璋面容冷漠,“等回到城里,本妃会亲自写信给父亲,让他尽快将你嫁出去。薛灵,你自毁前程,怨不得谁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