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5章 没给你休书,你就还是孤的女人(下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闻着他身上的甘露香,内心焦躁,可她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许是觉着这样的沈妙言无趣,君天澜解开了她的哑穴。

    小姑娘憋了一肚子火,盯着他冷峻的面容,铁青着脸开口,“君天澜,你有什么资格碰我?你有什么资格爬我的床?!”

    君天澜搂着她的腰,居高临下地注视她,“孤爬自己娘子的床,名正言顺。”

    “呸,谁是你娘子?!你娘子在太子府荣安院里睡着呢!”

    君天澜暗红色瞳眸无波无澜,只觉这小姑娘像是只张牙舞爪的猫,可爱得紧。

    他欣赏了会儿她的表演,疲惫地闭上眼,“天色不早,该睡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窝了满肚子的火,这男人简直把这儿当成了他的太子府,他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!

    然而不过片刻功夫,她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更不要脸。

    他就算闭着眼睛,看起来也仍旧凛贵威严、一本正经,可锦被下的手……

    那只带着薄茧的大手,轻一下重一下地掐揉着她腰间软肉,继而顺着小腹一路往上,直到覆上她胸前的柔软,慢条斯理地挑逗她。

    这真是,叔可忍婶不可忍!

    “君天澜,你特么找死!”

    滔天怒火下,小姑娘狰狞着脸,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眼,暗红色瞳眸淡漠清冷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怕他,成了烙印进骨骼的习惯。

    小姑娘暗搓搓收回那两个字,梗着脖子道:“我说你找死!”

    男人面无表情地凑近她,“孤找死,你倒是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说罢,略显粗糙的手滑进她的双腿间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轻呼出声,却分明是千回百转的一声娇啼,颤巍巍似那花瓣坠露,娇嫩嫩宛如雏莺初啼。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越发地暗沉深邃。

    小姑娘察觉到危险,粗着嗓子道:“是你先不要我的,君天澜,你不能反悔!就算你是太子殿下,也没有这般强抢民女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强抢民女?”男人咀嚼着这个词,似是觉着不错,薄唇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,翻身压到她身上,单指轻佻地挑起她的下巴,“孤这太子当得也算勤勤恳恳,却从未享受过权势带来的好处。久闻一些纨绔子常干出强抢民女的事儿,孤今夜,也当效仿一回。”

    说罢,凑到小姑娘脖颈间,细细噬咬起她的耳垂。

    虽然只吃过她一次,但她的身子,他却比她自己还要熟悉。

    他知道,那儿是她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他吻得浑身战栗,动又动不得,骂又骂不过,气红了眼,委屈哒哒地垂下眼帘,扮出柔弱模样,带着哭腔道:“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……四哥,你不能这样欺负我!”

    酥酥麻麻的撒娇语气,叫男人的心软了大半,仿佛又回到当初国师府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。

    周身的戾气似乎也因这撒娇而稍稍消散,他停下动作,凝视小姑娘的脸,卷曲的眼睫遮住了那双琥珀色瞳眸,两颗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进枕头里,可怜又无助。

    冷硬的心越发柔软,他抬手解开她的穴道,抬手帮她擦泪,“有什么好哭的?你是孤的女人,与孤做这种事,不是很正常吗?孤说放手,但并未给你休书。孤一日不休你,你就一日不得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是一贯的清冷,言语之间却透出浓烈的霸道与占有欲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脸儿哭得绯红,眼睫依旧遮着瞳眸,胆怯地伸出手,轻轻环住他的脖颈,“那……四哥可要怜惜着些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双眸深邃,这小女人,怎么变得这么乖?

    没等他想明白,身下忽然传来剧痛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膝盖,正恶狠狠顶在他的命根子上。

    小姑娘将他踹开,坐起身,抬袖擦了擦强挤出来眼泪,唇角都是腹黑的冷笑,“天上的月儿尚有圆满那日,可人间的镜子若是摔碎了,便再也无法补回去。想睡我?做你的春秋大梦!”

    说罢,身形一动,在君天澜捂着下身面色惨白时,一个扫堂腿,毫不客气地将他扫下床。

    男人何曾这般狼狈过,跌落在地,发冠散落,满头青丝在夜风中凌乱飞舞。

    他抬起遍布冷汗的脸,狠狠盯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小姑娘赤脚跳下床,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,俯身捉住他的下巴,笑得不怀好意,“啧,太子半夜跑到宣王府爬女人床,这事儿若是传出去,也不知朝臣们会不会参奏太子沉湎女色?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时,虽是笑着的,可琥珀色瞳眸里却毫无感情。

    君天澜整个感官都汇聚到身下那处,那里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疼得完全说不出话,后背渗出大片冷汗,豆大的汗珠顺着额角滑落,打湿了鬓角的几缕青丝,看起来狼狈而难堪。

    沈妙言松开手,敛去唇角的冷笑,高声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埋伏在蓬莱阁四周的数十名暗卫,鬼魅般出现在寝屋中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男人绑起来,带去夜市游街。”

    残酷的话从那张红润润的小嘴里说出来,小姑娘笑嘻嘻拍了拍男人苍白惨淡的俊脸,“君天澜,这是你自找的,记得好好享受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功夫极好,暗卫们怕寻常麻绳奈何不了他,因此拿来绑他的是府里最粗重的铁链。

    男人被拖出去时,暗红色瞳眸盯紧了坐在床上悠闲晃悠双腿的小姑娘,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寝屋中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修长的眼睫遮住了瞳眸里的黯淡。

    小手紧紧抓住被褥,明明成功报复了他,可为什么,她一点快感都没有?

    刚刚他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她抬手,心脏那里,没来由地狠狠抽搐了下。

    像是……疼痛?

    镐京城的夜市,汇聚了三教九流之辈,通宵达旦的热闹。

    此时,所有酒肆茶楼里的人都忘记了享用茶酒,呆呆看着街上的一行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,黑布罩住了他的头,叫人看不清他的相貌。

    大约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,他的手脚都被铁链捆住,被几名侍卫拉着朝前走,其中一名侍卫朗声道:“诸位,这个男人潜入我府,爬我家小姐的床,实在是罪大恶极!”

    原来是采花大盗。

    众人了然,继而纷纷对那个男人投之以鄙夷的目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