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8章 堂妹可还记得我是谁?(下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没想到他那位一本正经的太子皇兄,竟也通过秦楼楚馆搜集消息,可真是好手段呐……

    想着,笑吟吟跨进慕情馆。

    慕情馆人声鼎沸,不过转眼的功夫,君舒影就将沈妙言跟丢了。

    几名美人拥过来,柔弱无骨的小手亲昵地往他胸膛上招呼,“宣王殿下好久没来咱们慕情馆了,可是将我们给忘了?”

    君舒影拨开她们的手,笑意不达眼底,“可看见这么高的一位小公子?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公子,殿下莫非是改了口味儿?”另一名美人娇嗔,随即朝楼上斜了一眼,“慕情馆新近来了位明月姐姐,端得是艳压群芳,一手琵琶更是弹得极好。不过明月姐姐从不接客,只说是静待有缘人。殿下可要上去,试试运气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君舒影周身散出身为皇族的威压,那些女人不敢再纠缠他,只得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闯上了楼。

    慕情馆一共四层,越往上,布置越是豪奢,而客人却越少。

    沈妙言猜想这楼上大约是镐京城里最有头脸的那些人才能来,但她一路走来,竟也无人拦她。

    等她到了四楼,闻得最尽头的绣房里,隐隐有琵琶声传来。

    她毫不迟疑地奔过去,一把推开门,只见房中装饰华美精致,地上铺着光滑的紫竹席,一名美人怀抱琵琶,正席地而坐,垂着半张脸,淡然地拨弄出声。

    月光洒落在她身上,乐曲很美,人更撩人。

    她看了会儿,觉着这女人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跨进门槛,房中有异香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比莲花香更多几分妖娆。

    她扶着门框,冷声问道:“你是慕情馆的老板吗?”

    美人不语,只自顾拨弄琵琶。

    华丽而宽大的裙摆散落在地,衣领开得很大,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胸前的半痕雪白,以及纤细的后脖颈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话呢!”沈妙言蹙眉。

    那美人仍是不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沉住气,正要再问,却觉着周身无力,竟有些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她涉世未深,从未见过三教九流用的肮脏东西,自然不知道自己刚刚吸进去的异香乃是迷药,因此连忙扶住门框,身子摇摇欲坠,眼前的景象更是逐渐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正难受时,琵琶声停,那美人偏头,朝她嫣然一笑,“多年未见,堂妹莫不是忘记姐姐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模糊的视线骤然聚焦,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——

    她再也捱不过那诡异的妖艳莲香,双眼一闭,彻底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寻到四楼时,瞧见戴着白银镂花面具的妩媚女子跪坐在紫竹席上,正慢条斯理地拨弄琵琶。

    空气中的莲香太过诡异。

    他运起内功,抵挡住那股子迷香,冷冷道:“你把她弄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宣王殿下在说什么?小女子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琵琶曲渐渐走至低迷,像是少女凄迷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君舒影缓步踏进去,负手在她跟前站定,仍是气定神闲的模样,“夜路走多了,总会湿鞋。慕情馆私底下干的勾当,可不止强抢民女这么简单。明月姬,把她和谢陶交出来,本王会从太子手中,保下你们。”

    云香楼背后,有太子府撑腰。

    慕情馆屹立镐京城数十年不曾倒闭,自然也有强大的后台。

    宣王府与慕情馆私下多有勾结,但据君舒影得到的消息,慕情馆的后台远不止宣王府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它背后的势力盘根错节,这也是宣王府仅仅与它保持合作关系,而不能将它彻底吞并的缘故。

    琵琶声停。

    被称为明月姬的女人抬起脸,红艳艳的唇瓣咧开妖媚的弧度,声音柔婉动人,“四楼坐着的,可不止小女子一人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盯了她片刻,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四楼有数间华丽的绣房。

    君舒影闯进另一座绣房,就瞧见身着绣金松石墨袍的男人负手立在窗前,正静静观望着长欢街。

    极致美艳的丹凤眼,变得沉黑深邃,“四皇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缓缓转身,周身气息透出压抑的暴戾,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君舒影见他面容淡漠,不似掳走妙妙的样子,俊美的脸陡然一变,快速朝明月姬所在的房间掠去。

    然而那座房间空空如也,哪里还有半个人影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疼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混沌中苏醒,尽管还无法睁开眼,意识却渐渐回笼,头疼欲裂的脑海中,浮现出一张秀美妩媚的面庞。

    沈月如。

    小姑娘猛地睁开眼,沈月如,她怎么会出现在慕情馆?!

    “妙妙,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谢陶急切的声音传来,沈妙言一怔,看见自己正身处狭小的牢房中,四周还围着**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从稻草堆上坐起身,正要问一问谢陶这里的情况,不远处忽然响起一声嗤笑,“哼,都说你沈妙言被我表哥捧在手心,如今竟然也沦落至此,可见外面传言不实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过去,说话的人靠坐在角落的稻草堆上,不是萧阳又是谁。

    谢陶拉了拉她的衣袖,小声解释,“她前阵子不是养面首吗?萧家人知道后大怒,把她送去了城郊的庵堂修行,可她自己又从庵堂偷偷跑回来,结果半路被人抓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多嘴多舌的小贱人!”萧阳坐直了身子,骂完谢陶又骂起薛宝璋,“薛宝璋也是贱人!居然敢把我养面首的事满大街抖了出去,害我父兄罚我!我若能出去,一定撕烂她的嘴!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理萧阳,问了这些姑娘们被关了多久,才知道最久的一个,竟然已经被关了三个月了,还有的姑娘进来后又被拉了出去,却不知被带去了哪儿。

    谢陶忧心忡忡,“妙妙,钦原哥哥一定还在家里等我,我失踪了,他肯定很着急。”

    灯火幽暗,沈妙言望着她苍白的小脸,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她心疼谢陶,没敢告诉她,她失踪一事,恐怕就是顾钦原刻意所为。

    牢中的姑娘们,俱都愁绪满怀。

    沉默间,谢陶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,再度钻进沈妙言鼻尖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鼻子,没在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